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射击 > 步枪

马世贤、林水实、丁祖喜义士,国庆快乐!

2020-10-01 07:43:20YWYF4942

【文/视察者网专栏作者 江紫辰】

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在纪念日前夕,中国和韩国双方协商告竣共识,韩方于9月27日向中方再次移交一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义士遗骸及相关遗物。

27日当天,第七批共117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义士遗骸及相关遗物返回中国,此次共交接117具义士遗骸和1368件相关遗物。在第7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义士遗骸及相关遗物发现三枚印章,划分是马世贤、林水实、丁祖喜。在多方努力之下,林水实、马世贤、丁祖喜三名志愿军义士的亲人已经全部找到。

9月27日,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礼兵将殓放志愿军义士遗骸的棺椁从专机上护送至棺椁摆放区。新华社记者 杨青 摄

凭据中华英烈网的信息:

马世贤,1927年生,籍贯河南洛阳孟津县。据相识,马世贤1950年3月参军入伍,参军前已经立室但未有子女,上有一个哥哥马玉朝,因病已经离世。马世贤有两个侄子,也均已去世,侄子的子女现在仍在孟津县向阳镇向阳村生活。

林水实、丁祖喜这两位义士都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第73师的,其中林水实义士是漳浦县沙西镇(今古雷港区)涂楼村人,1928年10月出生于贫苦的农民家庭,1949年4月到场革命,曾到场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随队伍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23军73师218团2营6连战士,1953年6月份牺牲。

林水实义士遗物。图片泉源:央视网

丁祖喜义士,1921年生,安徽芜湖无为市严桥镇人。1944年入伍,志愿军某部排长,1953年7月11日在朝鲜战场牺牲。丁祖喜义士家庭为单传,父亲名丁仁松,老人已经逝世。

据韩国方面的消息,这批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的掘客位置,许多位于朝鲜半岛中部韩国境内江原道铁原郡“箭头山”四周。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资料称该高地为281.2高地。随后笔者查阅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三军战史,发现在1953年6月下旬到7月上旬,志愿军第23军第73师正是以第218团主力抨击281.2高地,林水实、丁祖喜两位义士很有可能就是这次战斗牺牲的。

281.2高地是铁原西北的前哨阵地,在第五次战役中被敌人占领,之后志愿军组织队伍对该高地举行还击。在1952年10月份的时候,志愿军第38军衔命还击394.8高地、281.2高地。由于第38军第340团第7连文化教员谷中蛟(原国民党军的起义人员)叛变投敌,袒露了志愿军作战意图以及参战队伍和攻击时间等,韩军第9师团因此做了富足的准备。整个战斗,志愿军第38军战士们顶着敌军强大的炮火轰击下,抨击这两处高地。但由于种种原因,志愿军没有完成预期的目的。

而此时现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已于7月衔命入朝,10月上旬抵达元山地域,接替了第20军防务。到了1952年底,志愿军第23军衔命开赴铁原前线接替志愿军第38军防务,防御阵地正面宽29公里,纵深40公里,主要与美军第7师、韩军第2师团征战。1953年6月中旬,志愿军总部为了密切配合停战谈判,提倡金城战役,志愿军第23军衔命配合主要偏向作战。为了配合东线偏向作战,志愿军第23军刻意对韩军实施大规模的还击作战,部署第73师对281.2高地西北及无名高地的韩军展开还击作战。

韩军在此高地部署了第2师团防守,韩军心里十分清楚志愿军强悍的战斗力。一旦志愿军攻来,以一个师团防守有些力有未逮。因此韩军第2师团除了自身4个炮兵大队和一个重迫击炮中队外,美军第12炮兵营、第15炮兵营、第37炮兵营、第674炮兵营对第2师团给予支援。一共有上百门105毫米榴弹炮、155毫米榴弹炮,火力十分强大。

6月24日晚上,第73师第219团第8连先对281.2西北无名高地实施小规模还击,战斗中击毙韩第2师团30余人,俘虏1小我私家,大致相识了韩军在281.2高地的部署。6月29日,第73师第218团对281.2高地展开总攻。在志愿军猛烈打击下,韩军第2师团第32联队一部不得不退守到坑道里。破晓2时的时候,韩军第2重迫击炮中队猛烈射击,发射了800多枚炮弹,企图抨击被志愿军占领的阵地。志愿军也以炮火压制韩军,当晚扑灭敌人两个小队的军力。

志愿军第23军军长钟国楚

第二天上午11时30分,韩军为了夺回丢失的阵地,以第17联队第3大队配属第32联队作战。第18炮兵大队和第2重迫击炮中队集中火炮猛烈轰炸志愿军第218团阵地,然后第17联队第3大队第10中队向281高地猛攻,第32联队也派出一个小队协助作战。敌军猛烈的炮火轰击了15分钟后,又发射了大量烟雾弹。11时30分,韩军3个小队军力突入进攻,面临敌人猛烈的炮火,第218团以重机枪、迫击炮还击敌人。当天一连打退韩军连以下军力14次反扑。

战斗中,第218团通信连第1班步谈机员于树昌,冒着敌人炮火攻击,给上级汇报情况,协助我军炮兵有效地支援步兵作战,打垮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当敌人以一个连的军力困绕于树昌独自坚守的地堡时,他以无比英雄的气概,坚定冷静地呼叫炮兵:“向我开炮!向我开炮!”然后砸坏了步谈机和枪械,他直接突入敌人冲锋集群中,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壮烈牺牲。影戏《英雄后代》中的王成就是以于树昌为原型,塑造与再现了英雄的辉煌形象。

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惨烈的战斗连续到了晚上23时,韩军为了恢复阵地决议7月1日破晓,集中炮火轰击第218团。面临猛烈敌军猛烈的炮火,志愿军浴血奋战,为了淘汰不须要的伤亡,志愿军暂时撤出阵地。

志愿军第23军第73师鉴于敌人火力麋集,队伍先休整一下,然后集中炮兵再次实施抨击。敌人火力到底有多猛烈呢?其时美军险些全力支持韩军作战,海内生产的炮弹有几多向朝鲜运几多。在志愿军提倡的夏季战役中,美军炮兵在1953年6月消耗105毫米以上炮弹2710248枚、7月份消耗105毫米以上炮弹2000982枚。

而志愿军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三年时间一共才消耗105毫米以上榴弹炮弹1071000枚、75毫米、76.2毫米野战炮、山炮弹1704000枚。中国人民志愿军三年来山炮、野战炮、榴弹炮消耗的炮弹总和才和美军1953年6月份,一个月消耗的105毫米以上炮弹数量一样。

从这个数据比对不难看出,志愿军与美军在火力上的差距庞大,基础不在一个次元上,美军器力是志愿军上百倍、甚至是上千倍。志愿军战士所面临的难题,是生活在宁静年月的我们基础想象不到的。

7月6日,志愿军第23军第73师以75门火炮、3辆坦克支援第218团6个步兵连,对281.2高地前沿两个无名高地的敌人实施还击。此时韩军第2师团在281.2高地的军力从3其中队增加到5其中队,其前沿的北、西北两个无名高地,各以一个增强小队防守。根据师部署,第6连进攻北边无名高地,第2连进攻西北无名高地,其它各个连队担任与敌人重复争夺的作战任务,第217团第1营为预备队。

7月6日晚上,第218团第2连、第6连对韩军提倡还击,经由40多分钟的鏖战,全部占领了281.2高地前沿的两个无名高地,扑灭大部门敌人,被打瓦解的敌人退守坑道,计划顽抗到底。7日,北无名高地的敌人坑道被志愿军炸毁,西北无名高地坑道的敌人被志愿军全部扑灭,并打退敌人数百人的轮替进攻。

鏖战中,第6连第2排副排长李英才在指导员牺牲、队伍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主动指挥队伍,他迅速调整战斗队伍,鼓舞战士们英勇杀敌,一晚上击退敌人14次的抨击,扑灭敌人290余人。随后,第6连将阵地交给第4连,由第4连举行防守。

8日这天,敌军以两其中队的军力,向北无名高地举行疯狂进攻,被第8连一次又一次击溃。到了晚上,敌军集中一个大队军力猛烈打击志愿军第8连阵地,并占领了地面工事。随后第218团第7连在炮兵支援下前来增援,并指挥坑道内的队伍一起还击敌人。鏖战事后,志愿军恢复了阵地。7月9日,敌军再次反扑,一连进攻11次,都被第218团击溃。晚上,第218团第9连一个排和第1连4个班的军力对敌人实施还击,扑灭敌人一部。

战斗连续到11日2时,志愿军鉴于大扑灭敌人目的已经告竣,便胜利撤出战斗。整个战斗打垮敌人巨细反扑47次,扑灭敌人1500余人,俘虏7人。

胜利不是无价格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共牺牲2485人,负伤3635人。

而这些人,大多被掩埋在了异国他乡。今天,我们有能力以最崇敬的礼仪接他们回家,让他们也看到祖国的繁荣富强。举国同庆之日,我们不能忘记这些为了新中国独立、茂盛而牺牲的人们。

参考资料

1.《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二十三军军史》

2.《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3军战例选编》

3.《劲旅雄狮第23军》

4.《朝鲜战争》第5卷

5.《抗美援朝战争后勤履历总结》

6.《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

【文/视察者网专栏作者 江紫辰】

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在纪念日前夕,中国和韩国双方协商告竣共识,韩方于9月27日向中方再次移交一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义士遗骸及相关遗物。

27日当天,第七批共117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义士遗骸及相关遗物返回中国,此次共交接117具义士遗骸和1368件相关遗物。在第7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义士遗骸及相关遗物发现三枚印章,划分是马世贤、林水实、丁祖喜。在多方努力之下,林水实、马世贤、丁祖喜三名志愿军义士的亲人已经全部找到。

9月27日,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礼兵将殓放志愿军义士遗骸的棺椁从专机上护送至棺椁摆放区。新华社记者 杨青 摄

凭据中华英烈网的信息:

马世贤,1927年生,籍贯河南洛阳孟津县。据相识,马世贤1950年3月参军入伍,参军前已经立室但未有子女,上有一个哥哥马玉朝,因病已经离世。马世贤有两个侄子,也均已去世,侄子的子女现在仍在孟津县向阳镇向阳村生活。

林水实、丁祖喜这两位义士都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第73师的,其中林水实义士是漳浦县沙西镇(今古雷港区)涂楼村人,1928年10月出生于贫苦的农民家庭,1949年4月到场革命,曾到场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随队伍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23军73师218团2营6连战士,1953年6月份牺牲。

林水实义士遗物。图片泉源:央视网

丁祖喜义士,1921年生,安徽芜湖无为市严桥镇人。1944年入伍,志愿军某部排长,1953年7月11日在朝鲜战场牺牲。丁祖喜义士家庭为单传,父亲名丁仁松,老人已经逝世。

据韩国方面的消息,这批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的掘客位置,许多位于朝鲜半岛中部韩国境内江原道铁原郡“箭头山”四周。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资料称该高地为281.2高地。随后笔者查阅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三军战史,发现在1953年6月下旬到7月上旬,志愿军第23军第73师正是以第218团主力抨击281.2高地,林水实、丁祖喜两位义士很有可能就是这次战斗牺牲的。

281.2高地是铁原西北的前哨阵地,在第五次战役中被敌人占领,之后志愿军组织队伍对该高地举行还击。在1952年10月份的时候,志愿军第38军衔命还击394.8高地、281.2高地。由于第38军第340团第7连文化教员谷中蛟(原国民党军的起义人员)叛变投敌,袒露了志愿军作战意图以及参战队伍和攻击时间等,韩军第9师团因此做了富足的准备。整个战斗,志愿军第38军战士们顶着敌军强大的炮火轰击下,抨击这两处高地。但由于种种原因,志愿军没有完成预期的目的。

而此时现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已于7月衔命入朝,10月上旬抵达元山地域,接替了第20军防务。到了1952年底,志愿军第23军衔命开赴铁原前线接替志愿军第38军防务,防御阵地正面宽29公里,纵深40公里,主要与美军第7师、韩军第2师团征战。1953年6月中旬,志愿军总部为了密切配合停战谈判,提倡金城战役,志愿军第23军衔命配合主要偏向作战。为了配合东线偏向作战,志愿军第23军刻意对韩军实施大规模的还击作战,部署第73师对281.2高地西北及无名高地的韩军展开还击作战。

韩军在此高地部署了第2师团防守,韩军心里十分清楚志愿军强悍的战斗力。一旦志愿军攻来,以一个师团防守有些力有未逮。因此韩军第2师团除了自身4个炮兵大队和一个重迫击炮中队外,美军第12炮兵营、第15炮兵营、第37炮兵营、第674炮兵营对第2师团给予支援。一共有上百门105毫米榴弹炮、155毫米榴弹炮,火力十分强大。

6月24日晚上,第73师第219团第8连先对281.2西北无名高地实施小规模还击,战斗中击毙韩第2师团30余人,俘虏1小我私家,大致相识了韩军在281.2高地的部署。6月29日,第73师第218团对281.2高地展开总攻。在志愿军猛烈打击下,韩军第2师团第32联队一部不得不退守到坑道里。破晓2时的时候,韩军第2重迫击炮中队猛烈射击,发射了800多枚炮弹,企图抨击被志愿军占领的阵地。志愿军也以炮火压制韩军,当晚扑灭敌人两个小队的军力。

志愿军第23军军长钟国楚

第二天上午11时30分,韩军为了夺回丢失的阵地,以第17联队第3大队配属第32联队作战。第18炮兵大队和第2重迫击炮中队集中火炮猛烈轰炸志愿军第218团阵地,然后第17联队第3大队第10中队向281高地猛攻,第32联队也派出一个小队协助作战。敌军猛烈的炮火轰击了15分钟后,又发射了大量烟雾弹。11时30分,韩军3个小队军力突入进攻,面临敌人猛烈的炮火,第218团以重机枪、迫击炮还击敌人。当天一连打退韩军连以下军力14次反扑。

战斗中,第218团通信连第1班步谈机员于树昌,冒着敌人炮火攻击,给上级汇报情况,协助我军炮兵有效地支援步兵作战,打垮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当敌人以一个连的军力困绕于树昌独自坚守的地堡时,他以无比英雄的气概,坚定冷静地呼叫炮兵:“向我开炮!向我开炮!”然后砸坏了步谈机和枪械,他直接突入敌人冲锋集群中,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壮烈牺牲。影戏《英雄后代》中的王成就是以于树昌为原型,塑造与再现了英雄的辉煌形象。

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惨烈的战斗连续到了晚上23时,韩军为了恢复阵地决议7月1日破晓,集中炮火轰击第218团。面临猛烈敌军猛烈的炮火,志愿军浴血奋战,为了淘汰不须要的伤亡,志愿军暂时撤出阵地。

志愿军第23军第73师鉴于敌人火力麋集,队伍先休整一下,然后集中炮兵再次实施抨击。敌人火力到底有多猛烈呢?其时美军险些全力支持韩军作战,海内生产的炮弹有几多向朝鲜运几多。在志愿军提倡的夏季战役中,美军炮兵在1953年6月消耗105毫米以上炮弹2710248枚、7月份消耗105毫米以上炮弹2000982枚。

而志愿军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三年时间一共才消耗105毫米以上榴弹炮弹1071000枚、75毫米、76.2毫米野战炮、山炮弹1704000枚。中国人民志愿军三年来山炮、野战炮、榴弹炮消耗的炮弹总和才和美军1953年6月份,一个月消耗的105毫米以上炮弹数量一样。

从这个数据比对不难看出,志愿军与美军在火力上的差距庞大,基础不在一个次元上,美军器力是志愿军上百倍、甚至是上千倍。志愿军战士所面临的难题,是生活在宁静年月的我们基础想象不到的。

7月6日,志愿军第23军第73师以75门火炮、3辆坦克支援第218团6个步兵连,对281.2高地前沿两个无名高地的敌人实施还击。此时韩军第2师团在281.2高地的军力从3其中队增加到5其中队,其前沿的北、西北两个无名高地,各以一个增强小队防守。根据师部署,第6连进攻北边无名高地,第2连进攻西北无名高地,其它各个连队担任与敌人重复争夺的作战任务,第217团第1营为预备队。

7月6日晚上,第218团第2连、第6连对韩军提倡还击,经由40多分钟的鏖战,全部占领了281.2高地前沿的两个无名高地,扑灭大部门敌人,被打瓦解的敌人退守坑道,计划顽抗到底。7日,北无名高地的敌人坑道被志愿军炸毁,西北无名高地坑道的敌人被志愿军全部扑灭,并打退敌人数百人的轮替进攻。

鏖战中,第6连第2排副排长李英才在指导员牺牲、队伍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主动指挥队伍,他迅速调整战斗队伍,鼓舞战士们英勇杀敌,一晚上击退敌人14次的抨击,扑灭敌人290余人。随后,第6连将阵地交给第4连,由第4连举行防守。

8日这天,敌军以两其中队的军力,向北无名高地举行疯狂进攻,被第8连一次又一次击溃。到了晚上,敌军集中一个大队军力猛烈打击志愿军第8连阵地,并占领了地面工事。随后第218团第7连在炮兵支援下前来增援,并指挥坑道内的队伍一起还击敌人。鏖战事后,志愿军恢复了阵地。7月9日,敌军再次反扑,一连进攻11次,都被第218团击溃。晚上,第218团第9连一个排和第1连4个班的军力对敌人实施还击,扑灭敌人一部。

战斗连续到11日2时,志愿军鉴于大扑灭敌人目的已经告竣,便胜利撤出战斗。整个战斗打垮敌人巨细反扑47次,扑灭敌人1500余人,俘虏7人。

胜利不是无价格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共牺牲2485人,负伤3635人。

而这些人,大多被掩埋在了异国他乡。今天,我们有能力以最崇敬的礼仪接他们回家,让他们也看到祖国的繁荣富强。举国同庆之日,我们不能忘记这些为了新中国独立、茂盛而牺牲的人们。

参考资料

1.《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二十三军军史》

2.《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3军战例选编》

3.《劲旅雄狮第23军》

4.《朝鲜战争》第5卷

5.《抗美援朝战争后勤履历总结》

6.《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

志愿军 高地 敌人 义士 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