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铁人三项 > 男子铁人三项

她14岁患病导致残疾,33岁勇夺奥运冠军,40岁却坦然接受安乐死

2020-07-31 22:23:06YWYF10318

自从人类泛起以来,一直就追求着长寿,好像长寿是生命的终极意义。可是大家所追求的这种长寿是建设在身体康健的基础之上的,如果身体泛起疾病而且十分痛苦让人无法忍受,还不如早早竣事这悲凉的运气。

玛瑞克·费弗尔特就是一个十分潇洒的女孩,她被诊断患上重病以后依旧对自己的运动梦想坚韧不拔,而且在拿到世界冠军之后勇敢地选择了安乐死。对她来说人生太过于残酷,体面的离去会让她越发舒适。

被诊断患上重病,却不放弃运动梦想

1979年玛瑞克·费弗尔特出生在比利时,刚出生时她是一个康健的孩子,可是不幸的是在她14岁那年被诊断患有一种稀有的退行性脊柱疾病。这种疾病不仅以其时的医疗技术无法治愈,而且还会随着费弗尔特年事的增长而不停恶化,直到最后无法行走。灾患丛生的是,费弗尔特还患上了癫痫病,这种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病发。

退行性脊柱疾病让费弗尔特的肌肉萎缩疼痛、脊柱弯曲而且还陪同着视力下降,几年后她的视力甚至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而癫痫病又让她随时随地的处于危险当中。这种身体状况无论是对费弗尔特本人还是她的怙恃来说都难以接受,可是怙恃还是带着她四处求医,希望能够找到治病的方法。

虽然费弗尔特始终没能治愈自己的疾病,可是她还是乐观地面临生活。原本她就是一个热爱运动的女孩,这场疾病的到来打破了她原有的计划,可是她依旧没有放下自己所喜爱的运动,反而让她越发珍惜这有限的生命。她希望能够在自己有限的生命当中恣意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肆意生活。

患病后费弗尔特一直乐观生活,然而疾病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2000年的时候,21的费弗尔特最畏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不得不坐上了轮椅。开始她很担忧自己以后的生活全要依赖别人的照顾,可是逐步的她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而且继续追寻自己的体育梦。

费弗尔特坐在轮椅上以后又开始训练篮球,逐步的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感受,在篮球场上转动轮椅、投篮这一系列的行动都市让她十分放松。厥后她还加入了哈塞尔特的一个篮球俱乐部,成为了俱乐部里唯一一个女性篮球队员。

2004年的时候,费弗尔特通过朋侪的先容开始了自己的铁人三项训练,而且在2007年的时候到场了夏威夷的铁人三项角逐。只管由于身体的原因让她在角逐中并没有取得好结果,可是这次履历也让她圆了自己的体育梦。2008年的时候,她的病情愈发严重,不得不放弃铁人三项角逐,开始训练轮椅短跑。费弗尔特的履历十分悲凉,可是她乐观面临生活、面临疾病的心情值得我们学习。

签署安乐死协议后对人生无所畏惧,在赛场上乘风破浪

随着时代的生长,安乐死逐渐被众人所接受,有一些国家甚至把安乐死正当化。费弗尔特所在的比利时就是如此,申请的人只需要获得三名医生的允许就可以签署安乐死协议,今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意决议执行的时间。

费弗尔特由于脊椎病的病情严重、天天都疼痛难忍,再加上癫痫随时都有可能发作甚至要了她的命,两种疾病叠加在一起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最难受的时候甚至无法呼吸。向来都独立自强的费弗尔特无法接受这种情景,她开始对自己的人生失去了希望。

她曾一度想过自杀来竣事自己的生命,厥后也曾造访过心理医生,医生建议她可以签署安乐死协议来竣事自己的生命。在医生的建议之下,费弗尔特勇敢的签署了协议,把生命的权利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对于她来说,与其痛苦又没有尊严地在世,还不如自由肆意的选择死亡。费弗尔特的怙恃也十分支持她的决议,虽然他们十分不舍,可是他们更不忍心看着女儿惨遭病痛的折磨。

签署了安乐死协议以后,费弗尔特好像重获,她重新开始了自己的体育生涯,无牵无挂地为自己的梦想努力着。2012年的时候以33岁的身体到场了伦敦奥运会,在T52级女子轮椅短跑100米中夺得了冠军,而且一举打破了残奥会的记载。她脸上洋溢着的自信将疾病狠狠的打败。

厥后费弗尔特继续到场角逐,可是却负了伤,医生告诉她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再蒙受高强度的训练。她依旧没有对病魔低头,在病房里坚持训练,紧接着又打破了三项世界纪录。她的体现让整个世界都被她惊艳,也让人们发现了生命的无限可能。

2015年的时候费弗尔特到场了世界残疾人田径角逐,在角逐中她又一次夺得了世界冠军。签下了安乐死协议的她成为了世界冠军,她已经心满足足地开始筹备自己的葬礼,这在凡人看来是无法接受的事情她却能够坦然面临。费弗尔特在去世前的最后一个心愿就是能够在里约奥运会上拿到金牌。

拿到世界冠军之后选择安乐死

费弗尔特为了给自己的运动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于是她自己和自己约定,要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再次夺得世界冠军。然而意外总是来得很突然,赛前她履历了一场疾病,让她的实力大打折扣,可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角逐,反而继续快乐地奔跑。

遗憾的是费弗尔特并未能如愿,角逐竣事之后她的最好结果就是拿到了400米的银牌。虽然结果并不像费弗尔特想象的那样优异,可是她还是选择了离别赛场。病痛的折磨让她无法安睡,为了训练她已经履历了太多的痛苦,是时候选择放下一切平静地脱离了。

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她获得的奖牌是有两面的,一面写满了自己的荣誉与汗水,另一面则是沾满了痛苦与泪水。里约奥运会竣事以后,费弗尔特选择乐观的面临生活,享受生活中的每一刻,等到自己的病痛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就会选择安乐死,以最舒服、最自然的姿态脱离这个充满了荆棘的世界。

2019年,在她脱离运动场三年以后,四十岁的费弗尔特在亲人的陪同之下执行了安乐死。她平静又宁静地脱离了这个世界,她不畏病痛勇敢拼搏的容貌将会永远地刻在我们的心中。

今世的年轻人也应该学习费弗尔特的这种精神,不要给自己的太大的压力,该努力的时候去努力,不给自己留遗憾就好。用费弗尔特的话来说就是“人生残酷,纵情活过就好”

自从人类泛起以来,一直就追求着长寿,好像长寿是生命的终极意义。可是大家所追求的这种长寿是建设在身体康健的基础之上的,如果身体泛起疾病而且十分痛苦让人无法忍受,还不如早早竣事这悲凉的运气。

玛瑞克·费弗尔特就是一个十分潇洒的女孩,她被诊断患上重病以后依旧对自己的运动梦想坚韧不拔,而且在拿到世界冠军之后勇敢地选择了安乐死。对她来说人生太过于残酷,体面的离去会让她越发舒适。

被诊断患上重病,却不放弃运动梦想

1979年玛瑞克·费弗尔特出生在比利时,刚出生时她是一个康健的孩子,可是不幸的是在她14岁那年被诊断患有一种稀有的退行性脊柱疾病。这种疾病不仅以其时的医疗技术无法治愈,而且还会随着费弗尔特年事的增长而不停恶化,直到最后无法行走。灾患丛生的是,费弗尔特还患上了癫痫病,这种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病发。

退行性脊柱疾病让费弗尔特的肌肉萎缩疼痛、脊柱弯曲而且还陪同着视力下降,几年后她的视力甚至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而癫痫病又让她随时随地的处于危险当中。这种身体状况无论是对费弗尔特本人还是她的怙恃来说都难以接受,可是怙恃还是带着她四处求医,希望能够找到治病的方法。

虽然费弗尔特始终没能治愈自己的疾病,可是她还是乐观地面临生活。原本她就是一个热爱运动的女孩,这场疾病的到来打破了她原有的计划,可是她依旧没有放下自己所喜爱的运动,反而让她越发珍惜这有限的生命。她希望能够在自己有限的生命当中恣意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肆意生活。

患病后费弗尔特一直乐观生活,然而疾病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2000年的时候,21的费弗尔特最畏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不得不坐上了轮椅。开始她很担忧自己以后的生活全要依赖别人的照顾,可是逐步的她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而且继续追寻自己的体育梦。

费弗尔特坐在轮椅上以后又开始训练篮球,逐步的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感受,在篮球场上转动轮椅、投篮这一系列的行动都市让她十分放松。厥后她还加入了哈塞尔特的一个篮球俱乐部,成为了俱乐部里唯一一个女性篮球队员。

2004年的时候,费弗尔特通过朋侪的先容开始了自己的铁人三项训练,而且在2007年的时候到场了夏威夷的铁人三项角逐。只管由于身体的原因让她在角逐中并没有取得好结果,可是这次履历也让她圆了自己的体育梦。2008年的时候,她的病情愈发严重,不得不放弃铁人三项角逐,开始训练轮椅短跑。费弗尔特的履历十分悲凉,可是她乐观面临生活、面临疾病的心情值得我们学习。

签署安乐死协议后对人生无所畏惧,在赛场上乘风破浪

随着时代的生长,安乐死逐渐被众人所接受,有一些国家甚至把安乐死正当化。费弗尔特所在的比利时就是如此,申请的人只需要获得三名医生的允许就可以签署安乐死协议,今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意决议执行的时间。

费弗尔特由于脊椎病的病情严重、天天都疼痛难忍,再加上癫痫随时都有可能发作甚至要了她的命,两种疾病叠加在一起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最难受的时候甚至无法呼吸。向来都独立自强的费弗尔特无法接受这种情景,她开始对自己的人生失去了希望。

她曾一度想过自杀来竣事自己的生命,厥后也曾造访过心理医生,医生建议她可以签署安乐死协议来竣事自己的生命。在医生的建议之下,费弗尔特勇敢的签署了协议,把生命的权利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对于她来说,与其痛苦又没有尊严地在世,还不如自由肆意的选择死亡。费弗尔特的怙恃也十分支持她的决议,虽然他们十分不舍,可是他们更不忍心看着女儿惨遭病痛的折磨。

签署了安乐死协议以后,费弗尔特好像重获,她重新开始了自己的体育生涯,无牵无挂地为自己的梦想努力着。2012年的时候以33岁的身体到场了伦敦奥运会,在T52级女子轮椅短跑100米中夺得了冠军,而且一举打破了残奥会的记载。她脸上洋溢着的自信将疾病狠狠的打败。

厥后费弗尔特继续到场角逐,可是却负了伤,医生告诉她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再蒙受高强度的训练。她依旧没有对病魔低头,在病房里坚持训练,紧接着又打破了三项世界纪录。她的体现让整个世界都被她惊艳,也让人们发现了生命的无限可能。

2015年的时候费弗尔特到场了世界残疾人田径角逐,在角逐中她又一次夺得了世界冠军。签下了安乐死协议的她成为了世界冠军,她已经心满足足地开始筹备自己的葬礼,这在凡人看来是无法接受的事情她却能够坦然面临。费弗尔特在去世前的最后一个心愿就是能够在里约奥运会上拿到金牌。

拿到世界冠军之后选择安乐死

费弗尔特为了给自己的运动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于是她自己和自己约定,要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再次夺得世界冠军。然而意外总是来得很突然,赛前她履历了一场疾病,让她的实力大打折扣,可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角逐,反而继续快乐地奔跑。

遗憾的是费弗尔特并未能如愿,角逐竣事之后她的最好结果就是拿到了400米的银牌。虽然结果并不像费弗尔特想象的那样优异,可是她还是选择了离别赛场。病痛的折磨让她无法安睡,为了训练她已经履历了太多的痛苦,是时候选择放下一切平静地脱离了。

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她获得的奖牌是有两面的,一面写满了自己的荣誉与汗水,另一面则是沾满了痛苦与泪水。里约奥运会竣事以后,费弗尔特选择乐观的面临生活,享受生活中的每一刻,等到自己的病痛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就会选择安乐死,以最舒服、最自然的姿态脱离这个充满了荆棘的世界。

2019年,在她脱离运动场三年以后,四十岁的费弗尔特在亲人的陪同之下执行了安乐死。她平静又宁静地脱离了这个世界,她不畏病痛勇敢拼搏的容貌将会永远地刻在我们的心中。

今世的年轻人也应该学习费弗尔特的这种精神,不要给自己的太大的压力,该努力的时候去努力,不给自己留遗憾就好。用费弗尔特的话来说就是“人生残酷,纵情活过就好”

自己的 尔特 安乐死 疾病 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