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五项 > 女子个人

《婚姻故事》:完整之我背后,自我意识消融与觉醒引发的婚姻裂变

2020-06-30 20:54:16YWYF16110

引言:

钱钟书先生说:“婚姻是一座围城,内里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可是,每小我私家对于婚姻的认知却是唯一无二的,英格玛·伯格曼的《婚姻生活》,带有强烈的小我私家气势派头,其对女性主义的矛盾特点,将婚姻中的男女关系的昏暗心理体现的淋漓尽致。来自英伦的萨姆·门德斯,戏剧导演的履历,在他执导的《美国丽人》中,对中产阶级的婚姻危机显露出了强烈的人文眷注。·鲍姆巴赫的《婚姻故事》,则像一名外科医生手握剖解刀,写实的将一段伉俪关系的崩塌历程,出现在每小我私家眼前,让人为之震颤却不失希望。

诺亚·鲍姆巴赫出生在美国一个影戏文学家庭,父亲是美国著名著名小说家和评论家,母亲则是美国《村声》杂志的评论员,虽出生在精英家庭,鲍姆巴赫的影戏导演之路却并不顺畅,作为法国新浪潮影戏的追随者,他的影戏带有强烈的写实气势派头,消极的婚恋看法,让他一直在家庭、亲情和恋爱的漩涡中挣扎。

当鲍姆巴赫遇到自己的缪斯女友格雷塔·葛韦格,其影戏迎来了一次质的转变,事实上,如果我们看过格雷塔·葛韦格的影戏《伯德小姐》和《小妇人》,我们会惊讶于这位才气横溢的天才演员和导演对女性心田和情况的描画,也正是格雷塔·葛韦格的到来,鲍姆巴赫的影戏焕发。

在履历了《弗朗西斯·哈》的升级之后,鲍姆巴赫还是决议将自己的影戏的故事焦点放在家庭关系中,其新作《婚姻故事》上映之后,获得了六项金球奖、五项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入围多部权威杂志的年度十佳影戏。重要的是,这部影戏不光获得了官方认可,更获得了民众的加持,烂番茄的新鲜度97%,豆瓣评分8.6,下面我们从多个角度剖析这部影戏背后的婚姻哲学。

一、奇特的镜头语言,为影片赋予了无可相比的真实,也为影片注入了双重“空间”基调,为两人矛盾的集中发作埋下了泉源

《婚姻故事》讲述的是好莱坞女演员妮可为了恋爱,追随丈夫查理将自己的事业从西海岸的洛杉矶转战到东海岸的纽约,并加入到丈夫的舞台剧,随着查理名誉的日渐增长和妮可自我价值的消失,两人的原来稳定、甜蜜的婚姻生活面临崩盘,最终决议宁静仳离。

在婚姻中苦苦挣扎的妮可,接到了一部试播集的电视剧,在征求自己丈夫的意见无果后,妮可带着儿子亨利一起回到洛杉矶,经由同事的先容,妮可认识了仳离状师诺拉,委托其处置惩罚自己的婚姻事宜。

随着双方的状师的介入,两小我私家之间的矛盾和问题,从隐藏的水底深处逐渐浮出水面,宁静分手的计划被弃捐,由孩子抚育权所引发的一轮轮交锋,将两人婚姻中的虚伪全部击破,最终,虽然无可制止的以仳离了局,却有了纷歧样的婚姻感悟。

作为法国新浪潮影戏认同与追随者,鲍姆巴赫奇特的镜头语言是本片的一大特色,奇特的镜头语言,既起到了叙事的效果,也为影片所要表达的焦点“空间”注入双重基调。

影戏开头,鲍姆巴赫接纳了一连串的蒙太奇拍摄手法,运用了查理眼中的妮可和妮可眼中的查理两种差别的视角,这是一种具有强烈主观性的旁观视角,也正是这种主观性的视角为两人的仳离奠基了基调。

陪同着妮可走向镜头的是查理的旁白,这一段旁白,引领我们见识到查理眼中的妮可,在查理的眼中,妮可是在洛杉矶长大,一个可以在家庭中处置惩罚种种棘手事件,当自己扎脚不前,可以推自己一把的贤妻良母,这是一种具有强烈依附性的角色定位。

紧接着,视角转换到正在寓目舞台剧的查理,陪同着妮可的旁白,我们相识到,查理从印第安纳来到纽约,童年时期怙恃酗酒、暴力,在妮可的眼里,查理是一个毫无畏惧、井然有序、坚定自己的目的而少有挫败感的好父亲、好向导。

在这段长达八分钟的蒙太奇里,鲍姆巴赫为了赋予影片“写实”的特点,接纳了大量的手摇镜头,镜头的晃动感很强,手摇镜头,使得影片开头,具有了无可相比的真实性,好像有人在以旁观者的身份记载着两小我私家的生活。

同时,在种种人物、场景之间重复切换,给开头营造出了快节奏的紧张感,这一点,和旁白里的两人对于相互的评价形成了一种冲突。

这种冲突,在景别和一些面部特写镜头中也可以看到,在叙述视角从查理转为妮可之间,查理对妮可评价的最后一句话是:“她最喜欢想措施,把我疯狂的想法演绎出来,她是我最喜欢的女演员。”紧接着,查理走上舞台,对妮可的演出提出自己的意见:“爬行,但同时要站立”,在妮可的面部镜头中,我们显着可以看出妮可的不悦,心情紧接着快速转换为平静。

在景别上,这段长达八分钟的蒙太奇近乎没有远镜头,中近镜头和特写镜头占据了大多数,无论是对公寓、街道、剧院、商场,都重点在突出人物心田和面部运动,弱化了情况的因素,突出了人物心田的矛盾。同时,显得拥挤不堪的街道和公寓,也对纽约这幢现代化的多数市在空间上营造出很强的束缚感,这和洛杉矶更多的中、远景的运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通过这组镜头,我们可以体会到人物的双重“空间”束缚感,其一是物理空间的束缚,纽约街道和公寓的拥挤与洛杉矶人烟稀少街道和独栋衡宇形成鲜明对比。

其二是人物心田的空间束缚,妮可在纽约和查理的相处,小我私家发挥的空间已经被无限压缩,查理嘴上评价妮可具有特殊的缔造力,却在行动上,尽力的压抑和贬低妮可自由的发挥。回到洛杉矶的妮可,远离了有查理存在的纽约,心田一直被压抑的需求重新膨胀,距离也让这种需求有了自由发挥的空间。

这种空间的转变,直接加速了两人婚姻的死亡,当查理从纽约来到洛杉矶时,两个相互独立的空间完全无法在融入在一起,也无法被对方压缩,这也让两人的矛盾获得了一次集中性发作。

二、回首查理和妮可的恋爱历程,识别“完整之我”陷阱下被侵蚀和控制的婚姻

心理学家伊莱恩·海特菲尔德和雷普森将恋爱分为两类:

激情之爱和朋友之爱。

激情之爱是一种情绪性、令人兴奋的、强烈的爱,是一种不行抗拒的,由生理吸引力所叫醒的心理知觉体验,其特征是来势凶猛,但强度会随着时间冷却。

朋友之爱则是一种深条理的情感依恋,有着很强的信任和温存感,连续时间较长,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停加深。

显然,相对朋友之爱,激情之爱的典型就是一见钟情,具有很强的盲目性。

妮可出生在一个演员世家,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都是演员,所以,为了进入好莱坞演艺圈,她谈了一个自己认为了无生气的男朋侪,只管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田地,却没有丝毫的情感,妮可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拍影戏。

直到她去纽约到场一个影戏运动,当她看到在舞台上演出的查理,两人一见钟情,关系迅速升温,妮可掉臂一切的从洛杉矶追随查理搬来纽约,加入到查理的舞台剧中,这也让查理的舞台剧迎来了发作。

事实上,婚姻虽然以情感为基础,却有着很强的现实需求。妮可脱离洛杉矶来到纽约,除了和查理的恋爱,也是想要挣脱自己所面临的影戏逆境,在艺术中实现自己的价值。查理自然也是为了让自己默默无闻的舞台剧能迎来一次发作。

激情之爱的盲目,让两人忽略掉一切不合适的因素,也拥有了一段蜜月期,在这段时期,妮可在戏剧舞台上,受到大家的关注和尊重,查理的舞台剧也有了起色。可是,正如影戏《鸟人》中所讲的,纽约百老汇的艺术究竟是导演的艺术,随着时间推移,恋爱的消逝,人们越来越关注查理,两人的已往平衡关系也被打破,而有身生子彻底让两人的关系失控。

心理学大师荣格认为:爱人之间相互吸引的重要原因就是对“完整之我”的追寻,每小我私家都身具“显性”与“隐性”人格。

换言之,除了众人所见的线型人格之外,另有个正好相反的隐性人格。

当一小我私家遇见一个具备自己隐性人格的异性时,就会被对方吸引,因为对方所表达出的隐性人格,让自己一直被压抑的“影子人格”(隐性人格)得以显现。

可是,随着时间磨合,当初对方吸引自己的特质逐渐酿成自己所讨厌的特质,对方所出现的人格是我们一直想要压抑的,当初被对方隐性人格吸引,成为了运气的捉弄。

事实上,查理吸引妮可的点,正是自己身上所具备的艺术性。而妮可吸引查理的点,除了她能够资助自己的戏剧事业走向乐成,更重要的是妮可所代表的洛杉矶与好莱坞,这一点,从查理最后脱离纽约到洛杉矶加州大学任教就可看出,两人在疯狂的争吵中,妮可也曾提到查理从事的舞台剧基础不是他喜欢的。

基于世俗对男女在婚姻中所饰演角色的分配和想要控制、压抑隐性人格的潜意识,查理在婚姻中一步步侵蚀妮可的自由生存空间,将妮可生活中的灵感用在戏剧中,却独自享受赞美,在剧场,时刻彰显着自己无可反驳的权威性和控制性,妮可成为婚姻的隶属品。

在查理和妮可的婚姻中,我们可以看到牢靠传统婚姻制度的影子,也可以看到双方在自我和文化双重影响下的心田挣扎。对妮可来说,只管查理压缩了其自由的生存空间,面临女性主义状师诺拉的劝告,她并没有完全遵循其意见,心田始终怀有对查理的爱,查理也同样如此,他们所作所为更像是被世俗和心田控制的困兽之斗,而爱则资助他们发展,制止了他们陷入越发庞大的境遇。

三、学习、倾听和相同,是突破婚姻陷阱,引发激情之爱向朋友之爱转变的关键因素

心理学家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写到:人们认为爱的问题是一个工具问题,而不是能力问题,大部门人认为爱自己十分简朴,难题在于找到爱的工具或被爱的工具。

如果我们看待恋爱和婚姻是此种看法,那么我们就会重复陷入到“完整之我”的恶性循环中,在差别的工具之间重复转换,却始终无法让自己的恋爱和婚姻更幸福、恒久。

事实上,正如弗洛姆在书中所要表达的焦点论点:“恋爱是一门艺术,与其寻找被爱,不如增加自己爱的能力。”对恋爱和婚姻来说,强大的学习能力是必须的,它既可以让我们的婚姻更幸福,也可以制止我们重复体验着婚姻的悲剧。

欧·亨利的短篇小说《麦琪的礼物》里,那对年轻匹俦,正是因为相同不畅,以自己认为爱对方的方式,舍弃了自己最名贵的工具,换来的却是对对方而言毫无价值的礼物。

在妮可和查理的婚姻里,查理从来没有认真倾听过妮可的话,妮可想要自己导演一部戏剧,查理的回覆永远是“下一部”,他从来没有思考过妮可需要的真正是什么,只是以自己的视角去审视妮可,徐徐忘记了妮可作为一个独立生命的需求,而妮可的个性和价值也逐渐在无力的婚姻中逐步消融。

当妮可接到好莱坞的试播集邀请,关闭的心田就像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掉臂一切的选择脱离纽约,来到一个没有查理的家—洛杉矶。在这里,她有着无限的发挥空间和可能性,逐渐重新恢复了独立个体所需的自由空间。

也正是这种每个生命个体的所需的空间性,打破了两人在婚姻中建设的牢靠模式,面临可能失去儿子的抚育权,查理不得不认真倾听妮可的意见,只管两人的相同模式是争吵,却是两个自由灵魂的猛烈交锋,也正是这种交锋,打破了两人已经习惯的一切,重新审视自己和对方。

影片末端,当查理读着妮可写给自己的信,信中写道:“

我永远都不会停止爱他,只管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留下了后悔的眼泪,两人最终没有完成从激情之爱到朋友之爱的转变。

对查理和妮可来说,两人虽然最终没能走在一起,相互却在恋爱和婚姻中获得了快速发展。

正如德国治疗师玛丽亚·楚尔霍斯特所言:“爱自己,嫁给谁都一样。”虽然错过了相互,却在婚姻破裂中获得了新生。

总结:

鲍姆巴赫的《婚姻故事》为我们展现了一段从激情之爱走向破裂的婚姻关系,也在影戏中为我们出现了婚姻的另一种维度,即两个相互仍然相爱的人,仍无法制止的走向破裂。

正是这种始终存在的“爱”,带给我们更强的心灵震撼和遗憾,也让我们体会到了婚姻的残酷和维持婚姻所需要的智慧。对我们每小我私家而言,谋划好一段婚姻,需要不停的学习、倾听和相同,需要不停的在心田和世俗的冲突中平衡,更需要一颗相互独立的心,唯有此,才会意识到每个生命所需要的生存“空间”。

引言:

钱钟书先生说:“婚姻是一座围城,内里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可是,每小我私家对于婚姻的认知却是唯一无二的,英格玛·伯格曼的《婚姻生活》,带有强烈的小我私家气势派头,其对女性主义的矛盾特点,将婚姻中的男女关系的昏暗心理体现的淋漓尽致。来自英伦的萨姆·门德斯,戏剧导演的履历,在他执导的《美国丽人》中,对中产阶级的婚姻危机显露出了强烈的人文眷注。·鲍姆巴赫的《婚姻故事》,则像一名外科医生手握剖解刀,写实的将一段伉俪关系的崩塌历程,出现在每小我私家眼前,让人为之震颤却不失希望。

诺亚·鲍姆巴赫出生在美国一个影戏文学家庭,父亲是美国著名著名小说家和评论家,母亲则是美国《村声》杂志的评论员,虽出生在精英家庭,鲍姆巴赫的影戏导演之路却并不顺畅,作为法国新浪潮影戏的追随者,他的影戏带有强烈的写实气势派头,消极的婚恋看法,让他一直在家庭、亲情和恋爱的漩涡中挣扎。

当鲍姆巴赫遇到自己的缪斯女友格雷塔·葛韦格,其影戏迎来了一次质的转变,事实上,如果我们看过格雷塔·葛韦格的影戏《伯德小姐》和《小妇人》,我们会惊讶于这位才气横溢的天才演员和导演对女性心田和情况的描画,也正是格雷塔·葛韦格的到来,鲍姆巴赫的影戏焕发。

在履历了《弗朗西斯·哈》的升级之后,鲍姆巴赫还是决议将自己的影戏的故事焦点放在家庭关系中,其新作《婚姻故事》上映之后,获得了六项金球奖、五项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入围多部权威杂志的年度十佳影戏。重要的是,这部影戏不光获得了官方认可,更获得了民众的加持,烂番茄的新鲜度97%,豆瓣评分8.6,下面我们从多个角度剖析这部影戏背后的婚姻哲学。

一、奇特的镜头语言,为影片赋予了无可相比的真实,也为影片注入了双重“空间”基调,为两人矛盾的集中发作埋下了泉源

《婚姻故事》讲述的是好莱坞女演员妮可为了恋爱,追随丈夫查理将自己的事业从西海岸的洛杉矶转战到东海岸的纽约,并加入到丈夫的舞台剧,随着查理名誉的日渐增长和妮可自我价值的消失,两人的原来稳定、甜蜜的婚姻生活面临崩盘,最终决议宁静仳离。

在婚姻中苦苦挣扎的妮可,接到了一部试播集的电视剧,在征求自己丈夫的意见无果后,妮可带着儿子亨利一起回到洛杉矶,经由同事的先容,妮可认识了仳离状师诺拉,委托其处置惩罚自己的婚姻事宜。

随着双方的状师的介入,两小我私家之间的矛盾和问题,从隐藏的水底深处逐渐浮出水面,宁静分手的计划被弃捐,由孩子抚育权所引发的一轮轮交锋,将两人婚姻中的虚伪全部击破,最终,虽然无可制止的以仳离了局,却有了纷歧样的婚姻感悟。

作为法国新浪潮影戏认同与追随者,鲍姆巴赫奇特的镜头语言是本片的一大特色,奇特的镜头语言,既起到了叙事的效果,也为影片所要表达的焦点“空间”注入双重基调。

影戏开头,鲍姆巴赫接纳了一连串的蒙太奇拍摄手法,运用了查理眼中的妮可和妮可眼中的查理两种差别的视角,这是一种具有强烈主观性的旁观视角,也正是这种主观性的视角为两人的仳离奠基了基调。

陪同着妮可走向镜头的是查理的旁白,这一段旁白,引领我们见识到查理眼中的妮可,在查理的眼中,妮可是在洛杉矶长大,一个可以在家庭中处置惩罚种种棘手事件,当自己扎脚不前,可以推自己一把的贤妻良母,这是一种具有强烈依附性的角色定位。

紧接着,视角转换到正在寓目舞台剧的查理,陪同着妮可的旁白,我们相识到,查理从印第安纳来到纽约,童年时期怙恃酗酒、暴力,在妮可的眼里,查理是一个毫无畏惧、井然有序、坚定自己的目的而少有挫败感的好父亲、好向导。

在这段长达八分钟的蒙太奇里,鲍姆巴赫为了赋予影片“写实”的特点,接纳了大量的手摇镜头,镜头的晃动感很强,手摇镜头,使得影片开头,具有了无可相比的真实性,好像有人在以旁观者的身份记载着两小我私家的生活。

同时,在种种人物、场景之间重复切换,给开头营造出了快节奏的紧张感,这一点,和旁白里的两人对于相互的评价形成了一种冲突。

这种冲突,在景别和一些面部特写镜头中也可以看到,在叙述视角从查理转为妮可之间,查理对妮可评价的最后一句话是:“她最喜欢想措施,把我疯狂的想法演绎出来,她是我最喜欢的女演员。”紧接着,查理走上舞台,对妮可的演出提出自己的意见:“爬行,但同时要站立”,在妮可的面部镜头中,我们显着可以看出妮可的不悦,心情紧接着快速转换为平静。

在景别上,这段长达八分钟的蒙太奇近乎没有远镜头,中近镜头和特写镜头占据了大多数,无论是对公寓、街道、剧院、商场,都重点在突出人物心田和面部运动,弱化了情况的因素,突出了人物心田的矛盾。同时,显得拥挤不堪的街道和公寓,也对纽约这幢现代化的多数市在空间上营造出很强的束缚感,这和洛杉矶更多的中、远景的运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通过这组镜头,我们可以体会到人物的双重“空间”束缚感,其一是物理空间的束缚,纽约街道和公寓的拥挤与洛杉矶人烟稀少街道和独栋衡宇形成鲜明对比。

其二是人物心田的空间束缚,妮可在纽约和查理的相处,小我私家发挥的空间已经被无限压缩,查理嘴上评价妮可具有特殊的缔造力,却在行动上,尽力的压抑和贬低妮可自由的发挥。回到洛杉矶的妮可,远离了有查理存在的纽约,心田一直被压抑的需求重新膨胀,距离也让这种需求有了自由发挥的空间。

这种空间的转变,直接加速了两人婚姻的死亡,当查理从纽约来到洛杉矶时,两个相互独立的空间完全无法在融入在一起,也无法被对方压缩,这也让两人的矛盾获得了一次集中性发作。

二、回首查理和妮可的恋爱历程,识别“完整之我”陷阱下被侵蚀和控制的婚姻

心理学家伊莱恩·海特菲尔德和雷普森将恋爱分为两类:

激情之爱和朋友之爱。

激情之爱是一种情绪性、令人兴奋的、强烈的爱,是一种不行抗拒的,由生理吸引力所叫醒的心理知觉体验,其特征是来势凶猛,但强度会随着时间冷却。

朋友之爱则是一种深条理的情感依恋,有着很强的信任和温存感,连续时间较长,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停加深。

显然,相对朋友之爱,激情之爱的典型就是一见钟情,具有很强的盲目性。

妮可出生在一个演员世家,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都是演员,所以,为了进入好莱坞演艺圈,她谈了一个自己认为了无生气的男朋侪,只管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田地,却没有丝毫的情感,妮可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拍影戏。

直到她去纽约到场一个影戏运动,当她看到在舞台上演出的查理,两人一见钟情,关系迅速升温,妮可掉臂一切的从洛杉矶追随查理搬来纽约,加入到查理的舞台剧中,这也让查理的舞台剧迎来了发作。

事实上,婚姻虽然以情感为基础,却有着很强的现实需求。妮可脱离洛杉矶来到纽约,除了和查理的恋爱,也是想要挣脱自己所面临的影戏逆境,在艺术中实现自己的价值。查理自然也是为了让自己默默无闻的舞台剧能迎来一次发作。

激情之爱的盲目,让两人忽略掉一切不合适的因素,也拥有了一段蜜月期,在这段时期,妮可在戏剧舞台上,受到大家的关注和尊重,查理的舞台剧也有了起色。可是,正如影戏《鸟人》中所讲的,纽约百老汇的艺术究竟是导演的艺术,随着时间推移,恋爱的消逝,人们越来越关注查理,两人的已往平衡关系也被打破,而有身生子彻底让两人的关系失控。

心理学大师荣格认为:爱人之间相互吸引的重要原因就是对“完整之我”的追寻,每小我私家都身具“显性”与“隐性”人格。

换言之,除了众人所见的线型人格之外,另有个正好相反的隐性人格。

当一小我私家遇见一个具备自己隐性人格的异性时,就会被对方吸引,因为对方所表达出的隐性人格,让自己一直被压抑的“影子人格”(隐性人格)得以显现。

可是,随着时间磨合,当初对方吸引自己的特质逐渐酿成自己所讨厌的特质,对方所出现的人格是我们一直想要压抑的,当初被对方隐性人格吸引,成为了运气的捉弄。

事实上,查理吸引妮可的点,正是自己身上所具备的艺术性。而妮可吸引查理的点,除了她能够资助自己的戏剧事业走向乐成,更重要的是妮可所代表的洛杉矶与好莱坞,这一点,从查理最后脱离纽约到洛杉矶加州大学任教就可看出,两人在疯狂的争吵中,妮可也曾提到查理从事的舞台剧基础不是他喜欢的。

基于世俗对男女在婚姻中所饰演角色的分配和想要控制、压抑隐性人格的潜意识,查理在婚姻中一步步侵蚀妮可的自由生存空间,将妮可生活中的灵感用在戏剧中,却独自享受赞美,在剧场,时刻彰显着自己无可反驳的权威性和控制性,妮可成为婚姻的隶属品。

在查理和妮可的婚姻中,我们可以看到牢靠传统婚姻制度的影子,也可以看到双方在自我和文化双重影响下的心田挣扎。对妮可来说,只管查理压缩了其自由的生存空间,面临女性主义状师诺拉的劝告,她并没有完全遵循其意见,心田始终怀有对查理的爱,查理也同样如此,他们所作所为更像是被世俗和心田控制的困兽之斗,而爱则资助他们发展,制止了他们陷入越发庞大的境遇。

三、学习、倾听和相同,是突破婚姻陷阱,引发激情之爱向朋友之爱转变的关键因素

心理学家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写到:人们认为爱的问题是一个工具问题,而不是能力问题,大部门人认为爱自己十分简朴,难题在于找到爱的工具或被爱的工具。

如果我们看待恋爱和婚姻是此种看法,那么我们就会重复陷入到“完整之我”的恶性循环中,在差别的工具之间重复转换,却始终无法让自己的恋爱和婚姻更幸福、恒久。

事实上,正如弗洛姆在书中所要表达的焦点论点:“恋爱是一门艺术,与其寻找被爱,不如增加自己爱的能力。”对恋爱和婚姻来说,强大的学习能力是必须的,它既可以让我们的婚姻更幸福,也可以制止我们重复体验着婚姻的悲剧。

欧·亨利的短篇小说《麦琪的礼物》里,那对年轻匹俦,正是因为相同不畅,以自己认为爱对方的方式,舍弃了自己最名贵的工具,换来的却是对对方而言毫无价值的礼物。

在妮可和查理的婚姻里,查理从来没有认真倾听过妮可的话,妮可想要自己导演一部戏剧,查理的回覆永远是“下一部”,他从来没有思考过妮可需要的真正是什么,只是以自己的视角去审视妮可,徐徐忘记了妮可作为一个独立生命的需求,而妮可的个性和价值也逐渐在无力的婚姻中逐步消融。

当妮可接到好莱坞的试播集邀请,关闭的心田就像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掉臂一切的选择脱离纽约,来到一个没有查理的家—洛杉矶。在这里,她有着无限的发挥空间和可能性,逐渐重新恢复了独立个体所需的自由空间。

也正是这种每个生命个体的所需的空间性,打破了两人在婚姻中建设的牢靠模式,面临可能失去儿子的抚育权,查理不得不认真倾听妮可的意见,只管两人的相同模式是争吵,却是两个自由灵魂的猛烈交锋,也正是这种交锋,打破了两人已经习惯的一切,重新审视自己和对方。

影片末端,当查理读着妮可写给自己的信,信中写道:“

我永远都不会停止爱他,只管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留下了后悔的眼泪,两人最终没有完成从激情之爱到朋友之爱的转变。

对查理和妮可来说,两人虽然最终没能走在一起,相互却在恋爱和婚姻中获得了快速发展。

正如德国治疗师玛丽亚·楚尔霍斯特所言:“爱自己,嫁给谁都一样。”虽然错过了相互,却在婚姻破裂中获得了新生。

总结:

鲍姆巴赫的《婚姻故事》为我们展现了一段从激情之爱走向破裂的婚姻关系,也在影戏中为我们出现了婚姻的另一种维度,即两个相互仍然相爱的人,仍无法制止的走向破裂。

正是这种始终存在的“爱”,带给我们更强的心灵震撼和遗憾,也让我们体会到了婚姻的残酷和维持婚姻所需要的智慧。对我们每小我私家而言,谋划好一段婚姻,需要不停的学习、倾听和相同,需要不停的在心田和世俗的冲突中平衡,更需要一颗相互独立的心,唯有此,才会意识到每个生命所需要的生存“空间”。

妮可 查理 影戏 婚姻 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