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手球 > 男子手球

中超首阶段总结:赛制、外援依赖和归化 一厢情愿的青东风暴

2020-10-01 06:54:43YWYF15004

中超首阶段

总结

客寓目待

【导读】2020中超联赛第一阶段9月28日在苏州落下大幕,16强全部归位,第二阶段争冠组与保级组的局势也随之全部清朗。疫情之下,应该谢谢相关向导部门的鼎力支持,中国足协全方位的努力,赛区组织者的辛劳以及各参赛队的全力配合,使得今年的中超联赛依然还能正常展开,并最终顺利而宁静地竣事第一阶段赛事,更使得球迷们在当下的特殊时期依然另有所寄托。在特殊的情况下,今年的中超第一阶段值得总结回首的工具也着实不少,我们就来一一细说。

别拿赛制当结果差的捏词

受到疫情以及现实情况的制约,中国足协于今年5月中旬召开三级职业联赛俱乐部老总集会期间宣布中超联赛的赛制举行大调整,将全年的赛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通例赛”根据蛇形排列将16支参赛队分两个小组举行双循环赛,第二阶段“季后赛”则根据第一阶段角逐的结果与名次举行交织淘汰赛。赛制一经宣布便引起哗然,认为这个赛制“有失公允”,尤其是涉及到降级问题时,部门公认的弱队阻挡意见最大。不外,实践证明,赛制只管在某种水平上可能会影响到各队的实际结果与排名,但最终决议队伍走向的,则基础还是实力问题。

这其实与洲际大赛、世界大赛是一样的。在赛会制上,夺取最终冠军的队伍险些从来不行能与所有参赛队全部都打一遍,也不是只有在全部取胜所有参赛队之后,冠军才名符其实,因为这很不现实,实际操作也不允许。

特殊时期的中超联赛,某种水平上演酿成为了“中超杯”。但第一阶段战罢,至少可以说赛制相对还是比力合理的,不能因为赛制的变化而对整个赛事的公正性提出异议。

颇能够说明问题的是,第一阶段各队战罢14轮之后,进入到争冠组的八支球队的积分情况,普遍要好于进入保级组的八支队伍,没有泛起一个赛区未能进入争冠组的队伍积分,凌驾另一赛区前四名的尴尬情况。所以,在赛季初中国足协宣布分组情况之后,“大连赛区的队伍实力显着要强于苏州赛区的队伍”这种说法是不建立了。即即是在第二阶段角逐中,大连赛区的队伍在交织角逐历程中,也未必就要全面优于苏州赛区。

将大连赛区和苏州赛区的16支球队积分情况合并之后,积分总表的情况也显示出:排名基本就是一支大连赛区的队伍马上接苏州赛区的一支球队,出现交织之时,并不是大连赛区的球队集中一连排名、凌驾苏州赛区的球队。

从这个角度来说,赛制并非决议性因素,决议各队结果与排名的,恐怕依然还是球队自身的实力与水平。即即是进入第二阶段角逐之后,只管存在着赛前许多人所担忧的情况,即今年的特殊赛制下,一支球队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只要赢一场就可以实现保级。理论上固然存在着这种可能性,但现实恐怕还是需要取决于球队的整体实力。

第一阶段中一场未胜的天津泰达,固然存在着第二阶段角逐中突然发作、不仅完成保级,甚至最终可以获得第九名的情况。但问题还在于:泰达队的实力需要较第一阶段有显着提升、人员变化需要有质的提升,才有可能将其酿成现实。但受到转会政策、转会名额的限制,泰达的实力在短期之内发生质变的可能性险些为零。

所以,再拘泥于赛制是否合理、是否公正的问题已经毫无意义。各队经由短暂的休整之后,如何在第二阶段角逐中将自身的实力和水平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争取一个好的名次、甚至是制止降级,才是各队更应该思量的问题。

外援依赖症又严重了

本赛季中超第一阶段角逐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有些球员使用了“全华班”。但与全华班所展现出来的技战术水准与能力令人难以捧场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甚至可以说哪一支球队的外援水准更高、球队的结果相对就更好。这一点在今年这个特殊时期的中超联赛中显现得更为突出、更为耀眼。

以今年联赛第一阶段最大的黑马重庆今世为例,最后阶段的一波六连胜,让他们缔造了俱乐部历史的连胜纪录,同时也是今年中超联赛中的连胜纪录,因为即即是广州恒大也只有五连胜,上海上港和北京国安则是四连胜。

重庆的这一波六连胜,与他们的几名外援归队时间较晚有一定联系。因为外援未能实时归队,他们前两轮不得不以全华班出战,履历了开局的一连五场不胜、小组排名一度降至倒数第二。而且,新加盟的外援马塞洛·西里诺甚至让人发生了这样的疑惑:“怎么找来这么一名没有水准的外援?”

但随着外援的体能、状态逐渐恢复,外界不得不感伤:重庆又淘到了一个“宝”!而这恰恰说明晰重庆队成为黑马,完全就是仰仗于外援。

石家庄永昌在第一阶段角逐中一度也很抢眼,在对阵北京国安、上海上港等公认夺冠热门时体现出较高的竞技水准,而且战术打法看似简朴却很实用,这与穆里奇、马修斯等这样的外援焦点体现出较高的水准有很大关系。可是,随着穆里奇、马修斯等人的伤退,永昌的整体实力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最后三轮遭遇三连败,不得不遗憾地离别争冠组。

现在年最为意外的天津泰达在第一阶段角逐中一场不胜,更是受困于外援。从瓦格纳突然宣布退役,到乔纳森受伤,期间许多场次就只能是巴斯蒂安斯、阿奇姆彭双外援迎战。但足球角逐究竟不是靠一两小我私家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尤其是进攻端。所以迄今为止,天津泰达在14轮角逐中仅仅攻入8球,如此结果不小组垫底才是怪事。

与榜尾遥相呼应的是,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北京国安三大夺标热门,再加上江苏苏宁、山东鲁能两大搅局者,结果之所以好,恰恰就是得益于外援的高质量与高水平。广州恒大虽然今年赛季初没有新引进外援,但因为有足够多的归化球员,所以在一度形势危急下也不得不启用“六外援”这个法宝,这更进一步佐证了外援对于整其中超联赛的绝对主导性作用。

据中超官方统计,在第一阶段的112场角逐中,总进球数为321个,场均2.87个。其中,外援进球206个,海内球员进球109个,其他为乌龙球。而去年中超联赛同期外援进球为215个。由于今年联赛赛制的特殊性,因而简朴与去年举行相比,恐怕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但外援进球的比率占总进球数的64.17%,这个比率也才更有说服力,因为自2004年中超联赛元年以来,外援的进球数突破进球总数的60%大关之后,已往这些年来一直就未曾低于过60%。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男足国家队在外战中锋线疲弱,始终无法得分的一个基础性原因。

而且,由于今年中超联赛在外援方面实施新的划定,外援进场人数相比更进一步增加,进场人次累计为813人次,较去年同期的629人次有显着的增加,增加的比率靠近30%,这也就使得中国本土球员的进场机率实质是进一步压缩了。而且,这还是在前几轮因为外援未能实时归队、实施“外援平衡掩护条款”的情况下。所以,外援的累计进场时间为63483分钟,凌驾去年同期的累计58341分钟,增加了5142分钟,平均每一轮角逐较去年同期多进场367.3分钟。这也让中超联赛对于外援的依赖水平更强。

更能够说明问题的是,中超联赛射手榜上,前10名中只有一名中国本土球员即韦世豪,以6球并列第10位;此外,已经退出国家队的郜林以5球并列第16位。在射手榜前20位中就只有2名中国本土球员。固然,韦世豪因伤缺席了一多数的角逐,这也影响到他的竞争力。由此也就不难想象中国本土球员的竞争力了,而未来国足靠谁?这个问题依然还是无解。

在2比0取胜河南建业队之后,上海申花队的韩国主帅崔康熙就直言:“我来到中国以后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即无论是角逐场上还是训练场上,中国球员对外援的依赖是很是强的!这是需要改变的,中国球员只有改变了这一点才有可能有更好的生长,中国足球也会随之生长。我们球队也有这样的问题,虽然正在变好,但还需要去克服一些工具。”作为在韩国足坛曾一手打造出“全北王朝”的老帅,显然对中国足球的问题与认识更为深刻。已往,许多在华执教的外教更喜欢说“中国球员缺乏自信心”,但崔康熙指出的“对外援的依赖很是强”,其实就是中国球员没有自信心的泉源!

归化阵容加大但有限

不知何时开始,“全华班”突然成为中国足球吸引眼球的一大热点话题。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的中超联赛第一阶段角逐中,就泛起过多场全华班的角逐,特别是一头一尾两个时间段。没有外援的中超联赛,竞技水平与角逐质量惨不忍睹。这不是宣传负能量的问题,而是能不能面临中国足球现实的问题。

全华班实质乃伪命题

今年的中超之所以特殊,除客观情况外,足协还专门制定了一系列特殊的划定,好比赛季之初的“外援平衡掩护条款”就是其中之一,其时最主要是思量到各队的外援归队时间较晚、无法遇上前期的赛事。因而在前两轮联赛之中,全华班泛起过频频,好比重庆今世与北京国安的角逐,重庆就派出全华班,而国安也以全华班迎战(阵中有阿兰与李可两位归化球员)。实战中,双方所体现出来的技战术含量令人难以捧场。

在最后一轮,上海上港也派出了全华班首发,迎战三外援压阵的重庆。张卫在第15分钟时的红牌,让上港以10人踢了靠近80分钟,这是球队失利的一个很重要原因。但主帅佩雷拉在第60分钟时立刻同时换上洛佩斯、阿瑙托维奇、穆伊三大外援,其实就是否认了全华班。而且换上外援使得局面立刻获得改观,这又进一步侧证了全华班的竞技水准。

同样,石家庄永昌作为升班马,今年联赛中的整体体现可圈可点,但最后一轮派出全华班,被北京国安以4比0碾压,这似乎再一次佐证了所谓的全华班的技战术含量。

固然,也有些令人感应欣慰的,就是上海申花在外援受伤的情况下,最后一轮以全华班2比0拿下了河南建业;倒数第二轮以全华班首发,2比0战胜了广州富力。可是,申花的对手究竟是已经属于无欲无求了。因而,申花的两场全华班似乎又不能说明太多问题。更况且,整体体现出来的技战术水平也非球队最高水准。

一个颇能够说明问题的是,当初“全华班”口号叫得最为响亮的广州恒大,即即是在早早锁定争冠组席位和赛区第一的情况下,随后的几场角逐中,特别是最后一轮也依然不敢派出所谓的全华班进场,绝对大腿保利尼奥始终泛起在首发阵容中。这是一个很值得玩味的现象。或许我们只能说,作为世界冠军球员、也是迄今为止捧得金球奖的世界中后卫第一人的卡纳瓦罗,其实很清楚现在中国球员的竞技水平与能力,基础就不具备组建所谓全华班的实力。

某种水平上,全华班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基础原因还是职业联赛特别是中国职业联赛的生长,基础就不行能脱离外援。现在中国足球的青少年球员造就,在原有体系彻底被否认与推翻之后,尚未建设起新的造就体系与培训机制的大配景下,我们的球员质量基础就不具备支撑起职业联赛的属性,无法满足市场的现实需求。在没有外援之后,哪怕是拥有再多的国脚,球队也无法展现出较那些没有国脚的队伍横跨一筹的技战术能力与竞技水平。

“归化”即同化

由于中国本土球员的竞争力越来越弱,因而归化球员、入籍球员似乎也就成为球迷们的新期望。这个赛季的中超与往年相比,最大的看点就是众多归化球员的体现。而且,由于国际足联才通过了全新的球员转换国籍与会籍的相关划定,放宽了归化的尺度与要求,许多足坛人士以及球迷都普遍认为这是“利好中国男足国家队”。

但通过本赛季中超第一阶段的角逐来看,除了个体已经完成归化手续、可以代表中国男足进场的球员体现尚可之外,更多的球员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归化即同化”,这些球员的技战术水准与竞技术力退步显着!根据最新的国际足联的相关划定,广州恒大的蒋光太通过国际足联审核、代表中国男足国家队进场不存什么障碍,他也入选了最新一期的国家队名单。而蒋光太在第一阶段联赛中,可以说是体现最为抢眼的入籍球员,他也恰恰是国足现在最需要的球员。他的加入,将令国足的后防线获得有力的增补,提升后防的质量。

除了蒋光太之外,几名归化的巴西外援中,恐怕只有阿兰和费南多可以用“及格”来形貌。在有限的进场时间里(进场13次、累计569分钟),阿兰取得了4个进球。费南多则是进场10次、累计499分钟,取得3个进球。至于艾克森、洛国富等,恐怕连他们本人都不会满足自己的体现。

蒋光太现在体现尚不错,恐怕与其来到中超效力的时间不长有很大关系。而其他几名归化球员,特别是已经取得代表国足进场资格的球员,今年联赛中的状态与当初刚刚加盟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其中虽然有年岁增长的问题,但不得不认可的是,由于中超水平相对依然较低,竞争力不强,各队的训练水准在下降。因而这些归化球员包罗众多大牌外援在中超中效力的时间越长,技战术水平和状态也是呈“退化”状态,“归化”即“同化”。

固然,他们的小我私家能力、小我私家技术等根本还在,依然还是要强于中国球员,是因为低水平的竞争气氛,让他们无法再展现出良好的状态。

从这个意义上说,归化球员再多,恐怕也很难在本质上提升国家队的竞争力。我们必须要面临的现实是,并不是因为归化球员的加盟,国足在本质上就会发生质变、就肯定可以冲进世界杯。基础还是需要提升中超联赛的竞技水平与竞争力,诸如中超联赛攻防转换节奏偏慢、反抗性不强等老浩劫问题。

换帅如换刀失灵了?

竞技足球以致整个竞技体育,结果就是硬原理。任何一支球队,但凡结果不佳,主教练首先就是“背锅侠”。今年的中超联赛受到疫情的影响,开赛时间迟迟未能敲定,这也使得各队的准备事情受到很大的影响,特别是那些外教执教的队伍,由于外教无法像以往那样正常归队、指挥球队举行赛季前的各项准备事情,因而实战中体现出来的情况也截然差别。

就以第一阶段体现最令人意外的天津泰达队为例,该队主帅施蒂利克从2017年9月接手球队之后,率队从年年保级到2019赛季的第七名,这已经是球队近些年来最好的一次。可是,今年因为疫情,直至中超联赛开赛前两周才返回中国,球队准备期的事情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规模之内,开赛后五轮不胜就不得不下课。接手的王宝山在随后九轮角逐中也就拿到了2分。王宝山曾直言,“没有想到球员的体能状况如此之差。”而这恰恰就是因为赛季之前的准备期完全没有主帅到场的效果,斯蒂利克因为海内收支境治理的相关划定,无法尽早回到海内,指挥球队的准备。同样,引援的事情的也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因而瓦格纳突然宣布退役之后,泰达队在联赛重启之后,进攻险些完全瘫痪。王宝山也是无法复生。在第二阶段开始之前,如果天津泰达队不能尽快完善阵容、强补体能,等候该队的或许就是降级。

同样受到疫情影响的另有青岛黄海队。在去年率队冲超乐成之后,西班牙教练利略先是因为疫情无法返回青岛继续事情,后因受到瓜迪奥拉的邀请,6月初请辞主帅一职。虽然俱乐部一度宣布聘请前西班牙人主帅马欣执教,但后者尚未上任便又宣布告退。球队一直是在无帅状态下,由中方本土教练卖力。联赛开始之后,俱乐部才宣布吴金贵出任主帅。只管曾有过一连逼平上海上港、北京国安等强队这样值得一说的体现,并从天津泰达队身上拿到了升入中超后的历史性首胜,但随后的一波“六连败”,让球队早早地确定进入保级组。这也很容易明白,究竟作为升班马,球队的整体实力有限,而且队伍的赛季前准备是存在许多问题的,包罗外援的到位情况也不是很理想。在一连更换了多名外援之后,第二阶段能否实现保级?恐怕就只能看俱乐部上下的“造化”了。

作为王宝山本人,在新赛季开始之前突然从河南建业队“下课”,这恐怕也是今年中超联赛第一阶段的一个“谜”,迄今为止,不管是当事人抑或还是俱乐部始终讳莫如深,只有网络的种种推测性消息或是小道传言。河南建业队去年获得了联赛第八名,是最近五个赛季中最好的一个名次。王宝山也在去年底一度成为国家队主帅的三大候选人之一。而且,由于赛季之前的一系列准备事情充实,在今年中超联赛分组确定之后,河南建业队曾被认为是有可能饰演大连赛区“黑马”角色的队伍,也就是有望杀入前四、进入到争冠组。可是,赛季开始之前的突然“下课”,让河南建业队也重新回到保级行列。因新教练迟迟未能到位,杨戟以教练组组长的身份率队出战,仅仅取得1胜,第二循环更是遭遇七连败。从杨戟原来来说,或许他也未曾想到过会以署理主教练的身份指挥完第一阶段的全部角逐,而且不管是人员设置抑或赛季前的准备,险些都未曾有过到场,整个队伍的情况也未必完全相识。只管俱乐部已经早早宣布聘请洋帅,而且也已经宣布了详细的人选,但直至第一阶段全部竣事,西班牙人哈维尔也依然还未能接手。只管实力和人员配备方面,河南建业队不差,但新教练到任之后能否在短暂的间歇期内有所改变?一切也都还是未知数。

如果说天津泰达、河南建业、青岛黄海等三支队伍是因为主帅未能尽早到位、导致球队的准备泛起了问题,深圳佳兆业队宣布意大利人多纳多尼“下课”,则完全是因为俱乐部赛季前的定位泛起了问题。在首战3比0取胜广州富力队之后,球队随即遭遇“三连败”。一支球队新赛季开始之前一口吻引进了19名球员,看上去阵容貌似强大,但作为一支入替球队,在人员变化如此大的情况下,首先不是驻足于先在中超中站稳脚跟,而是想着“放卫星”,现实难免与期望相去甚远。只管小克鲁伊夫接手之后,球队一度回光返照,且一度重新进入了大连赛区前四,但最终还是不得不去到场保级组的角逐。理论上,深圳队在第二阶段第一轮角逐中对阵天津泰达队,保级乐成希望相当大,但足球的魅力或许就在于不确定性。

另一支换帅的队伍就是武汉卓尔队。只管俱乐部官方声明中宣称只是“暂停”主教练何塞的事情,暂时由庞力署理主教练的事情,但武汉队从去年的“黑马”到现在为保级而战,恐怕同样存在着一个“定位”问题。最近几个赛季,“中超二年级现象”比力突出,武汉卓尔今年恰好就是第二年到场中超联赛,或多或少都市存在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之前一年体现不错,导致球员、球队的心态会发生不小的变化,甚至会把自己当做是一支强队,而忘了自己升入中超才一年多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心态的变化会直接影响到球队的技战术。于是,结果不佳时,主教练很容易成为“替罪羊”。对现在的武汉队来说,恐怕还是需要尽快敲定新的主帅,从而在第二阶段顺利完成保级。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五位“下课”的教练都是降级组球队主教练,但反过来其实也可以这样明白,即但凡想要取得好结果的,恐怕首先应该是球队教练组相对保持稳定,俱乐部在看准之后,需要给予教练团队以足够的信任。在这方面,或许今年河北中原幸福队的谢峰就是一个很不错的例子。在去年5月份接手之后,去年完成保级,今年根据自己的思路,在人员设置完成之后,整个队伍的体现还是相对较为稳定,并最终顺利进入争冠组行列。特别是,谢峰作为一名本土教练,作为一名60后的中生代教练,先前饰演过N多次“救火教练”的角色,某种水平上也是终于“熬成了婆”,使得未来的争冠组角逐中李霄鹏不会身形孑立、太寥寂。两位中国本土教练与众外教反抗,或许将是第二阶段的一个看点。

某种水平上,今年的疫情使得中国本土教练相对以往有更多的时机,受到收支境治理政策的影响,外籍教练很难在短时间内像以往那样说到就到,这或许在中甲联赛中或许体现得更为显着。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本土教练如何掌握住时机、为自己赢得更多的生存空间?这很值得国产教练们思考。坦率地说,如今的国产教练生存空间被日益压缩,这虽然有俱乐部希望快速收效、取得立竿见影的结果等方面的原因,可是,已往这么长时间以来,各方面并不是没有给国产教练提供过时机,但这也需要国产教练拿得出令人信服的结果,才可以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生存空间。所以,基础恐怕还是本土国产教练首先需要在执教历程中展现出令人信服的一面。

青东风暴更需时机

在今年中超第一阶段角逐中,有一项数据比力“扎眼”,就是前14轮角逐中,U23球员进场时间累计为29972分钟,较去年同期的23150分钟有显着增加。而且,U23球员首发人次总人数为307人次,较去年同期的269人次同样有显着增加。不外,这样的比力恐怕并没有太多的说服力。

2019赛季中超联赛在“U23政策”方面实施的是每场角逐必须要有3人次进场、首发中必须要有至少1人,但在详细的时间方面并无明确划定。在赛程过半之后,“U23政策”调整为首发中至少有1人、且整场角逐中始终要有1人在场上。今年虽然赛制举行了调整,但U23球员依然维系去年后半段的划定。在这种情况下,去年联赛甚至更往前的联赛中,“闪上闪下”的情况完全消失了,U23球员有了更为稳定的进场时间。于是,今年联赛第一阶段总共14轮角逐中,每队的U23球员始终有了稳定的进场时间,较去年同期固然有显着增长。所以,不能因为U23球员进场时间累计算去年同期有显着增长,得出U23球员“体现要比去年更好”这样的结论。

实际上,今年U23球员因为政策的变化,总的进场人次516人、较去年同期的586人少了70人次;U23球员的进球总数22个、较去年同期还少一个。这两组数据几多也反映出现在U23球员的整体情况,在进场时间较去年同期增长了6800多分钟的情况下,进球数并未有显着增长,而且助攻数据也同样还不如去年同期。

造成这种情况,一方面是U23球员自己发展需要时间。由于已往这些年来,各职业俱乐部忽略了青少年球员的造就事情,如今的U23球员差不多都是10多年前开始踢球、走上职业之路的,其时的现实情况决议是整个一代甚至两代球员的基础并不理想,因而,即即是如今用“U23政策”掩护这些球员,也就只是让这些球员有更多的角逐时机,而这一代、两代球员的基础并不会因为有更多的角逐时机而发生基础性的改变。所以,“U23政策”的实施在短时间内很难评判好与坏,必须履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才气得出更为恰当的结论。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青东风暴”之类的说法,某种水平上也就成为了外界的“一厢情愿”。譬如,就以大连人队为例,外界一直在强调该队推行启用大量年轻球员,在磨炼队伍、为未来造就球员。但实际上,如果仔细检察大连人队在第一阶段的全部角逐,你会发现:大连人队多一名U23球员泛起在首发阵容中、少一名U23球员在首发阵容中,角逐的效果经常大相庭径。看上去多一名U23球员和少一名U23球员差异不大,但凭据“水桶理论”,实际却是所装的水“少”还是“更少”的庞大差异。年轻球员的发展需要支付价格。

贝尼特斯曾感伤:“在中国,球员18岁、20岁或21岁时才学我们小时候就知道的足球知识。太晚了!在中国,一个球员23岁还是年轻球员,但在欧洲,年轻球员是指17岁至20岁之间球员。两者之间存在庞大差距。”这其实已经很是清晰地解释了中国足球为什么要推行“U23政策”的原因。任何一名球员的发展,都需要经由千锤百炼、到达一定的训练时数、角逐场数,才有可能真正成熟起来。中国的青少年球员由于现在没有合理的竞训体系,只能到一线队来补原来在梯队中就应该学习的工具、应该接受的正式角逐的磨炼,所以U23球员自然就无法与欧洲同龄球员相比。在一线队经由四五年的“补课”、年事差不多26、7岁或者27、8岁时,其履历才相当于欧洲U20、U21球员的所履历过的,说句更通俗的,就是“脑子才开窍”。这也就决议了中国球员的成熟期更晚、黄金年事的时间也更短。从这个角度来说,继续执行“U23政策”是一种一定。

固然,在本土球员方面,值得关注的,恐怕还是上海申花队最后两轮的全华班首发阵容,并取得了两连胜,最终锁定争冠组席位。这虽然与对手实力相对较弱、同样外援缺阵有很大关系,可是,各队过于依赖外援、对本土球员没有足够的耐心与信心不无关系。就像毕津浩曾是一名高中锋,但进入一线队之后,基本就没有以中锋首发出战的时机,因为所效力的俱乐部锋线上位置全部都留给了外援,于是只能改打中后卫,偶然在最后时刻顶到前锋位置上。这也就在很大水平上抹杀了本土球员的才气。

可是,一旦外援前锋复出或者新引进的外援前锋到位,毕津浩恐怕依然还会被牺牲,因为作为一线队的主教练,他所需要卖力是球队的结果,而不是卖力球员的造就,谁能够资助其争取到好结果,固然启用谁。作为俱乐部或俱乐部的投资方,他所需要的是投资收效、需要有结果,造就人并不是其最终目的,这种性质和目的决议了本土球员更多地只能“被牺牲”。这就是现实的矛盾。这么多年来,中国足球就是在这种矛盾的重复之中逐渐迷失自己。所以,所谓的“换血”、“青东风暴”,在没有造就出一批可塑的、有质量的青年球员之前,最多也就是一厢情愿而已。

休整两周多之前,各队将重新聚集苏州与大连。在更有刺激性的第二阶段淘汰赛中,中超赛场上又会出现出怎样的一种情景?还是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一循环:特殊赛季特别现象 本土将士可喜仍需拼争

两轮:局势基本初定 争冠保级明确

1、中超大前瞻⑤:更新换代乃最佳良机

2、中超大前瞻④:新外援看重性价比 旧外援最后的疯狂?

3、中超大前瞻③:李霄鹏能否扛旗土帅大旗?

4、中超大前瞻②:14轮拿17分,可进争冠组拼冠军?

5、中超大前瞻①:赛制决议走势 “盘算”远胜“实力”?

6、中超赛程:难言孰优与孰劣 新赛制难造悬念

中超首阶段

总结

客寓目待

【导读】2020中超联赛第一阶段9月28日在苏州落下大幕,16强全部归位,第二阶段争冠组与保级组的局势也随之全部清朗。疫情之下,应该谢谢相关向导部门的鼎力支持,中国足协全方位的努力,赛区组织者的辛劳以及各参赛队的全力配合,使得今年的中超联赛依然还能正常展开,并最终顺利而宁静地竣事第一阶段赛事,更使得球迷们在当下的特殊时期依然另有所寄托。在特殊的情况下,今年的中超第一阶段值得总结回首的工具也着实不少,我们就来一一细说。

别拿赛制当结果差的捏词

受到疫情以及现实情况的制约,中国足协于今年5月中旬召开三级职业联赛俱乐部老总集会期间宣布中超联赛的赛制举行大调整,将全年的赛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通例赛”根据蛇形排列将16支参赛队分两个小组举行双循环赛,第二阶段“季后赛”则根据第一阶段角逐的结果与名次举行交织淘汰赛。赛制一经宣布便引起哗然,认为这个赛制“有失公允”,尤其是涉及到降级问题时,部门公认的弱队阻挡意见最大。不外,实践证明,赛制只管在某种水平上可能会影响到各队的实际结果与排名,但最终决议队伍走向的,则基础还是实力问题。

这其实与洲际大赛、世界大赛是一样的。在赛会制上,夺取最终冠军的队伍险些从来不行能与所有参赛队全部都打一遍,也不是只有在全部取胜所有参赛队之后,冠军才名符其实,因为这很不现实,实际操作也不允许。

特殊时期的中超联赛,某种水平上演酿成为了“中超杯”。但第一阶段战罢,至少可以说赛制相对还是比力合理的,不能因为赛制的变化而对整个赛事的公正性提出异议。

颇能够说明问题的是,第一阶段各队战罢14轮之后,进入到争冠组的八支球队的积分情况,普遍要好于进入保级组的八支队伍,没有泛起一个赛区未能进入争冠组的队伍积分,凌驾另一赛区前四名的尴尬情况。所以,在赛季初中国足协宣布分组情况之后,“大连赛区的队伍实力显着要强于苏州赛区的队伍”这种说法是不建立了。即即是在第二阶段角逐中,大连赛区的队伍在交织角逐历程中,也未必就要全面优于苏州赛区。

将大连赛区和苏州赛区的16支球队积分情况合并之后,积分总表的情况也显示出:排名基本就是一支大连赛区的队伍马上接苏州赛区的一支球队,出现交织之时,并不是大连赛区的球队集中一连排名、凌驾苏州赛区的球队。

从这个角度来说,赛制并非决议性因素,决议各队结果与排名的,恐怕依然还是球队自身的实力与水平。即即是进入第二阶段角逐之后,只管存在着赛前许多人所担忧的情况,即今年的特殊赛制下,一支球队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只要赢一场就可以实现保级。理论上固然存在着这种可能性,但现实恐怕还是需要取决于球队的整体实力。

第一阶段中一场未胜的天津泰达,固然存在着第二阶段角逐中突然发作、不仅完成保级,甚至最终可以获得第九名的情况。但问题还在于:泰达队的实力需要较第一阶段有显着提升、人员变化需要有质的提升,才有可能将其酿成现实。但受到转会政策、转会名额的限制,泰达的实力在短期之内发生质变的可能性险些为零。

所以,再拘泥于赛制是否合理、是否公正的问题已经毫无意义。各队经由短暂的休整之后,如何在第二阶段角逐中将自身的实力和水平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争取一个好的名次、甚至是制止降级,才是各队更应该思量的问题。

外援依赖症又严重了

本赛季中超第一阶段角逐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有些球员使用了“全华班”。但与全华班所展现出来的技战术水准与能力令人难以捧场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甚至可以说哪一支球队的外援水准更高、球队的结果相对就更好。这一点在今年这个特殊时期的中超联赛中显现得更为突出、更为耀眼。

以今年联赛第一阶段最大的黑马重庆今世为例,最后阶段的一波六连胜,让他们缔造了俱乐部历史的连胜纪录,同时也是今年中超联赛中的连胜纪录,因为即即是广州恒大也只有五连胜,上海上港和北京国安则是四连胜。

重庆的这一波六连胜,与他们的几名外援归队时间较晚有一定联系。因为外援未能实时归队,他们前两轮不得不以全华班出战,履历了开局的一连五场不胜、小组排名一度降至倒数第二。而且,新加盟的外援马塞洛·西里诺甚至让人发生了这样的疑惑:“怎么找来这么一名没有水准的外援?”

但随着外援的体能、状态逐渐恢复,外界不得不感伤:重庆又淘到了一个“宝”!而这恰恰说明晰重庆队成为黑马,完全就是仰仗于外援。

石家庄永昌在第一阶段角逐中一度也很抢眼,在对阵北京国安、上海上港等公认夺冠热门时体现出较高的竞技水准,而且战术打法看似简朴却很实用,这与穆里奇、马修斯等这样的外援焦点体现出较高的水准有很大关系。可是,随着穆里奇、马修斯等人的伤退,永昌的整体实力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最后三轮遭遇三连败,不得不遗憾地离别争冠组。

现在年最为意外的天津泰达在第一阶段角逐中一场不胜,更是受困于外援。从瓦格纳突然宣布退役,到乔纳森受伤,期间许多场次就只能是巴斯蒂安斯、阿奇姆彭双外援迎战。但足球角逐究竟不是靠一两小我私家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尤其是进攻端。所以迄今为止,天津泰达在14轮角逐中仅仅攻入8球,如此结果不小组垫底才是怪事。

与榜尾遥相呼应的是,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北京国安三大夺标热门,再加上江苏苏宁、山东鲁能两大搅局者,结果之所以好,恰恰就是得益于外援的高质量与高水平。广州恒大虽然今年赛季初没有新引进外援,但因为有足够多的归化球员,所以在一度形势危急下也不得不启用“六外援”这个法宝,这更进一步佐证了外援对于整其中超联赛的绝对主导性作用。

据中超官方统计,在第一阶段的112场角逐中,总进球数为321个,场均2.87个。其中,外援进球206个,海内球员进球109个,其他为乌龙球。而去年中超联赛同期外援进球为215个。由于今年联赛赛制的特殊性,因而简朴与去年举行相比,恐怕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但外援进球的比率占总进球数的64.17%,这个比率也才更有说服力,因为自2004年中超联赛元年以来,外援的进球数突破进球总数的60%大关之后,已往这些年来一直就未曾低于过60%。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男足国家队在外战中锋线疲弱,始终无法得分的一个基础性原因。

而且,由于今年中超联赛在外援方面实施新的划定,外援进场人数相比更进一步增加,进场人次累计为813人次,较去年同期的629人次有显着的增加,增加的比率靠近30%,这也就使得中国本土球员的进场机率实质是进一步压缩了。而且,这还是在前几轮因为外援未能实时归队、实施“外援平衡掩护条款”的情况下。所以,外援的累计进场时间为63483分钟,凌驾去年同期的累计58341分钟,增加了5142分钟,平均每一轮角逐较去年同期多进场367.3分钟。这也让中超联赛对于外援的依赖水平更强。

更能够说明问题的是,中超联赛射手榜上,前10名中只有一名中国本土球员即韦世豪,以6球并列第10位;此外,已经退出国家队的郜林以5球并列第16位。在射手榜前20位中就只有2名中国本土球员。固然,韦世豪因伤缺席了一多数的角逐,这也影响到他的竞争力。由此也就不难想象中国本土球员的竞争力了,而未来国足靠谁?这个问题依然还是无解。

在2比0取胜河南建业队之后,上海申花队的韩国主帅崔康熙就直言:“我来到中国以后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即无论是角逐场上还是训练场上,中国球员对外援的依赖是很是强的!这是需要改变的,中国球员只有改变了这一点才有可能有更好的生长,中国足球也会随之生长。我们球队也有这样的问题,虽然正在变好,但还需要去克服一些工具。”作为在韩国足坛曾一手打造出“全北王朝”的老帅,显然对中国足球的问题与认识更为深刻。已往,许多在华执教的外教更喜欢说“中国球员缺乏自信心”,但崔康熙指出的“对外援的依赖很是强”,其实就是中国球员没有自信心的泉源!

归化阵容加大但有限

不知何时开始,“全华班”突然成为中国足球吸引眼球的一大热点话题。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的中超联赛第一阶段角逐中,就泛起过多场全华班的角逐,特别是一头一尾两个时间段。没有外援的中超联赛,竞技水平与角逐质量惨不忍睹。这不是宣传负能量的问题,而是能不能面临中国足球现实的问题。

全华班实质乃伪命题

今年的中超之所以特殊,除客观情况外,足协还专门制定了一系列特殊的划定,好比赛季之初的“外援平衡掩护条款”就是其中之一,其时最主要是思量到各队的外援归队时间较晚、无法遇上前期的赛事。因而在前两轮联赛之中,全华班泛起过频频,好比重庆今世与北京国安的角逐,重庆就派出全华班,而国安也以全华班迎战(阵中有阿兰与李可两位归化球员)。实战中,双方所体现出来的技战术含量令人难以捧场。

在最后一轮,上海上港也派出了全华班首发,迎战三外援压阵的重庆。张卫在第15分钟时的红牌,让上港以10人踢了靠近80分钟,这是球队失利的一个很重要原因。但主帅佩雷拉在第60分钟时立刻同时换上洛佩斯、阿瑙托维奇、穆伊三大外援,其实就是否认了全华班。而且换上外援使得局面立刻获得改观,这又进一步侧证了全华班的竞技水准。

同样,石家庄永昌作为升班马,今年联赛中的整体体现可圈可点,但最后一轮派出全华班,被北京国安以4比0碾压,这似乎再一次佐证了所谓的全华班的技战术含量。

固然,也有些令人感应欣慰的,就是上海申花在外援受伤的情况下,最后一轮以全华班2比0拿下了河南建业;倒数第二轮以全华班首发,2比0战胜了广州富力。可是,申花的对手究竟是已经属于无欲无求了。因而,申花的两场全华班似乎又不能说明太多问题。更况且,整体体现出来的技战术水平也非球队最高水准。

一个颇能够说明问题的是,当初“全华班”口号叫得最为响亮的广州恒大,即即是在早早锁定争冠组席位和赛区第一的情况下,随后的几场角逐中,特别是最后一轮也依然不敢派出所谓的全华班进场,绝对大腿保利尼奥始终泛起在首发阵容中。这是一个很值得玩味的现象。或许我们只能说,作为世界冠军球员、也是迄今为止捧得金球奖的世界中后卫第一人的卡纳瓦罗,其实很清楚现在中国球员的竞技水平与能力,基础就不具备组建所谓全华班的实力。

某种水平上,全华班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基础原因还是职业联赛特别是中国职业联赛的生长,基础就不行能脱离外援。现在中国足球的青少年球员造就,在原有体系彻底被否认与推翻之后,尚未建设起新的造就体系与培训机制的大配景下,我们的球员质量基础就不具备支撑起职业联赛的属性,无法满足市场的现实需求。在没有外援之后,哪怕是拥有再多的国脚,球队也无法展现出较那些没有国脚的队伍横跨一筹的技战术能力与竞技水平。

“归化”即同化

由于中国本土球员的竞争力越来越弱,因而归化球员、入籍球员似乎也就成为球迷们的新期望。这个赛季的中超与往年相比,最大的看点就是众多归化球员的体现。而且,由于国际足联才通过了全新的球员转换国籍与会籍的相关划定,放宽了归化的尺度与要求,许多足坛人士以及球迷都普遍认为这是“利好中国男足国家队”。

但通过本赛季中超第一阶段的角逐来看,除了个体已经完成归化手续、可以代表中国男足进场的球员体现尚可之外,更多的球员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归化即同化”,这些球员的技战术水准与竞技术力退步显着!根据最新的国际足联的相关划定,广州恒大的蒋光太通过国际足联审核、代表中国男足国家队进场不存什么障碍,他也入选了最新一期的国家队名单。而蒋光太在第一阶段联赛中,可以说是体现最为抢眼的入籍球员,他也恰恰是国足现在最需要的球员。他的加入,将令国足的后防线获得有力的增补,提升后防的质量。

除了蒋光太之外,几名归化的巴西外援中,恐怕只有阿兰和费南多可以用“及格”来形貌。在有限的进场时间里(进场13次、累计569分钟),阿兰取得了4个进球。费南多则是进场10次、累计499分钟,取得3个进球。至于艾克森、洛国富等,恐怕连他们本人都不会满足自己的体现。

蒋光太现在体现尚不错,恐怕与其来到中超效力的时间不长有很大关系。而其他几名归化球员,特别是已经取得代表国足进场资格的球员,今年联赛中的状态与当初刚刚加盟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其中虽然有年岁增长的问题,但不得不认可的是,由于中超水平相对依然较低,竞争力不强,各队的训练水准在下降。因而这些归化球员包罗众多大牌外援在中超中效力的时间越长,技战术水平和状态也是呈“退化”状态,“归化”即“同化”。

固然,他们的小我私家能力、小我私家技术等根本还在,依然还是要强于中国球员,是因为低水平的竞争气氛,让他们无法再展现出良好的状态。

从这个意义上说,归化球员再多,恐怕也很难在本质上提升国家队的竞争力。我们必须要面临的现实是,并不是因为归化球员的加盟,国足在本质上就会发生质变、就肯定可以冲进世界杯。基础还是需要提升中超联赛的竞技水平与竞争力,诸如中超联赛攻防转换节奏偏慢、反抗性不强等老浩劫问题。

换帅如换刀失灵了?

竞技足球以致整个竞技体育,结果就是硬原理。任何一支球队,但凡结果不佳,主教练首先就是“背锅侠”。今年的中超联赛受到疫情的影响,开赛时间迟迟未能敲定,这也使得各队的准备事情受到很大的影响,特别是那些外教执教的队伍,由于外教无法像以往那样正常归队、指挥球队举行赛季前的各项准备事情,因而实战中体现出来的情况也截然差别。

就以第一阶段体现最令人意外的天津泰达队为例,该队主帅施蒂利克从2017年9月接手球队之后,率队从年年保级到2019赛季的第七名,这已经是球队近些年来最好的一次。可是,今年因为疫情,直至中超联赛开赛前两周才返回中国,球队准备期的事情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规模之内,开赛后五轮不胜就不得不下课。接手的王宝山在随后九轮角逐中也就拿到了2分。王宝山曾直言,“没有想到球员的体能状况如此之差。”而这恰恰就是因为赛季之前的准备期完全没有主帅到场的效果,斯蒂利克因为海内收支境治理的相关划定,无法尽早回到海内,指挥球队的准备。同样,引援的事情的也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因而瓦格纳突然宣布退役之后,泰达队在联赛重启之后,进攻险些完全瘫痪。王宝山也是无法复生。在第二阶段开始之前,如果天津泰达队不能尽快完善阵容、强补体能,等候该队的或许就是降级。

同样受到疫情影响的另有青岛黄海队。在去年率队冲超乐成之后,西班牙教练利略先是因为疫情无法返回青岛继续事情,后因受到瓜迪奥拉的邀请,6月初请辞主帅一职。虽然俱乐部一度宣布聘请前西班牙人主帅马欣执教,但后者尚未上任便又宣布告退。球队一直是在无帅状态下,由中方本土教练卖力。联赛开始之后,俱乐部才宣布吴金贵出任主帅。只管曾有过一连逼平上海上港、北京国安等强队这样值得一说的体现,并从天津泰达队身上拿到了升入中超后的历史性首胜,但随后的一波“六连败”,让球队早早地确定进入保级组。这也很容易明白,究竟作为升班马,球队的整体实力有限,而且队伍的赛季前准备是存在许多问题的,包罗外援的到位情况也不是很理想。在一连更换了多名外援之后,第二阶段能否实现保级?恐怕就只能看俱乐部上下的“造化”了。

作为王宝山本人,在新赛季开始之前突然从河南建业队“下课”,这恐怕也是今年中超联赛第一阶段的一个“谜”,迄今为止,不管是当事人抑或还是俱乐部始终讳莫如深,只有网络的种种推测性消息或是小道传言。河南建业队去年获得了联赛第八名,是最近五个赛季中最好的一个名次。王宝山也在去年底一度成为国家队主帅的三大候选人之一。而且,由于赛季之前的一系列准备事情充实,在今年中超联赛分组确定之后,河南建业队曾被认为是有可能饰演大连赛区“黑马”角色的队伍,也就是有望杀入前四、进入到争冠组。可是,赛季开始之前的突然“下课”,让河南建业队也重新回到保级行列。因新教练迟迟未能到位,杨戟以教练组组长的身份率队出战,仅仅取得1胜,第二循环更是遭遇七连败。从杨戟原来来说,或许他也未曾想到过会以署理主教练的身份指挥完第一阶段的全部角逐,而且不管是人员设置抑或赛季前的准备,险些都未曾有过到场,整个队伍的情况也未必完全相识。只管俱乐部已经早早宣布聘请洋帅,而且也已经宣布了详细的人选,但直至第一阶段全部竣事,西班牙人哈维尔也依然还未能接手。只管实力和人员配备方面,河南建业队不差,但新教练到任之后能否在短暂的间歇期内有所改变?一切也都还是未知数。

如果说天津泰达、河南建业、青岛黄海等三支队伍是因为主帅未能尽早到位、导致球队的准备泛起了问题,深圳佳兆业队宣布意大利人多纳多尼“下课”,则完全是因为俱乐部赛季前的定位泛起了问题。在首战3比0取胜广州富力队之后,球队随即遭遇“三连败”。一支球队新赛季开始之前一口吻引进了19名球员,看上去阵容貌似强大,但作为一支入替球队,在人员变化如此大的情况下,首先不是驻足于先在中超中站稳脚跟,而是想着“放卫星”,现实难免与期望相去甚远。只管小克鲁伊夫接手之后,球队一度回光返照,且一度重新进入了大连赛区前四,但最终还是不得不去到场保级组的角逐。理论上,深圳队在第二阶段第一轮角逐中对阵天津泰达队,保级乐成希望相当大,但足球的魅力或许就在于不确定性。

另一支换帅的队伍就是武汉卓尔队。只管俱乐部官方声明中宣称只是“暂停”主教练何塞的事情,暂时由庞力署理主教练的事情,但武汉队从去年的“黑马”到现在为保级而战,恐怕同样存在着一个“定位”问题。最近几个赛季,“中超二年级现象”比力突出,武汉卓尔今年恰好就是第二年到场中超联赛,或多或少都市存在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之前一年体现不错,导致球员、球队的心态会发生不小的变化,甚至会把自己当做是一支强队,而忘了自己升入中超才一年多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心态的变化会直接影响到球队的技战术。于是,结果不佳时,主教练很容易成为“替罪羊”。对现在的武汉队来说,恐怕还是需要尽快敲定新的主帅,从而在第二阶段顺利完成保级。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五位“下课”的教练都是降级组球队主教练,但反过来其实也可以这样明白,即但凡想要取得好结果的,恐怕首先应该是球队教练组相对保持稳定,俱乐部在看准之后,需要给予教练团队以足够的信任。在这方面,或许今年河北中原幸福队的谢峰就是一个很不错的例子。在去年5月份接手之后,去年完成保级,今年根据自己的思路,在人员设置完成之后,整个队伍的体现还是相对较为稳定,并最终顺利进入争冠组行列。特别是,谢峰作为一名本土教练,作为一名60后的中生代教练,先前饰演过N多次“救火教练”的角色,某种水平上也是终于“熬成了婆”,使得未来的争冠组角逐中李霄鹏不会身形孑立、太寥寂。两位中国本土教练与众外教反抗,或许将是第二阶段的一个看点。

某种水平上,今年的疫情使得中国本土教练相对以往有更多的时机,受到收支境治理政策的影响,外籍教练很难在短时间内像以往那样说到就到,这或许在中甲联赛中或许体现得更为显着。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本土教练如何掌握住时机、为自己赢得更多的生存空间?这很值得国产教练们思考。坦率地说,如今的国产教练生存空间被日益压缩,这虽然有俱乐部希望快速收效、取得立竿见影的结果等方面的原因,可是,已往这么长时间以来,各方面并不是没有给国产教练提供过时机,但这也需要国产教练拿得出令人信服的结果,才可以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生存空间。所以,基础恐怕还是本土国产教练首先需要在执教历程中展现出令人信服的一面。

青东风暴更需时机

在今年中超第一阶段角逐中,有一项数据比力“扎眼”,就是前14轮角逐中,U23球员进场时间累计为29972分钟,较去年同期的23150分钟有显着增加。而且,U23球员首发人次总人数为307人次,较去年同期的269人次同样有显着增加。不外,这样的比力恐怕并没有太多的说服力。

2019赛季中超联赛在“U23政策”方面实施的是每场角逐必须要有3人次进场、首发中必须要有至少1人,但在详细的时间方面并无明确划定。在赛程过半之后,“U23政策”调整为首发中至少有1人、且整场角逐中始终要有1人在场上。今年虽然赛制举行了调整,但U23球员依然维系去年后半段的划定。在这种情况下,去年联赛甚至更往前的联赛中,“闪上闪下”的情况完全消失了,U23球员有了更为稳定的进场时间。于是,今年联赛第一阶段总共14轮角逐中,每队的U23球员始终有了稳定的进场时间,较去年同期固然有显着增长。所以,不能因为U23球员进场时间累计算去年同期有显着增长,得出U23球员“体现要比去年更好”这样的结论。

实际上,今年U23球员因为政策的变化,总的进场人次516人、较去年同期的586人少了70人次;U23球员的进球总数22个、较去年同期还少一个。这两组数据几多也反映出现在U23球员的整体情况,在进场时间较去年同期增长了6800多分钟的情况下,进球数并未有显着增长,而且助攻数据也同样还不如去年同期。

造成这种情况,一方面是U23球员自己发展需要时间。由于已往这些年来,各职业俱乐部忽略了青少年球员的造就事情,如今的U23球员差不多都是10多年前开始踢球、走上职业之路的,其时的现实情况决议是整个一代甚至两代球员的基础并不理想,因而,即即是如今用“U23政策”掩护这些球员,也就只是让这些球员有更多的角逐时机,而这一代、两代球员的基础并不会因为有更多的角逐时机而发生基础性的改变。所以,“U23政策”的实施在短时间内很难评判好与坏,必须履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才气得出更为恰当的结论。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青东风暴”之类的说法,某种水平上也就成为了外界的“一厢情愿”。譬如,就以大连人队为例,外界一直在强调该队推行启用大量年轻球员,在磨炼队伍、为未来造就球员。但实际上,如果仔细检察大连人队在第一阶段的全部角逐,你会发现:大连人队多一名U23球员泛起在首发阵容中、少一名U23球员在首发阵容中,角逐的效果经常大相庭径。看上去多一名U23球员和少一名U23球员差异不大,但凭据“水桶理论”,实际却是所装的水“少”还是“更少”的庞大差异。年轻球员的发展需要支付价格。

贝尼特斯曾感伤:“在中国,球员18岁、20岁或21岁时才学我们小时候就知道的足球知识。太晚了!在中国,一个球员23岁还是年轻球员,但在欧洲,年轻球员是指17岁至20岁之间球员。两者之间存在庞大差距。”这其实已经很是清晰地解释了中国足球为什么要推行“U23政策”的原因。任何一名球员的发展,都需要经由千锤百炼、到达一定的训练时数、角逐场数,才有可能真正成熟起来。中国的青少年球员由于现在没有合理的竞训体系,只能到一线队来补原来在梯队中就应该学习的工具、应该接受的正式角逐的磨炼,所以U23球员自然就无法与欧洲同龄球员相比。在一线队经由四五年的“补课”、年事差不多26、7岁或者27、8岁时,其履历才相当于欧洲U20、U21球员的所履历过的,说句更通俗的,就是“脑子才开窍”。这也就决议了中国球员的成熟期更晚、黄金年事的时间也更短。从这个角度来说,继续执行“U23政策”是一种一定。

固然,在本土球员方面,值得关注的,恐怕还是上海申花队最后两轮的全华班首发阵容,并取得了两连胜,最终锁定争冠组席位。这虽然与对手实力相对较弱、同样外援缺阵有很大关系,可是,各队过于依赖外援、对本土球员没有足够的耐心与信心不无关系。就像毕津浩曾是一名高中锋,但进入一线队之后,基本就没有以中锋首发出战的时机,因为所效力的俱乐部锋线上位置全部都留给了外援,于是只能改打中后卫,偶然在最后时刻顶到前锋位置上。这也就在很大水平上抹杀了本土球员的才气。

可是,一旦外援前锋复出或者新引进的外援前锋到位,毕津浩恐怕依然还会被牺牲,因为作为一线队的主教练,他所需要卖力是球队的结果,而不是卖力球员的造就,谁能够资助其争取到好结果,固然启用谁。作为俱乐部或俱乐部的投资方,他所需要的是投资收效、需要有结果,造就人并不是其最终目的,这种性质和目的决议了本土球员更多地只能“被牺牲”。这就是现实的矛盾。这么多年来,中国足球就是在这种矛盾的重复之中逐渐迷失自己。所以,所谓的“换血”、“青东风暴”,在没有造就出一批可塑的、有质量的青年球员之前,最多也就是一厢情愿而已。

休整两周多之前,各队将重新聚集苏州与大连。在更有刺激性的第二阶段淘汰赛中,中超赛场上又会出现出怎样的一种情景?还是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一循环:特殊赛季特别现象 本土将士可喜仍需拼争

两轮:局势基本初定 争冠保级明确

1、中超大前瞻⑤:更新换代乃最佳良机

2、中超大前瞻④:新外援看重性价比 旧外援最后的疯狂?

3、中超大前瞻③:李霄鹏能否扛旗土帅大旗?

4、中超大前瞻②:14轮拿17分,可进争冠组拼冠军?

5、中超大前瞻①:赛制决议走势 “盘算”远胜“实力”?

6、中超赛程:难言孰优与孰劣 新赛制难造悬念

球员 外援 球队 中国 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