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柔道 > 女子柔道

南怀瑾先生:民主难,法治也不易

2020-09-16 11:23:25YWYF2773

人事行政

我们讨论到正题上来。孟子和齐宣王之间,“打太极拳”也好,“打篮球”也好,两小我私家推来推去,看来蛮好玩,也都蛮可怜。但齐宣王始终很尊重孟子,只管他不接受孟子的意见施行王道,自然他有他不得已的心事。而孟子也真的看中了齐宣王,其实齐宣王也真是蛮可爱的。在战国时代的各国诸侯中,讲实在话,齐宣王是比力好的一个。

现在,孟子和齐宣王两小我私家推了半天,都推不出一个明堂来,于是孟子改变拳路,拿出大洪拳,硬碰上去。

孟子谓齐宣王曰:“王之臣,有托其妻子于其友,而之楚游者,比其反也,则冻馁其妻子,则如之何?”

王曰:“弃之。”

曰:“士师不能治士,则上。之何?”

王曰:“已之。”曰:“四境之内不治,则如之何?”王顾左右而言他。

有一天,孟子对齐宣王说,假定你齐宣王的部下中,有一位大臣,把自己的妻子后代,托给一位朋侪照顾,自己到楚国去会见,等到他出国回来的时候,妻子后代都已经冻死饿死了。像这样的朋侪该怎么办呢?

齐宣王说,对于这样的朋侪,很简朴,不理他。孟子又说,如果你下面的执法官员,没有好好尽职做事,那你怎么办?齐宣王说,那只有免了他的职位。孟子于是紧随着问,那么一个国家的不安宁,这个责任问题怎么办?齐宣王被他这么一来,大洪拳的打法太硬,吃不用了,只好不理他,随便找个其他的话题,岔已往。齐宣王此时似乎和孟子下象棋,被将了一军,进退维谷,下不了台了。

孟子见齐宣王曰:“所谓祖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王无亲臣矣。昔者所进,今日不知其亡也。”

王曰:“吾何以识其不才而舍之?”

曰:“国君进贤,如不得已,将使卑逾尊,疏通戚,可不慎与?左右皆曰贤,未可也;诸医生皆曰贤,未可也;国人皆曰贤,然后察之;见贤焉,然后用之。左右皆回不行,勿听;诸医生皆曰不行,勿听;国人皆曰不行,然后察之;见不行焉,然后去之。左右皆曰可杀,勿听;诸医生皆曰可杀,勿听;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察之;见可杀焉,然后杀之。故曰:‘国人杀之也。’如此,然后可以为民怙恃。”

孟子将了一军之后,接着就使出柔道,以致西洋拳击,硬拼硬打的都上场了。这个时候,或许孟子也看出苗头差池,准备收拾行李要走路了。(这是孟子第一次脱离齐国。)所以又一次对齐宣王说:

所谓历史悠久的国家,不是指年月的久远,而是指文化基本的深厚,因此,参天的古木,不足以代表文化祖国的气息。兼备功勋德业的世臣,才是一个文化祖国的精神楷模。现在您不光没有这一类的大臣,就是连真心忠于您,亲近您,而值得信任的臣子也没有。已往有人推荐了人才给您,虽然您也立刻任命,可是过不了两天,把这小我私家的名字都忘记了,甚至于他因不被重用,悄悄脱离了您,您都不知道。这怎么可以?

实际上,齐宣王最大的毛病,在于他不能真心信任臣下。厥后他的儿子——齐湣王继位,变本加厉,更不能全心全意信任重臣。苏秦的弟弟苏代看出了他的弱点,陈诉了燕昭王,于是燕国打败了齐国,使齐国一蹶不振,险些至于亡国。这一次,齐宣王很可能被孟子上一次大洪拳式的谈话,打得太厉害,答不出话来以后,齐宣王把他冷落在一旁,两人可能良久没有晤面了。

齐宣王听孟子这么说,也只好搪塞地问,我下面那么多人,我怎么知道谁欠好,应该免了他,不用他呢?我实在无法考核啊!孟子说,用人原来是有人事制度,可根据制度管理的,可是真遇到人才的话,就不要拘泥陋习,应该越级拨用,使得不尽其才。接着孟子就对人事考核的几项原则,作个解说。

这个原则,孔子也曾经提到,在《论语》中有过纪录。孟子的看法和他完全一样。他说有一小我私家,如果您左右的人都说他好,您不行以因此认为他好;您的高级干部们也说他好,您还是不行以认为他就真好;纵然全国的人都说他好,您还是要慎重,加以考察,考察的效果,发现他真的很好,然后再用他。

相反地,对于欠好的人,也要这样一一查询,再经由仔细的审核,发现了他简直很坏,实在可恶,然后才可以不用他。这样,纵然您下下令杀了这个犯罪的人,也即是是全国的人要杀他的,谁也不会怨恨您。要做到了这个样子,然后才可以为民怙恃。

其实一个国家的向导人,把全国老黎民,看成自己的子弟,予以修养敬服,使他们安身立命,这就是老黎民最好的怙恃官。后世的人怕冒犯帝王,而说父母官为民怙恃,就是脱胎于此,演变而来。

现在我们再次深入研究这段文章,这章书,是孟子在齐梁之间自己的条记,至少也是门人记载,或者经由他自己看过、审定过的。可是这一段的内容,似乎是凌空而来,与前后文的内容都不相衔接,没有关连。据我研究的看法,孟子和齐宣王两小我私家,一路打“太极拳”玩推手,推来推去,推到最后,孟子忍不住,突然猛击一拳,“跆拳”都上了。“跆拳”一上,齐宣王被打怕了,爽性反面孟子晤面。

隔了一段时间,孟子有一天硬是轧一脚进去。见了面,孟子又改变拳路,来一套“形意拳”,骂他一顿。这就是上面的一段话。这一段的开场白即是说,你请了客人来,又不请他入席,这怎么可以呢?固然孟子欠好意思说自己是圣人,只说他请来的人,如果悄悄地脱离,他都市不知道。而齐宣王对他的回复——并不问有哪一位圣人贤人我没有用他,只说:“吾何以识其不才不丽舍之?”我怎么知道谁是脓包而教他走路呢?这句话使得身为贵宾的孟子,听来很是尴尬。孟子自己知道,很难在齐国再待下去了,可能很快就要走路了。所以才有“国人皆曰贤”、“国人皆曰不行”、“国人皆曰可杀”这三段话。因为孟子前面的“士师不能治士”和“四境之内不治”这两句话,把齐宣王和大臣们都骂进去了。这一拳是打得很重的。

可见这时,齐宣五左右,阻挡孟子的人许多,甚至可以怀疑,包罗稷下先生们,以及推行合纵计划的,如苏秦方面的人,甚至孟尝君的门下客,都可能从中捣鬼。从孟子强调“国人皆曰可杀”的话,可见他们攻击孟子,险些到了非去之而不甘愿宁可的水平。千古以来,政治上的倾轧,都是如此。小人与小人之争,是为了权势利害;君子与君之争,则是为了思想意见差别。历史的成败关键,往往就种因于此。古今中外,都跳不出这个圈子,深为可叹!

高明柔克

说到这里,又使人想起清初乾隆时代的重臣孙嘉涂一篇奏议,也就是后人称为《三习一弊疏》的大文章。厥后曾国藩到了功成名遂,威望足以震主的时候,他从实际人生的履历中瞻顾上下左右,突然想到了这篇文章,极为主张大家去细读。一方面是对湘军中如他的兄弟曾国荃等将领而发,一方面也是希望清廷能够警醒,不要生起疑忌之心。

其实,任何一个事业的主脑人物,到了功成名就的时候,都可能有这种情形发生。无论是政治财经上的向导人物,或工商业的巨子,以致学术教育界的权威,都必须一读此文,深切省察,以永保乐成。

有一点我们要知道的,孙嘉淦的《三心一弊疏》,是对升平时世的明主,如乾隆一类的老板讲的。换言之,中人以下的历代职业帝王们,还不足以语此。忠言逆耳,古有明训。讲话虽然不容易,能够接受,能够听话的更难。只有高明的人,才肯接受逆耳之言。孙嘉淦的学养人品,素以审慎谨愿著称。如果他遇到的主子不是乾隆,或许也不会有这个奏本了。

因为孟子对齐宣王讲了这段话,使人想起距离孟子两千年后,有孙嘉淦指出,身处如齐宣王一样的情况和职位的人,应当要自己警惕的重点。所以特别附录原文,以供大家参考研究。

孙嘉淦《三习一弊疏》

孙嘉淦,字锡公,山西兴县人。康熙癸已进士,官至协办大学士,谥文定。

此疏乾隆元年上。曾文正公《鸣原堂论》文云:

“乾隆初,鄂、张两相国当国,蔡文勤辅翼圣德,高宗智慧天亶,如旭日初升,四海清明。每诏谕颁示中外,识者以比之典漠誓诰。独孙文定公,以不自是匡弼圣德,可谓忧盛危明,以道事君者矣。纯庙御字六十年,盛德大业,始终不懈,未必非此疏神使高深。厥后嘉庆元年,道光元年,臣僚皆抄此疏进呈。至道光三十年,文宗登极,寿阳相国祁寯藻亦抄此疏进呈。余在京时,闻诸士友多称此疏为本朝奏议第一,余以其文气,不甚高古,稍忽易之。近所细加纳绎,其所云三习一弊,凡中智以上,大略皆蹈此弊,而不自觉。而所云自是之根不拔,黑白可以转色,工具可以易位,亦非绝大智慧猛加省惕者,不能道。余与沉弟忝窃高位,多闻谀言,所闻三大习者,余自反实难免。沉弟属官较少,此习较浅,然亦不行不预为之防。吾昆弟各录一通于座右,亦小宛诗人迈征之道也。”

孙嘉淦《三习一弊疏》

臣一介庸愚,学识浅陋,荷蒙风纪重任,日夜惊惶。思竭愚夫之千虑,仰赞高深于万一。而数月以来,捧读上谕,仁心仁政,悄切周详,凡臣民之心所欲,而口不敢言者,皇上之心而已。皇上之心,仁孝诚敬,加以明恕,岂复尚有可议。而臣犹欲有言者,正于心无不纯,政无不善之中,而有所虑焉,故过计而预防之也。

今夫治乱之循环,如阴阳之运行。坤阴极盛而阳生,乾阳极盛而阴始。事当极盛之际,必有阴伏之机。其机藏于至微,人不能觉。而及其既著,遂积重而不行退。此其问有三习焉,不行不慎戒也。

主德清则臣心服而颂,仁政多则民身受而感。出一言而盈廷称圣,发一令而四海沤歌。在臣民原非献谀,然而人君之耳,则熟于此矣。耳与誉化,匪誉则逆,故始而匡拂者拒,继而木讷者厌,久而颂扬之不工者亦绌矣。是谓耳习于所闻,则鼓谀而恶直。

上愈智则下愈愚,上愈能则下愈畏。趋跄谄胁,顾盼而皆然。免冠叩头,应声而即是。在臣工以为尽礼,然而人君之目,则熟于此矣。目与媚化,匪媚则触。故始而倨野者斥,继而严惮者疏,久而便辟之不巧者亦忤矣。是谓目习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

敬求天下之士,见之多而以为无奇也,则高己而卑人。慎办天下之务,阅之久而以为无难也,则雄才而易事。质之人而不闻其所短,返之己而不见其所过。于是乎意之所欲,信以为不逾,令之所发,概期于必行矣。是谓心习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

三习既成,乃生一弊。何谓一弊?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

今夫进君子而退小人,岂独三代以上知之哉?虽叔季之主,临政愿治,孰不思用君子。且自智之君,各贤其臣,孰不以为吾所用者必君子,而决非小人?乃卒于小人进而君子退者,无他,用才而不用德故也。

德者君子之所独,才则小人与君子共之,而且胜焉。语言奏对,君子讷而小人佞谀,则与耳习投矣。奔走周旋,君子拙而小人便辟,则与目习投矣。即保事考劳,君子孤行其意,而耻于言功,小人巧于迎合,而工于显勤,则与心习又投矣。

小人挟其所长以善投,人君溺于所习而不觉,审听之而其言人耳,谛观之而其貌悦目,历试之而其才称乎心也。于是乎小人不约而自合,君子不逐而自离,夫至于小人合而君子离,其患岂可胜言哉!

而揆厥所由,皆三习为之蔽焉。治乱之机,千古一辙,可考而知也。

我皇上圣明首出,无微不照,登庸耆硕,贤才汇升,岂惟并无此弊,亦并未有此习。然臣正及其未习也而言之;设其习既成,则有知之而不敢言,抑可言之而不见听者矣!

今欲预除三习,永杜一弊,不在乎外,惟在乎心,故臣愿言皇上之心也。语曰:“人非圣人,孰能无过。”此浅言也,夫圣人岂无过哉?惟圣人尔后能知过,惟圣人尔后能悔改。孔子曰:“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大过且有,小过可知也。

圣人在下,过在一身;圣人在上,过在一世。书曰:“黎民有过,在予一人。”是也,文王之民无冻馁,而犹视以为如伤,惟文王知其伤也。文王之易贯天人,而犹望道而未见,惟文王知其未见也。

贤人之过,贤人知之,庸人不知。圣人之过,圣人知之,贤人不知。欲望人之绳愆纠谬,而及于所不知,难已!故望皇上之圣心肾凛之也。

危微之辨精,尔后知执中难允。怀保之愿宏,尔后知民隐难周。谨几存诚,退之己而真知其不足。老安少怀,验之世而实见其未能。夫尔后然不敢以自是,不敢自是之意,流贯于用人行政之间,夫尔后知谏净切磋者,爱我良深,而谀悦为容者,愚己而陷之阱也。

线人之习除,而便辟善柔便佞之态,一见而若浼。取舍之极定,而嗜好宴安功利之说,无缘以相投,夫尔后治臻于郅隆,化成于久道也。

否则,而自是之根不拔,则虽敛心为慎,慎之久而觉其无过,则谓可以少宽。励志为勤,勤之久而觉其有功,则谓可以稍慰,夫贤良辅弼,海宇升平,人君之心稍慰,而欲少自宽,似亦无害于天下。而不知此念一转,则嗜好宴安功利之说,渐入耳而不烦。而便辟善柔便佞者,亦熟视而不见其惋惜。久而习焉,忽不自知,而为其所中,则黑白可以转色,而工具可以易位。所谓机伏于至微,而势成于不行返者,此之谓也。是岂可不慎戒而预防之哉。

《书》曰:“满招损,谦受益。”又曰:“德日新,万邦为怀;志自满,九族乃离。”大学言,见贤而不能举,见不贤而不能退。至于好恶拂人之性,而推所由失,皆因于骄泰。满于骄泰者,自是之谓也。

由此观之,治乱之机,转于君子小人之进退。进退之机,握于人君一心之敬肆,能如非,则心不期敬而自敬,不见过,则心不期肆而自肆。敬者君子之招,而治之本。肆者小人之媒,而乱之阶也。然则沿流溯源,约言蔽义,惟望我皇上时时事事,常存不敢自是之心,而天德王道,举不外于此矣。语曰:“狂夫之言,而圣人择焉。”臣幸生圣世,昌言不讳,敢故竭其狂瞽,伏惟皇上包容而垂察焉,则天下幸甚!

关于孟子这一节,除了上面所讲的大义以外,另外遐想到几个重点,可以加以讨论。

世臣巨族门第之见

第一,是孟子对齐宣王提拔人才,引进人才的用人制度问题。由本节文字上“所谓祖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的措词看来,再加以历史上对历代人事行政的纪录来参考,大凡要奠基一个新时代,开创一个新局势的时候,用人都不是依照治平时候的人事制度,都有一番新的气象、新的局势。等到天下安宁以后,加上时间的历炼,用人行政便不能不上轨道,要依循某种人事制度法例来进用,这也是古今不移的演变。一种制度施行久了,徐徐纰漏就出来了,这是一定的趋势。

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国家,故门第族,元勋遗荫,通常在政权体制的陋习下,演酿成左右政权,独霸朝政的形势,成为政坛上的大负担、大障碍,这也是历史上一定的趋势。例如两汉以后直到魏晋南北朝,士族门阀的权势,影响了四五百年的人事结构。

唐代新兴,在开创基业的时候,一个新的局势打破了这种陋习。但自唐太宗以选举考试取士以后,经由历史年月的累积,门第世臣的弊病还是照样发生。在盛唐的时候,如众所周知的李白、韩愈等名士,求取功名之初,还不是随处上书,希望那些有名的世臣们加以提拔。也有少数文武人才,是靠世臣故家的赏识,所谓“拔识于稠人”之中的,因此成为千秋韵事。“稠人”就是普通的群众的意思。如郭子仪在未得志时,由于李白的推重,才被重用。厥后李白犯了死罪,靠郭子仪以身家性命力保而解围。这些历史资料,就是古今中外、千秋人情的种种反映。

到了晚唐的时候,在政坛上就有著名的牛(僧孺)、李(德裕)党派之争。李德裕乐于提拔平民身世的寒士们,即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起用新人,厥后李德裕被世族牛僧孺一派推翻,而内阁改组之后,被贬逐到岭南去。其时有“八百孤寒齐下泪,一时回首望崖州”的名诗,就是纪录晚唐历史上这一事件。等而下之,宋、元、明、清,每个历史朝代,这些同类的故事的重演,触目皆是。其中比力最为悲凉严重的,那即是历史上有名的党铜之祸。

派系党祸之争

第二,是孟子讲到身为一个向导人的用人之道。无论是人才或非人才,好人或坏人,一个向导不能随便听信人言。甚至全国人都说其人可杀或可用,也不能受到群众情绪的影响。必须由“明主”来自决自裁。这种用人行政之道,在历代帝王专制的史实上,有太多数不清的资料。尤其中国历史的史家,特别强调历代的明主、贤君们在用人行政上的“不次之擢”——就是不照陋习法律提拔人才。

可是话说回来,引用人才的最后取决裁定之权,全仗明主、贤君们的智慧智慧,由他自己的好恶来选择,也实在太难了。到底明主之所谓“明”,贤君之所谓“贤”,他的明,他的贤,到了什么水平?而且真明真贤之主究竟有几多?实在都是问题。历史上最令人推崇的唐太宗,他也亲自在诗上说:“待子心肯日,是汝运通时。”这是极权性的坦白表达。他说,等到哪一天我心里兴奋,愿意给你官做,给你富贵的时候,你的好运气就来了。以李世民之英才,尚且如此,况且等而下之的平庸之主呢!

在已往的历史上,因为人事制度不上轨道,取予裁夺,升降生杀之权,往往系于人主一时的喜怒,或出自党派的倾轧。因此,历史上冤死的人才,也是数不清的。在升平的时代,如唐、宋的党争,所谓君子与君子们在学术思想意见的争执,而形成政权上的倾轧倾轧。末落的时代,则有如汉朝、明朝的党祸与派系之争。至于晚唐五代的浊世,好恶生杀之权,完全出于人主们的自决,那就更惨不行言了。这种历史的事实也许多,我们只要看看晚唐诗人杜荀鹤吊丧朋侪的几句诗,便可知道了。

杜的诗说:“杀戮眼中皆名士,几人牢固到黄泉。”以及他的“四十年来人杀尽,似君埋少不埋多。”再加上唐末道人钟离权一首诗:“莫厌追欢笑语频,寻思离乱可伤神。闲来屈指重新数,得见升平有几人。”这是何等悲伤的局势啊!固然,这些都是浊世的现象,似乎与本题不大相关,其实是有关的。

随便信手举几个大家容易知道的史实来说,如刘宋时代的杀檀道济,宋代的杀曲端、岳飞,甚至如明代的杀于谦等等公案,这些罪过,都是由于人主们专权裁决之过。历史上在政坛的冤狱,岂只是少数而已!

至于由派系倾轧、政见不合所造成的,如宋代洛蜀两党之争,都标榜圣贤之学。如二程夫子等人与王安石,以至到苏东坡,这些正反双方人物,总不能算是坏人吧!而任侠好义的苏东坡,险些也身遭不测,如果不是宋神宗的祖母太皇太后再三维护,恐怕苏东坡的性命,也早已不保了!我们且看看苏东坡最倒霉的时候,关在牢里,听到要被杀头的谣言,很是恐惧痛苦而作的诗。这时唯一令他慰藉的,是浙江杭州一带的人们,为了他,请僧人羽士念经,替他祈求消灾免难。他的诗说:

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满先偿债,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独伤神。

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

柏台霜气夜凄凄,几动琅珰月向低。

梦绕云山心似鹿,魂惊汤火命如鸡。

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后牛衣愧老妻。

百岁神游定那边?桐卿知葬浙江西。

他在狱中做了这两首诗,自题为:“予以事系御史台狱,狱吏稍见侵,自度不能堪死狱中,不得一别子由,故作二诗,授狱卒梁成,以遗子由。”

最后又自注:“狱中闻杭(州)湖(州)间民,为余作解厄道场累月,故有此句。”他作了这两首诗,托付看守的狱卒梁成寄给他的兄弟,固然被侦察的人员拿到,不知道如何又传到宋神宗那里去了,天子看了也很惆怅,便说:“我并没有一定要他死啊!”因此反而没有事被释放了。以苏东坡的旷达才情,真遇到要命的时候,也还是说:“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甚至也会:“梦绕云山心似鹿,魂惊汤火命如鸡。”是何等的可怜。像这一类的事件,又完全靠谁人为人主的天子在左右大臣们皆曰可杀时,作了智慧睿智的决议,平反了他的冤枉。固然,最大的影响,还是天子的老祖母。所以当太皇太后死时,苏东坡痛苦极了,他又写下两首名诗:

巍然开济两朝勋,信矣才难十乱臣。

原庙团应调百世,先王何止活千人。

和熹未圣犹贪位,明德惟贤不及民。

月落风悲天而泣,谁将椽笔写光尘。

未报山陵国士知,绕林松柏已猗猗。

一声恸哭犹无所,万死酬恩更有时。

梦里天衢落云仗,人间雨泪变彤帷。

关睢卷耳平生事,白酋累臣正坐诗。

自注题为:“十月二十日,恭闻太皇太后升遐,以轼罪人,不许成服,欲哭则不敢,欲泣则不行,故作挽词二章。”这里所说的太皇太后,是宋神宗的祖母,也是历史上有名的贤后。她是名将名臣曹彬的孙女。他在诗中所说“先王何止活千人”,是指在宋史上,仁宗天子和皇后,简直是很了不起的。应该说,都是读通了孔孟之学的吧!

我们牵扯了这些历史故事,都是为了讨论孟子和齐宣王对话的主题。固然,最重要的,由此可见孟子其时在齐国受倾轧、受威胁的严重性,所以有不得不走的趋势,同时他所说对于用人行政的主旨,在其时封建制度的君主专权之下,欠好太明确流露出君主必须要尊重人民,实行民主法治。但今日民主法治的要义,也已经隐约在其中矣。

民主难,法治也不易

第三,讲到选拔人才和用人的民主法治,我们拿孟子在这一节说话中的语意,来证之于近代和现代西方文化民主法治下的种种形态,也会有许多的感想。已往历史上一切的决议权,都取决于君王,实在是不合理,毛病很大也许多。但真正的全民民主可也真难说,要讲真正的全民民主,先决的条件,除非是真正做到全民都是圣贤。至少要全民的教育水准、学识修养都能到达一致的水平才可以。

否则,千万不要忘了群众有时简直是很盲从盲动的。众人之纷纷,不如一士之愕愕,那也是不行否认的事实。所以国人皆日如何如何,也并不见得就是真正的是非善恶。因此一个强有力的君主,他的主张简直具有百分之百决议性的影响,这就必须靠君主的智慧睿智了。我们放眼看今日西方文化的民主,尤其如美国模式的民主,群众所公认选举的,又何尝一定全是好的?至于幕后利用在资本家手里的暗潮,更不必谈了。

现在转回来再说孟子其时对齐宣王说这一段话的时候,他虽然不像我们上面所讨论的三点那样具有严重的威胁,但齐宣王已经很不是味道了。总之,无论是天下大事如国家的拔用人才,小则如一个公司行号,以致一个小小团体,人挤人,人排人,总是难免的。因为人这个生物,天生就是如此不成器的。所以一个当主管的、当家的,一定要切记“士无论贤愚,入朝则必遭谗。女无论妍媸,入宫则必遭嫉”的原则,然后处之以仁义,运用以智慧德术,或者效果会好得多。

齐宣王问曰:“汤放桀,武王代纣,有诸?”

孟子对曰:“于传有之。”

曰:“臣武其君可乎。”

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对圣人怀疑的趣话

上一次孟子打形意拳式的讲话,或许说得齐宣王也有点欠好意思了,于是有一次和孟子谈起来,他问孟子,商汤把夏桀流放到南巢去,武王发兵牧野攻伐纣王,有这件事吗?夏朝的末代天子桀最残暴,弄得民不聊生,于是他的大臣成汤兴起,把桀赶到蛮荒的南巢去,汤取而代之做了君王,称为商朝。而殷商的最后一代后帝纣王,也是因为残暴,而周武王起兵把他杀掉,也取而代之,这是公共都知道的已往两次历史上所谓真正的革命。现在齐宣王对这历史革命发生了怀疑,而提出来问孟子,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

怀疑历史是件有趣的事,写《厚黑学》的四川人李宗吾,又自称是“厚黑教主”。所谓“厚黑”,脸厚心黑也。这位“教主”也是我相识中的老一辈朋侪,其实他本人一点也不厚黑,可以说还很老实,只是喜欢写反面文章来讽世而已。这位怪才,也是怀疑尧舜之为圣人的问题,还说这是他的发现,其实他前辈同宗明朝的李卓吾,已经开其先例。另有明朝末期的一些名士,也曾提出尧舜的禅位问题来讨论过。《木皮散客鼓词》里也是怀疑尧舜的,其中有一段就说到尧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无能,怕他未来保不住山河,被不相干的人夺去,就太惋惜了,而见到舜很孝顺,又有能力,所以就把自己两个女儿嫁给舜,把舜收为了自己的女婿,女婿是有女婿之分,由女婿即位做了天子,那么自己的儿孙,还是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而李宗吾的《厚黑学》立论,却完全是从李卓吾和《木皮散客鼓词》上学来的,惋惜他死了,如果还在的话,见了面,我可一定要骂他不老实,侵夺了别人的著作权。其实对于历史的怀疑,由本文便可证明齐宣王在谁人时候,就已经提出来了。

孟子遇到这个问题,知道不大好回复,可是他答得很高明,完全用外交词令说,在古书上是这么说的。言外之意,还可能“待考”呢!齐宣王说:这不是臣属的叛逆行为吗?为人臣怎么可以杀国君呢——齐宣王可忘记了,他回家的上代田和,何尝不是这样把姜太公的子女吕贷——齐康工送到海边,而篡了王位而当起齐威王来,吕氏主祀就此隔离的。

但孟子对于这个问题的谜底,作了历史性的解释,对中国文化的政治哲学,提出了两个看法。他说,这不是巨弑君,不是叛逆。只要一个国家的向导人违反了仁道,就算是坏人,就叫“贼”,不够资格做向导人。违反了破坏了义理和道义的,就叫做“残”,他是冷漠无情的、是心智不完整的、精神有缺陷的人。这种贼仁残义的人,就是“独夫”。所以汤、武的革命,只是去掉一个独夫,并不算是叛逆的行为。这是中国历史文化的政治哲学,儒家大部门都强调这一点,在我看来,这是历史上的问题。司马迁虽然没有标明,但隐约间也透露了,他并差别意孟子这种看法。

除了司马迁以外,后世写历史的人,一直依照孔孟的这种思想,不敢有丝毫违反。不外,中国几千年来,对这个历史采怀疑态度的人许多,只因在儒家的权威之下,不敢太过反抗,所以这一方面留下来的文字,并不太多,现在提几则小故事来看看。

在昔人的条记资料里,提到唐代名臣高定,他在幼年七岁时,读《尚书·牧誓》这一篇,内里说周武王荟萃诸侯,在牧野这个地方,誓师讨伐纣王的故事,也就是孟了这里所说汤、武革命的事。高定就对他父亲高郢说,做臣子的怎么可以用兵杀国君呢?高郢说,这件事是应天命顺人事的事情,不比一般的叛逆。孩子都是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于是他追问父亲说,听话的人,连他已经死的祖宗三代都市获得夸奖。不听话的人,就要被杀掉,这岂非也叫做应天命顺人事的事吗?效果他的父亲答不出话来,拿出不任何理由对他解释。

这高定的思想,也不能说他差池。所以后世有些人,对于儒家太过强调标榜的思想,往往持高定这一类的态度。人类的思想看法,在有了怀疑时,提出来讨论,才可获致真理,否则太过强调某一思想的权威性,另外又太过压制此外思想,则并不见得有什么利益。

另外一个故事,宋代的名儒李靓(字泰伯),是一位很有气势派头的人,文章也写得很好。但他素来不喜欢佛,也不喜欢孟子,经常骂佛,骂孟子。他喜欢喝酒,有一天,一个政坛上职位很高的朋侪,送了他许多高级名酒,他自己家里也做了些好酒。有一位念书人很想喝他的酒,但又喝不到,知道他喜欢骂孟子、骂佛,于是作了几首骂孟子的诗送给李泰伯,第一首诗是关于孟子说尧舜事:

完凛损阶未可知,孟轲深信亦还痴。

岳翁方且为天子,女婿如何弟杀之?

他说历史是很难相信的,有许多舞弊不色泽的事情,未必会写上去,但孟子偏偏去相信历史,真是不够智慧。有些史料,是否有问题,还不得而知。至少在《孟子·万章篇》中纪录完凛捐阶的事。是说,唐尧当天子的时期,自己很是朴实节约,住的也只是“茅茨土阶”而已,但赏给舜仓凛和牛羊。以后,舜的父亲与异母弟弟象,想害他,叫他爬上堆栈顶上去整修仓顶,却在下面纵火烧他。效果舜在事前已受到两位太太的指教,把预先穿上去的大衣服张开,像飞鸟一样地跳了下来,宁静地逃出这场火灾。厥后,又教他去凿井,然后投井下石想压死他。效果,舜又经太太的设计,预先在井的内壁旁边,买通遂道,压阶而上,安稳无恙地出来。这首诗说,舜是尧的女婿,岳父作天子,舜的弟弟怎么敢去杀他。所以孟子相信历史的纪录,实在很傻!

他的第二首诗说:

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

其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

他品评孟子的话说:孟轲说齐国有一小我私家,在外面讨饭为生,而家里却有一妻一妾,那里有讨饭的能娶得起两个妻子,而且邻人们哪有这许多鸡给他偷呢?另有孟子谁人时代,中央政府,周朝的天子还在那里,他应该和孔子一样尊周而讲王道,何以他不到周天子那里去资助中央政府推行仁政,反而去游说齐国、魏国的诸侯,还想把他们造就乐成,取周室而代之,这不是差池么?我们知道,孟子是赞成汤武革命的,并不像孔子是主张尊周的,这也是事实,而这位念书人就凭相隔几千年的习惯和想象来骂孟子。李泰伯读了他这两首诗,引为知己同志,大为兴奋,请他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谈话骂孟子,连过几天,也骂了几天,把所有的酒都喝完了,这位念书人也走了。

几天以后,又听说有人送酒给李泰伯,于是这个书生不作诗了,作了三篇文章,名为《仁义正论》,都是骂佛的,送去给李泰伯。李泰伯看了他的文章后,知道这书生又是想来喝酒的,于是笑笑说,你的文章真好,可是上次的酒都被你喝光了,弄得我自己很久都没有酒喝,很是惆怅,对不起,这一次你只管骂佛,请原谅我再不敢留你喝酒了。

金、元时期的名诗人元遗山,有一次,经由殷商的首都朝歌,也对武王伐纣的历史,兴起怀疑的感伤,他曾作了《北归经朝歌感寓三首》诗。其中的两首,也牵连到尧舜的“茅茨土阶”和纣王的造九层台,以及厥后的墨子,因途经朝歌,对地名常有歌乐意味的反感,就立刻回车、不愿经由朝歌的历史故事,提出怀疑的评论说:

黄屋何曾上作阶?祸基休指九层台。

书生不见千秋后,枉为君王泣玉杯。

墨翟区区不近情,回车曾此避虚名。

采薇唯有西山老,不逐时人信武成。

其实,对于尧舜禹三代禅让传位的怀疑,以及有关汤武革命地批判,都是后世人吃饱了饭很无聊的闲事。尧舜禹三代的禅让,在古文的纪录上,明显告诉我们是“禅”,是“让”,已经很显着地说出“禅”,就是退位递补的意思。“让”,就是让送的意思。既然又让又禅,其中几多有些过节,但在过节当中,究竟很坦率自然地把自己一手所掌握的天下权位交出去,并没有恋栈而不舍,也没有交了以后有怨恨的,这就不是一般凡人所能做到的。他们所以能够如此做,固然道道地地可称之为圣人的行为,又何须节外生枝,用子女世道人心的不古,而反证昔人也必如后人的勾心斗角,而且是必须要把它拉到和自己今世同样的坏才算是合理?这岂不是念书人思想上的癌症,是多余的致命伤吗?

对汤、武革命的疏解,也是一样,古书上明显告诉我们这两代的历史事件,是革命性的,事实上,也说明是发兵去征伐的。可见昔人并没有文过饰非,居心加上那些好听的名词来骗后世的人们。只因为桀纣不道德,虽为全国之君,而弄得民不聊生,水深火热,劝又劝不听,谏也谏不了,要他改又不愿改,谁也阻止不了,那么,汤、武不起来革命,岂非要全国的人民生命产业完全毁于一个精神不正常的暴君手里,才算对吗?所以汤、武起来革命,充其量,也只能说出于被迫,不得已而倒行逆施,然后归之于正。何须另加曲解,硬认为他是蓄意图谋叛逆,早就想取而代之了。例如现代历史,孙中山先生向导全民革命的全盘经由事实,也便可以证明真正革命的意义,确是出于不得已,确是抱有一种悲天悯人、救国救民的志愿。如果硬要说汤、武的革命早已醉翁之意,则也可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也是念书人思想上的恶性瘤。至于后世的儒生们,硬要把汤、武征诛,汤、武革命,加上极其堂而皇之的文句,强调应天顺人,那也只能视为秘书人才的文告手法,必须如此写作而已。有人善用文词,便写成了应天顺人。读通了书,懂了原理,这些只是文字上的花枪,又有什么稀奇。不外,自从汤武用过“革命”一词之后,后世的事故,甚至是抢劫、残杀,也便借用了什么革命等等的名词,这就即是老子、庄子们所说“仁义”一词,被后人假借乱用之过,两者实在不行一概而论。

所以我们要知道,通常这些问题,都只是思想上、文词上、论理上的是非——逻辑问题,并非人事上实际的善恶问题。如果把文字逻辑的是非问题,硬用到实际人事上的善恶问题,有时候,会使你发生无可挽救的偏差。不外,这个专题简直也很不简朴,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得完的,必须另作一个专题,在此只好打住,不再多做讨论了。(泉源:孟子旁通)

人事行政

我们讨论到正题上来。孟子和齐宣王之间,“打太极拳”也好,“打篮球”也好,两小我私家推来推去,看来蛮好玩,也都蛮可怜。但齐宣王始终很尊重孟子,只管他不接受孟子的意见施行王道,自然他有他不得已的心事。而孟子也真的看中了齐宣王,其实齐宣王也真是蛮可爱的。在战国时代的各国诸侯中,讲实在话,齐宣王是比力好的一个。

现在,孟子和齐宣王两小我私家推了半天,都推不出一个明堂来,于是孟子改变拳路,拿出大洪拳,硬碰上去。

孟子谓齐宣王曰:“王之臣,有托其妻子于其友,而之楚游者,比其反也,则冻馁其妻子,则如之何?”

王曰:“弃之。”

曰:“士师不能治士,则上。之何?”

王曰:“已之。”曰:“四境之内不治,则如之何?”王顾左右而言他。

有一天,孟子对齐宣王说,假定你齐宣王的部下中,有一位大臣,把自己的妻子后代,托给一位朋侪照顾,自己到楚国去会见,等到他出国回来的时候,妻子后代都已经冻死饿死了。像这样的朋侪该怎么办呢?

齐宣王说,对于这样的朋侪,很简朴,不理他。孟子又说,如果你下面的执法官员,没有好好尽职做事,那你怎么办?齐宣王说,那只有免了他的职位。孟子于是紧随着问,那么一个国家的不安宁,这个责任问题怎么办?齐宣王被他这么一来,大洪拳的打法太硬,吃不用了,只好不理他,随便找个其他的话题,岔已往。齐宣王此时似乎和孟子下象棋,被将了一军,进退维谷,下不了台了。

孟子见齐宣王曰:“所谓祖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王无亲臣矣。昔者所进,今日不知其亡也。”

王曰:“吾何以识其不才而舍之?”

曰:“国君进贤,如不得已,将使卑逾尊,疏通戚,可不慎与?左右皆曰贤,未可也;诸医生皆曰贤,未可也;国人皆曰贤,然后察之;见贤焉,然后用之。左右皆回不行,勿听;诸医生皆曰不行,勿听;国人皆曰不行,然后察之;见不行焉,然后去之。左右皆曰可杀,勿听;诸医生皆曰可杀,勿听;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察之;见可杀焉,然后杀之。故曰:‘国人杀之也。’如此,然后可以为民怙恃。”

孟子将了一军之后,接着就使出柔道,以致西洋拳击,硬拼硬打的都上场了。这个时候,或许孟子也看出苗头差池,准备收拾行李要走路了。(这是孟子第一次脱离齐国。)所以又一次对齐宣王说:

所谓历史悠久的国家,不是指年月的久远,而是指文化基本的深厚,因此,参天的古木,不足以代表文化祖国的气息。兼备功勋德业的世臣,才是一个文化祖国的精神楷模。现在您不光没有这一类的大臣,就是连真心忠于您,亲近您,而值得信任的臣子也没有。已往有人推荐了人才给您,虽然您也立刻任命,可是过不了两天,把这小我私家的名字都忘记了,甚至于他因不被重用,悄悄脱离了您,您都不知道。这怎么可以?

实际上,齐宣王最大的毛病,在于他不能真心信任臣下。厥后他的儿子——齐湣王继位,变本加厉,更不能全心全意信任重臣。苏秦的弟弟苏代看出了他的弱点,陈诉了燕昭王,于是燕国打败了齐国,使齐国一蹶不振,险些至于亡国。这一次,齐宣王很可能被孟子上一次大洪拳式的谈话,打得太厉害,答不出话来以后,齐宣王把他冷落在一旁,两人可能良久没有晤面了。

齐宣王听孟子这么说,也只好搪塞地问,我下面那么多人,我怎么知道谁欠好,应该免了他,不用他呢?我实在无法考核啊!孟子说,用人原来是有人事制度,可根据制度管理的,可是真遇到人才的话,就不要拘泥陋习,应该越级拨用,使得不尽其才。接着孟子就对人事考核的几项原则,作个解说。

这个原则,孔子也曾经提到,在《论语》中有过纪录。孟子的看法和他完全一样。他说有一小我私家,如果您左右的人都说他好,您不行以因此认为他好;您的高级干部们也说他好,您还是不行以认为他就真好;纵然全国的人都说他好,您还是要慎重,加以考察,考察的效果,发现他真的很好,然后再用他。

相反地,对于欠好的人,也要这样一一查询,再经由仔细的审核,发现了他简直很坏,实在可恶,然后才可以不用他。这样,纵然您下下令杀了这个犯罪的人,也即是是全国的人要杀他的,谁也不会怨恨您。要做到了这个样子,然后才可以为民怙恃。

其实一个国家的向导人,把全国老黎民,看成自己的子弟,予以修养敬服,使他们安身立命,这就是老黎民最好的怙恃官。后世的人怕冒犯帝王,而说父母官为民怙恃,就是脱胎于此,演变而来。

现在我们再次深入研究这段文章,这章书,是孟子在齐梁之间自己的条记,至少也是门人记载,或者经由他自己看过、审定过的。可是这一段的内容,似乎是凌空而来,与前后文的内容都不相衔接,没有关连。据我研究的看法,孟子和齐宣王两小我私家,一路打“太极拳”玩推手,推来推去,推到最后,孟子忍不住,突然猛击一拳,“跆拳”都上了。“跆拳”一上,齐宣王被打怕了,爽性反面孟子晤面。

隔了一段时间,孟子有一天硬是轧一脚进去。见了面,孟子又改变拳路,来一套“形意拳”,骂他一顿。这就是上面的一段话。这一段的开场白即是说,你请了客人来,又不请他入席,这怎么可以呢?固然孟子欠好意思说自己是圣人,只说他请来的人,如果悄悄地脱离,他都市不知道。而齐宣王对他的回复——并不问有哪一位圣人贤人我没有用他,只说:“吾何以识其不才不丽舍之?”我怎么知道谁是脓包而教他走路呢?这句话使得身为贵宾的孟子,听来很是尴尬。孟子自己知道,很难在齐国再待下去了,可能很快就要走路了。所以才有“国人皆曰贤”、“国人皆曰不行”、“国人皆曰可杀”这三段话。因为孟子前面的“士师不能治士”和“四境之内不治”这两句话,把齐宣王和大臣们都骂进去了。这一拳是打得很重的。

可见这时,齐宣五左右,阻挡孟子的人许多,甚至可以怀疑,包罗稷下先生们,以及推行合纵计划的,如苏秦方面的人,甚至孟尝君的门下客,都可能从中捣鬼。从孟子强调“国人皆曰可杀”的话,可见他们攻击孟子,险些到了非去之而不甘愿宁可的水平。千古以来,政治上的倾轧,都是如此。小人与小人之争,是为了权势利害;君子与君之争,则是为了思想意见差别。历史的成败关键,往往就种因于此。古今中外,都跳不出这个圈子,深为可叹!

高明柔克

说到这里,又使人想起清初乾隆时代的重臣孙嘉涂一篇奏议,也就是后人称为《三习一弊疏》的大文章。厥后曾国藩到了功成名遂,威望足以震主的时候,他从实际人生的履历中瞻顾上下左右,突然想到了这篇文章,极为主张大家去细读。一方面是对湘军中如他的兄弟曾国荃等将领而发,一方面也是希望清廷能够警醒,不要生起疑忌之心。

其实,任何一个事业的主脑人物,到了功成名就的时候,都可能有这种情形发生。无论是政治财经上的向导人物,或工商业的巨子,以致学术教育界的权威,都必须一读此文,深切省察,以永保乐成。

有一点我们要知道的,孙嘉淦的《三心一弊疏》,是对升平时世的明主,如乾隆一类的老板讲的。换言之,中人以下的历代职业帝王们,还不足以语此。忠言逆耳,古有明训。讲话虽然不容易,能够接受,能够听话的更难。只有高明的人,才肯接受逆耳之言。孙嘉淦的学养人品,素以审慎谨愿著称。如果他遇到的主子不是乾隆,或许也不会有这个奏本了。

因为孟子对齐宣王讲了这段话,使人想起距离孟子两千年后,有孙嘉淦指出,身处如齐宣王一样的情况和职位的人,应当要自己警惕的重点。所以特别附录原文,以供大家参考研究。

孙嘉淦《三习一弊疏》

孙嘉淦,字锡公,山西兴县人。康熙癸已进士,官至协办大学士,谥文定。

此疏乾隆元年上。曾文正公《鸣原堂论》文云:

“乾隆初,鄂、张两相国当国,蔡文勤辅翼圣德,高宗智慧天亶,如旭日初升,四海清明。每诏谕颁示中外,识者以比之典漠誓诰。独孙文定公,以不自是匡弼圣德,可谓忧盛危明,以道事君者矣。纯庙御字六十年,盛德大业,始终不懈,未必非此疏神使高深。厥后嘉庆元年,道光元年,臣僚皆抄此疏进呈。至道光三十年,文宗登极,寿阳相国祁寯藻亦抄此疏进呈。余在京时,闻诸士友多称此疏为本朝奏议第一,余以其文气,不甚高古,稍忽易之。近所细加纳绎,其所云三习一弊,凡中智以上,大略皆蹈此弊,而不自觉。而所云自是之根不拔,黑白可以转色,工具可以易位,亦非绝大智慧猛加省惕者,不能道。余与沉弟忝窃高位,多闻谀言,所闻三大习者,余自反实难免。沉弟属官较少,此习较浅,然亦不行不预为之防。吾昆弟各录一通于座右,亦小宛诗人迈征之道也。”

孙嘉淦《三习一弊疏》

臣一介庸愚,学识浅陋,荷蒙风纪重任,日夜惊惶。思竭愚夫之千虑,仰赞高深于万一。而数月以来,捧读上谕,仁心仁政,悄切周详,凡臣民之心所欲,而口不敢言者,皇上之心而已。皇上之心,仁孝诚敬,加以明恕,岂复尚有可议。而臣犹欲有言者,正于心无不纯,政无不善之中,而有所虑焉,故过计而预防之也。

今夫治乱之循环,如阴阳之运行。坤阴极盛而阳生,乾阳极盛而阴始。事当极盛之际,必有阴伏之机。其机藏于至微,人不能觉。而及其既著,遂积重而不行退。此其问有三习焉,不行不慎戒也。

主德清则臣心服而颂,仁政多则民身受而感。出一言而盈廷称圣,发一令而四海沤歌。在臣民原非献谀,然而人君之耳,则熟于此矣。耳与誉化,匪誉则逆,故始而匡拂者拒,继而木讷者厌,久而颂扬之不工者亦绌矣。是谓耳习于所闻,则鼓谀而恶直。

上愈智则下愈愚,上愈能则下愈畏。趋跄谄胁,顾盼而皆然。免冠叩头,应声而即是。在臣工以为尽礼,然而人君之目,则熟于此矣。目与媚化,匪媚则触。故始而倨野者斥,继而严惮者疏,久而便辟之不巧者亦忤矣。是谓目习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

敬求天下之士,见之多而以为无奇也,则高己而卑人。慎办天下之务,阅之久而以为无难也,则雄才而易事。质之人而不闻其所短,返之己而不见其所过。于是乎意之所欲,信以为不逾,令之所发,概期于必行矣。是谓心习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

三习既成,乃生一弊。何谓一弊?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

今夫进君子而退小人,岂独三代以上知之哉?虽叔季之主,临政愿治,孰不思用君子。且自智之君,各贤其臣,孰不以为吾所用者必君子,而决非小人?乃卒于小人进而君子退者,无他,用才而不用德故也。

德者君子之所独,才则小人与君子共之,而且胜焉。语言奏对,君子讷而小人佞谀,则与耳习投矣。奔走周旋,君子拙而小人便辟,则与目习投矣。即保事考劳,君子孤行其意,而耻于言功,小人巧于迎合,而工于显勤,则与心习又投矣。

小人挟其所长以善投,人君溺于所习而不觉,审听之而其言人耳,谛观之而其貌悦目,历试之而其才称乎心也。于是乎小人不约而自合,君子不逐而自离,夫至于小人合而君子离,其患岂可胜言哉!

而揆厥所由,皆三习为之蔽焉。治乱之机,千古一辙,可考而知也。

我皇上圣明首出,无微不照,登庸耆硕,贤才汇升,岂惟并无此弊,亦并未有此习。然臣正及其未习也而言之;设其习既成,则有知之而不敢言,抑可言之而不见听者矣!

今欲预除三习,永杜一弊,不在乎外,惟在乎心,故臣愿言皇上之心也。语曰:“人非圣人,孰能无过。”此浅言也,夫圣人岂无过哉?惟圣人尔后能知过,惟圣人尔后能悔改。孔子曰:“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大过且有,小过可知也。

圣人在下,过在一身;圣人在上,过在一世。书曰:“黎民有过,在予一人。”是也,文王之民无冻馁,而犹视以为如伤,惟文王知其伤也。文王之易贯天人,而犹望道而未见,惟文王知其未见也。

贤人之过,贤人知之,庸人不知。圣人之过,圣人知之,贤人不知。欲望人之绳愆纠谬,而及于所不知,难已!故望皇上之圣心肾凛之也。

危微之辨精,尔后知执中难允。怀保之愿宏,尔后知民隐难周。谨几存诚,退之己而真知其不足。老安少怀,验之世而实见其未能。夫尔后然不敢以自是,不敢自是之意,流贯于用人行政之间,夫尔后知谏净切磋者,爱我良深,而谀悦为容者,愚己而陷之阱也。

线人之习除,而便辟善柔便佞之态,一见而若浼。取舍之极定,而嗜好宴安功利之说,无缘以相投,夫尔后治臻于郅隆,化成于久道也。

否则,而自是之根不拔,则虽敛心为慎,慎之久而觉其无过,则谓可以少宽。励志为勤,勤之久而觉其有功,则谓可以稍慰,夫贤良辅弼,海宇升平,人君之心稍慰,而欲少自宽,似亦无害于天下。而不知此念一转,则嗜好宴安功利之说,渐入耳而不烦。而便辟善柔便佞者,亦熟视而不见其惋惜。久而习焉,忽不自知,而为其所中,则黑白可以转色,而工具可以易位。所谓机伏于至微,而势成于不行返者,此之谓也。是岂可不慎戒而预防之哉。

《书》曰:“满招损,谦受益。”又曰:“德日新,万邦为怀;志自满,九族乃离。”大学言,见贤而不能举,见不贤而不能退。至于好恶拂人之性,而推所由失,皆因于骄泰。满于骄泰者,自是之谓也。

由此观之,治乱之机,转于君子小人之进退。进退之机,握于人君一心之敬肆,能如非,则心不期敬而自敬,不见过,则心不期肆而自肆。敬者君子之招,而治之本。肆者小人之媒,而乱之阶也。然则沿流溯源,约言蔽义,惟望我皇上时时事事,常存不敢自是之心,而天德王道,举不外于此矣。语曰:“狂夫之言,而圣人择焉。”臣幸生圣世,昌言不讳,敢故竭其狂瞽,伏惟皇上包容而垂察焉,则天下幸甚!

关于孟子这一节,除了上面所讲的大义以外,另外遐想到几个重点,可以加以讨论。

世臣巨族门第之见

第一,是孟子对齐宣王提拔人才,引进人才的用人制度问题。由本节文字上“所谓祖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的措词看来,再加以历史上对历代人事行政的纪录来参考,大凡要奠基一个新时代,开创一个新局势的时候,用人都不是依照治平时候的人事制度,都有一番新的气象、新的局势。等到天下安宁以后,加上时间的历炼,用人行政便不能不上轨道,要依循某种人事制度法例来进用,这也是古今不移的演变。一种制度施行久了,徐徐纰漏就出来了,这是一定的趋势。

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国家,故门第族,元勋遗荫,通常在政权体制的陋习下,演酿成左右政权,独霸朝政的形势,成为政坛上的大负担、大障碍,这也是历史上一定的趋势。例如两汉以后直到魏晋南北朝,士族门阀的权势,影响了四五百年的人事结构。

唐代新兴,在开创基业的时候,一个新的局势打破了这种陋习。但自唐太宗以选举考试取士以后,经由历史年月的累积,门第世臣的弊病还是照样发生。在盛唐的时候,如众所周知的李白、韩愈等名士,求取功名之初,还不是随处上书,希望那些有名的世臣们加以提拔。也有少数文武人才,是靠世臣故家的赏识,所谓“拔识于稠人”之中的,因此成为千秋韵事。“稠人”就是普通的群众的意思。如郭子仪在未得志时,由于李白的推重,才被重用。厥后李白犯了死罪,靠郭子仪以身家性命力保而解围。这些历史资料,就是古今中外、千秋人情的种种反映。

到了晚唐的时候,在政坛上就有著名的牛(僧孺)、李(德裕)党派之争。李德裕乐于提拔平民身世的寒士们,即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起用新人,厥后李德裕被世族牛僧孺一派推翻,而内阁改组之后,被贬逐到岭南去。其时有“八百孤寒齐下泪,一时回首望崖州”的名诗,就是纪录晚唐历史上这一事件。等而下之,宋、元、明、清,每个历史朝代,这些同类的故事的重演,触目皆是。其中比力最为悲凉严重的,那即是历史上有名的党铜之祸。

派系党祸之争

第二,是孟子讲到身为一个向导人的用人之道。无论是人才或非人才,好人或坏人,一个向导不能随便听信人言。甚至全国人都说其人可杀或可用,也不能受到群众情绪的影响。必须由“明主”来自决自裁。这种用人行政之道,在历代帝王专制的史实上,有太多数不清的资料。尤其中国历史的史家,特别强调历代的明主、贤君们在用人行政上的“不次之擢”——就是不照陋习法律提拔人才。

可是话说回来,引用人才的最后取决裁定之权,全仗明主、贤君们的智慧智慧,由他自己的好恶来选择,也实在太难了。到底明主之所谓“明”,贤君之所谓“贤”,他的明,他的贤,到了什么水平?而且真明真贤之主究竟有几多?实在都是问题。历史上最令人推崇的唐太宗,他也亲自在诗上说:“待子心肯日,是汝运通时。”这是极权性的坦白表达。他说,等到哪一天我心里兴奋,愿意给你官做,给你富贵的时候,你的好运气就来了。以李世民之英才,尚且如此,况且等而下之的平庸之主呢!

在已往的历史上,因为人事制度不上轨道,取予裁夺,升降生杀之权,往往系于人主一时的喜怒,或出自党派的倾轧。因此,历史上冤死的人才,也是数不清的。在升平的时代,如唐、宋的党争,所谓君子与君子们在学术思想意见的争执,而形成政权上的倾轧倾轧。末落的时代,则有如汉朝、明朝的党祸与派系之争。至于晚唐五代的浊世,好恶生杀之权,完全出于人主们的自决,那就更惨不行言了。这种历史的事实也许多,我们只要看看晚唐诗人杜荀鹤吊丧朋侪的几句诗,便可知道了。

杜的诗说:“杀戮眼中皆名士,几人牢固到黄泉。”以及他的“四十年来人杀尽,似君埋少不埋多。”再加上唐末道人钟离权一首诗:“莫厌追欢笑语频,寻思离乱可伤神。闲来屈指重新数,得见升平有几人。”这是何等悲伤的局势啊!固然,这些都是浊世的现象,似乎与本题不大相关,其实是有关的。

随便信手举几个大家容易知道的史实来说,如刘宋时代的杀檀道济,宋代的杀曲端、岳飞,甚至如明代的杀于谦等等公案,这些罪过,都是由于人主们专权裁决之过。历史上在政坛的冤狱,岂只是少数而已!

至于由派系倾轧、政见不合所造成的,如宋代洛蜀两党之争,都标榜圣贤之学。如二程夫子等人与王安石,以至到苏东坡,这些正反双方人物,总不能算是坏人吧!而任侠好义的苏东坡,险些也身遭不测,如果不是宋神宗的祖母太皇太后再三维护,恐怕苏东坡的性命,也早已不保了!我们且看看苏东坡最倒霉的时候,关在牢里,听到要被杀头的谣言,很是恐惧痛苦而作的诗。这时唯一令他慰藉的,是浙江杭州一带的人们,为了他,请僧人羽士念经,替他祈求消灾免难。他的诗说:

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满先偿债,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独伤神。

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

柏台霜气夜凄凄,几动琅珰月向低。

梦绕云山心似鹿,魂惊汤火命如鸡。

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后牛衣愧老妻。

百岁神游定那边?桐卿知葬浙江西。

他在狱中做了这两首诗,自题为:“予以事系御史台狱,狱吏稍见侵,自度不能堪死狱中,不得一别子由,故作二诗,授狱卒梁成,以遗子由。”

最后又自注:“狱中闻杭(州)湖(州)间民,为余作解厄道场累月,故有此句。”他作了这两首诗,托付看守的狱卒梁成寄给他的兄弟,固然被侦察的人员拿到,不知道如何又传到宋神宗那里去了,天子看了也很惆怅,便说:“我并没有一定要他死啊!”因此反而没有事被释放了。以苏东坡的旷达才情,真遇到要命的时候,也还是说:“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甚至也会:“梦绕云山心似鹿,魂惊汤火命如鸡。”是何等的可怜。像这一类的事件,又完全靠谁人为人主的天子在左右大臣们皆曰可杀时,作了智慧睿智的决议,平反了他的冤枉。固然,最大的影响,还是天子的老祖母。所以当太皇太后死时,苏东坡痛苦极了,他又写下两首名诗:

巍然开济两朝勋,信矣才难十乱臣。

原庙团应调百世,先王何止活千人。

和熹未圣犹贪位,明德惟贤不及民。

月落风悲天而泣,谁将椽笔写光尘。

未报山陵国士知,绕林松柏已猗猗。

一声恸哭犹无所,万死酬恩更有时。

梦里天衢落云仗,人间雨泪变彤帷。

关睢卷耳平生事,白酋累臣正坐诗。

自注题为:“十月二十日,恭闻太皇太后升遐,以轼罪人,不许成服,欲哭则不敢,欲泣则不行,故作挽词二章。”这里所说的太皇太后,是宋神宗的祖母,也是历史上有名的贤后。她是名将名臣曹彬的孙女。他在诗中所说“先王何止活千人”,是指在宋史上,仁宗天子和皇后,简直是很了不起的。应该说,都是读通了孔孟之学的吧!

我们牵扯了这些历史故事,都是为了讨论孟子和齐宣王对话的主题。固然,最重要的,由此可见孟子其时在齐国受倾轧、受威胁的严重性,所以有不得不走的趋势,同时他所说对于用人行政的主旨,在其时封建制度的君主专权之下,欠好太明确流露出君主必须要尊重人民,实行民主法治。但今日民主法治的要义,也已经隐约在其中矣。

民主难,法治也不易

第三,讲到选拔人才和用人的民主法治,我们拿孟子在这一节说话中的语意,来证之于近代和现代西方文化民主法治下的种种形态,也会有许多的感想。已往历史上一切的决议权,都取决于君王,实在是不合理,毛病很大也许多。但真正的全民民主可也真难说,要讲真正的全民民主,先决的条件,除非是真正做到全民都是圣贤。至少要全民的教育水准、学识修养都能到达一致的水平才可以。

否则,千万不要忘了群众有时简直是很盲从盲动的。众人之纷纷,不如一士之愕愕,那也是不行否认的事实。所以国人皆日如何如何,也并不见得就是真正的是非善恶。因此一个强有力的君主,他的主张简直具有百分之百决议性的影响,这就必须靠君主的智慧睿智了。我们放眼看今日西方文化的民主,尤其如美国模式的民主,群众所公认选举的,又何尝一定全是好的?至于幕后利用在资本家手里的暗潮,更不必谈了。

现在转回来再说孟子其时对齐宣王说这一段话的时候,他虽然不像我们上面所讨论的三点那样具有严重的威胁,但齐宣王已经很不是味道了。总之,无论是天下大事如国家的拔用人才,小则如一个公司行号,以致一个小小团体,人挤人,人排人,总是难免的。因为人这个生物,天生就是如此不成器的。所以一个当主管的、当家的,一定要切记“士无论贤愚,入朝则必遭谗。女无论妍媸,入宫则必遭嫉”的原则,然后处之以仁义,运用以智慧德术,或者效果会好得多。

齐宣王问曰:“汤放桀,武王代纣,有诸?”

孟子对曰:“于传有之。”

曰:“臣武其君可乎。”

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对圣人怀疑的趣话

上一次孟子打形意拳式的讲话,或许说得齐宣王也有点欠好意思了,于是有一次和孟子谈起来,他问孟子,商汤把夏桀流放到南巢去,武王发兵牧野攻伐纣王,有这件事吗?夏朝的末代天子桀最残暴,弄得民不聊生,于是他的大臣成汤兴起,把桀赶到蛮荒的南巢去,汤取而代之做了君王,称为商朝。而殷商的最后一代后帝纣王,也是因为残暴,而周武王起兵把他杀掉,也取而代之,这是公共都知道的已往两次历史上所谓真正的革命。现在齐宣王对这历史革命发生了怀疑,而提出来问孟子,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

怀疑历史是件有趣的事,写《厚黑学》的四川人李宗吾,又自称是“厚黑教主”。所谓“厚黑”,脸厚心黑也。这位“教主”也是我相识中的老一辈朋侪,其实他本人一点也不厚黑,可以说还很老实,只是喜欢写反面文章来讽世而已。这位怪才,也是怀疑尧舜之为圣人的问题,还说这是他的发现,其实他前辈同宗明朝的李卓吾,已经开其先例。另有明朝末期的一些名士,也曾提出尧舜的禅位问题来讨论过。《木皮散客鼓词》里也是怀疑尧舜的,其中有一段就说到尧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无能,怕他未来保不住山河,被不相干的人夺去,就太惋惜了,而见到舜很孝顺,又有能力,所以就把自己两个女儿嫁给舜,把舜收为了自己的女婿,女婿是有女婿之分,由女婿即位做了天子,那么自己的儿孙,还是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而李宗吾的《厚黑学》立论,却完全是从李卓吾和《木皮散客鼓词》上学来的,惋惜他死了,如果还在的话,见了面,我可一定要骂他不老实,侵夺了别人的著作权。其实对于历史的怀疑,由本文便可证明齐宣王在谁人时候,就已经提出来了。

孟子遇到这个问题,知道不大好回复,可是他答得很高明,完全用外交词令说,在古书上是这么说的。言外之意,还可能“待考”呢!齐宣王说:这不是臣属的叛逆行为吗?为人臣怎么可以杀国君呢——齐宣王可忘记了,他回家的上代田和,何尝不是这样把姜太公的子女吕贷——齐康工送到海边,而篡了王位而当起齐威王来,吕氏主祀就此隔离的。

但孟子对于这个问题的谜底,作了历史性的解释,对中国文化的政治哲学,提出了两个看法。他说,这不是巨弑君,不是叛逆。只要一个国家的向导人违反了仁道,就算是坏人,就叫“贼”,不够资格做向导人。违反了破坏了义理和道义的,就叫做“残”,他是冷漠无情的、是心智不完整的、精神有缺陷的人。这种贼仁残义的人,就是“独夫”。所以汤、武的革命,只是去掉一个独夫,并不算是叛逆的行为。这是中国历史文化的政治哲学,儒家大部门都强调这一点,在我看来,这是历史上的问题。司马迁虽然没有标明,但隐约间也透露了,他并差别意孟子这种看法。

除了司马迁以外,后世写历史的人,一直依照孔孟的这种思想,不敢有丝毫违反。不外,中国几千年来,对这个历史采怀疑态度的人许多,只因在儒家的权威之下,不敢太过反抗,所以这一方面留下来的文字,并不太多,现在提几则小故事来看看。

在昔人的条记资料里,提到唐代名臣高定,他在幼年七岁时,读《尚书·牧誓》这一篇,内里说周武王荟萃诸侯,在牧野这个地方,誓师讨伐纣王的故事,也就是孟了这里所说汤、武革命的事。高定就对他父亲高郢说,做臣子的怎么可以用兵杀国君呢?高郢说,这件事是应天命顺人事的事情,不比一般的叛逆。孩子都是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于是他追问父亲说,听话的人,连他已经死的祖宗三代都市获得夸奖。不听话的人,就要被杀掉,这岂非也叫做应天命顺人事的事吗?效果他的父亲答不出话来,拿出不任何理由对他解释。

这高定的思想,也不能说他差池。所以后世有些人,对于儒家太过强调标榜的思想,往往持高定这一类的态度。人类的思想看法,在有了怀疑时,提出来讨论,才可获致真理,否则太过强调某一思想的权威性,另外又太过压制此外思想,则并不见得有什么利益。

另外一个故事,宋代的名儒李靓(字泰伯),是一位很有气势派头的人,文章也写得很好。但他素来不喜欢佛,也不喜欢孟子,经常骂佛,骂孟子。他喜欢喝酒,有一天,一个政坛上职位很高的朋侪,送了他许多高级名酒,他自己家里也做了些好酒。有一位念书人很想喝他的酒,但又喝不到,知道他喜欢骂孟子、骂佛,于是作了几首骂孟子的诗送给李泰伯,第一首诗是关于孟子说尧舜事:

完凛损阶未可知,孟轲深信亦还痴。

岳翁方且为天子,女婿如何弟杀之?

他说历史是很难相信的,有许多舞弊不色泽的事情,未必会写上去,但孟子偏偏去相信历史,真是不够智慧。有些史料,是否有问题,还不得而知。至少在《孟子·万章篇》中纪录完凛捐阶的事。是说,唐尧当天子的时期,自己很是朴实节约,住的也只是“茅茨土阶”而已,但赏给舜仓凛和牛羊。以后,舜的父亲与异母弟弟象,想害他,叫他爬上堆栈顶上去整修仓顶,却在下面纵火烧他。效果舜在事前已受到两位太太的指教,把预先穿上去的大衣服张开,像飞鸟一样地跳了下来,宁静地逃出这场火灾。厥后,又教他去凿井,然后投井下石想压死他。效果,舜又经太太的设计,预先在井的内壁旁边,买通遂道,压阶而上,安稳无恙地出来。这首诗说,舜是尧的女婿,岳父作天子,舜的弟弟怎么敢去杀他。所以孟子相信历史的纪录,实在很傻!

他的第二首诗说:

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

其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

他品评孟子的话说:孟轲说齐国有一小我私家,在外面讨饭为生,而家里却有一妻一妾,那里有讨饭的能娶得起两个妻子,而且邻人们哪有这许多鸡给他偷呢?另有孟子谁人时代,中央政府,周朝的天子还在那里,他应该和孔子一样尊周而讲王道,何以他不到周天子那里去资助中央政府推行仁政,反而去游说齐国、魏国的诸侯,还想把他们造就乐成,取周室而代之,这不是差池么?我们知道,孟子是赞成汤武革命的,并不像孔子是主张尊周的,这也是事实,而这位念书人就凭相隔几千年的习惯和想象来骂孟子。李泰伯读了他这两首诗,引为知己同志,大为兴奋,请他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谈话骂孟子,连过几天,也骂了几天,把所有的酒都喝完了,这位念书人也走了。

几天以后,又听说有人送酒给李泰伯,于是这个书生不作诗了,作了三篇文章,名为《仁义正论》,都是骂佛的,送去给李泰伯。李泰伯看了他的文章后,知道这书生又是想来喝酒的,于是笑笑说,你的文章真好,可是上次的酒都被你喝光了,弄得我自己很久都没有酒喝,很是惆怅,对不起,这一次你只管骂佛,请原谅我再不敢留你喝酒了。

金、元时期的名诗人元遗山,有一次,经由殷商的首都朝歌,也对武王伐纣的历史,兴起怀疑的感伤,他曾作了《北归经朝歌感寓三首》诗。其中的两首,也牵连到尧舜的“茅茨土阶”和纣王的造九层台,以及厥后的墨子,因途经朝歌,对地名常有歌乐意味的反感,就立刻回车、不愿经由朝歌的历史故事,提出怀疑的评论说:

黄屋何曾上作阶?祸基休指九层台。

书生不见千秋后,枉为君王泣玉杯。

墨翟区区不近情,回车曾此避虚名。

采薇唯有西山老,不逐时人信武成。

其实,对于尧舜禹三代禅让传位的怀疑,以及有关汤武革命地批判,都是后世人吃饱了饭很无聊的闲事。尧舜禹三代的禅让,在古文的纪录上,明显告诉我们是“禅”,是“让”,已经很显着地说出“禅”,就是退位递补的意思。“让”,就是让送的意思。既然又让又禅,其中几多有些过节,但在过节当中,究竟很坦率自然地把自己一手所掌握的天下权位交出去,并没有恋栈而不舍,也没有交了以后有怨恨的,这就不是一般凡人所能做到的。他们所以能够如此做,固然道道地地可称之为圣人的行为,又何须节外生枝,用子女世道人心的不古,而反证昔人也必如后人的勾心斗角,而且是必须要把它拉到和自己今世同样的坏才算是合理?这岂不是念书人思想上的癌症,是多余的致命伤吗?

对汤、武革命的疏解,也是一样,古书上明显告诉我们这两代的历史事件,是革命性的,事实上,也说明是发兵去征伐的。可见昔人并没有文过饰非,居心加上那些好听的名词来骗后世的人们。只因为桀纣不道德,虽为全国之君,而弄得民不聊生,水深火热,劝又劝不听,谏也谏不了,要他改又不愿改,谁也阻止不了,那么,汤、武不起来革命,岂非要全国的人民生命产业完全毁于一个精神不正常的暴君手里,才算对吗?所以汤、武起来革命,充其量,也只能说出于被迫,不得已而倒行逆施,然后归之于正。何须另加曲解,硬认为他是蓄意图谋叛逆,早就想取而代之了。例如现代历史,孙中山先生向导全民革命的全盘经由事实,也便可以证明真正革命的意义,确是出于不得已,确是抱有一种悲天悯人、救国救民的志愿。如果硬要说汤、武的革命早已醉翁之意,则也可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也是念书人思想上的恶性瘤。至于后世的儒生们,硬要把汤、武征诛,汤、武革命,加上极其堂而皇之的文句,强调应天顺人,那也只能视为秘书人才的文告手法,必须如此写作而已。有人善用文词,便写成了应天顺人。读通了书,懂了原理,这些只是文字上的花枪,又有什么稀奇。不外,自从汤武用过“革命”一词之后,后世的事故,甚至是抢劫、残杀,也便借用了什么革命等等的名词,这就即是老子、庄子们所说“仁义”一词,被后人假借乱用之过,两者实在不行一概而论。

所以我们要知道,通常这些问题,都只是思想上、文词上、论理上的是非——逻辑问题,并非人事上实际的善恶问题。如果把文字逻辑的是非问题,硬用到实际人事上的善恶问题,有时候,会使你发生无可挽救的偏差。不外,这个专题简直也很不简朴,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得完的,必须另作一个专题,在此只好打住,不再多做讨论了。(泉源:孟子旁通)

孟子 的人 宣王 都是 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