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柔道 > 女子柔道

谁人冒死也要娶她的男子,却两次把她推给了别人

2020-06-30 23:48:27YWYF12926

01

迩来京城里传出了件趣事。

护国将军顾显被妻子叛逆了!

说是趣事,其实是件丑事,还是王侯将相的丑事。

这本不是寻常黎民能放嘴上说的,可怎样如今国运衰微、灾荒连年,老天子眼看着就要驾鹤西去,人心惶遽,黎民日子苦啊,总要有点什么放在嘴里嚼一嚼。咱做不了其他的,还不兴说一说么。

况且这顾显虽说是国之栋梁、擎天之柱,却是布衣身世。十三岁入了军营,一路摸爬滚打屡建奇功,三十三岁这年临危受命,以少敌多,击退了邻国蓄谋已久的偷袭,班师回朝当天便受封了护国将军。

老天子看着顾显,身形挺拔、器宇轩昂,说不出的满足,一拍大腿,做了决议,他要赐婚,给这将军赏个夫人。

百官山呼万岁,皆称陛下英明。朝堂之上便七嘴八舌推荐起了将军夫人的人选。

人选未定,顾显却跪下陈情:“家国不安,外患不除,何以立室?”

竟要当众拒婚。

老天子摆摆手,言道无妨。

顾显却长跪不起,叩拜道:“微臣早已心有所属,本待良辰吉日着人提亲,还望陛下恕罪,玉成微臣。”

原来顾显看似家国为重,却也逃不开后代情长。在疆域从人市井手中救下一名孤女,见其可怜便留在身边做了婢女,不想日夜相对,竟生了情谊。

老天子哈哈大笑,这有何难?纳做小妾即可。

可顾显却铁了心,今生非卿不娶。

老天子这下可阴沉了脸,到底是布衣出生,混迹行伍之人,竟是这般冥顽不灵、不知趣!

可这是才立了大功的将军,如何打骂得?老天子心里憋屈,从鼻孔里哼哼两声,只把众臣吓得纷纷陪罪跪地不起,这才对着一片匍匐的脑壳甩袖而去。

事情终是没个结论,众臣面面相觑,倒是三皇子站了出来,“既未赐婚,便嫁娶自由。”

顾显飞驰回府,不待良辰吉日,当天便把亲事给办了。

众人皆说这顾显认真用情至深,可也免不得有人调笑他,打了三十几年的王老五骗子是该猴急。

无论是非曲直如何,顾显到底是赶在老天子回过味来的时候把人给娶了。越日一道圣旨下来,顾显又整理行装滚回边城去了。

老天子到底生气,口谕边城艰辛,新出炉的将军夫人就不用随着受罪了,就留在京城享福云云。

末了,赐顾显美婢十人,随着他往边城吹风沙去了。

看着这跟在顾显身后出城的十顶小轿,众人皆道这老天子用心险恶,恶心完将军夫人,又讨好了护国将军。想来不出几日,将军便把夫人抛诸脑后了。

可这顾显却是长情,日日书信传情从未中断,反倒是这将军夫人不循分,这才划分两年竟叛逆了顾显。

02

配合着将军夫人将这顶绿帽子,给顾显戴上的陈秀,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本是逃荒出来的念书人,家乡穷苦日子没有盼头,想着到了京城或许尚有一番天地,却不想饿晕在京郊。

到底命不应绝,陈秀被人从官道救起,住进了京郊的一个庄子,庄子里衣食无忧、仆人随伺。庄子的主人是个年轻的妇人,日日出门巡庄、钓鱼狩猎,日子过得无拘无束、好不自在。

陈秀伤好前去拜谢告别,正碰上那妇人在书房中看信,她眉头微蹙略有沉思,好半天才抬起头来看向他问道:“先生可愿留在庄子上做个西席,教我念书识字?”

见陈秀有些疑惑,随意地扬了扬手中的信,自嘲解释道:“识字不多,读信有些难题。”

虽是于礼不合,但眼下生计才是大事。况且这年轻的妇人要求不高,逐日便只需教习几个大字。若是哪天心情好,便带上他巡庄垂钓,让他趁兴吟诗几首,妇人听着欢喜便给赏钱。

京城确实是块风水宝地,还未进京便有了这般境遇。陈秀数着短短十数日便积攒下来的银钱,心中感伤万千。相处时间渐长,陈秀以为妇人身份不简朴,不仅脱手阔绰,身边随伺的人皆力大无穷、规则极严。

陈秀萌生退意,却又架不住这款项的诱惑,想着再多等几日,再多攒些钱再请辞进京。

不想这多等几日的功夫,他不用请辞便随着妇人进了京城,还住进了将军府。

原来这年轻妇人,竟是台甫鼎鼎的护国将军夫人。一进了府,周围守卫眼光森森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架不住这骇人的气势。陈秀跟管事告了假,上街透透气也顺道见识一下京城富贵。不想,竟听到了关于他和将军夫人种种活色生香的蜚语。

吓得他脚底抹油,忙到将军夫人跟前请辞。钱再好,却也还是命重要。

将军夫人拿着信在茶杯中蒸腾出的水雾里发呆,半天才吐出惊雷般的信息:“将军不日便归。”

03

陈秀日夜煎熬,顾显终于在整齐划一的马蹄声中归了府,大马金刀入座厅堂。

将军夫人行了礼,便招呼着婢女为顾显端茶倒水。顾显咕咚咚地饮下几杯热茶,抬眼问道:“家中一切安好。”

将军夫人轻声应和:“都好。”

顾显言道累了,便抬脚回屋。路上见到了在厅堂外候着的陈秀,余光一扫,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不相干的人,还是尽早离府吧。”

望着顾显的背影,陈秀快要喘过气去。迩来,他日日请辞,怎样将军府就是不放人。如今正主发话了,两仆人催着陈秀回自己屋子,看着他哆哆嗦嗦地收拾好工具,便将他扫地出门。

陈秀庆幸自己保住了小命,却又有些怅然若失,失了什么呢?

陈秀百思不得其解。

这种感受,却在客栈的蜚语蜚语里越来越深刻。

众人茶余饭后,对护国将军匹俦之事议论纷纷。无不在感伤,顾显对这个身世低下的夫人如何情深意切。竟为了挽回夫人的心,冒着杀头死罪无诏回京,为了不伤夫人的情感,竟还将那男子完好无损地送出门。倒是将军夫人忘恩负义。

陈秀心里哀叹蜚语可畏。他作为将军夫人的教书先生虽不妥当,但两人到底是清清白白,未曾逾矩半分。夫人心善,在他被赶出府后,还让人悄悄给他送了银子。

夫人以往通常听他吟诗念书,听到动情处,眼中泛起莹莹泪光,听到绝妙的句子,也会兴奋地拍起手掌,一派天真绚丽。

再说那顾显虽说是日日书信传情,可到底是带着十个美婢扔下夫人守边关去了。当日回府,与夫人也不外例行公务般地寥寥数语,哪有一点关切之情。曾听将军府下人私下言道,两人平日相处也甚是冷淡。

陈秀越想便越以为传言皆不行信,将军夫人才是谁人独守空闺、受尽苛待的可怜人。恻隐之心一起,他便情不自禁地去更多地打探将军府的消息。

04

听闻顾显回府不外休整片刻,便进宫请罪。无诏回京本是大事,可老天子向来风骚又缱绻病榻,心肠倒是随着软了,在龙榻上招招手这事便已往了。卖力监国的大皇子也乐得做小我私家情,要于三日后设宴为顾显接风洗尘。

众人皆说皇恩浩荡,无诏回京的将军不仅没被处置,竟还要百官携家属,为他一块赴宴恭迎他回京休沐。

皇家设宴自然是千载难逢的一件大事,一时间各官家女眷皆采买装扮好不热闹。就在这热闹里,陈秀又被将军府的管事请回了将军府。

说是请,不外是又被管事带着两个仆人架了回去,将他往将军府后花园里一放。管事指了指不远处的凉亭,让他老实候着,人就跟躲瘟疫似地走了。

陈秀顺着管事手指的偏向看已往,凉亭上将军夫人正拿着一封信发呆,好一会儿才将信收入怀中,拿起了陈秀早前给她买的迩来盛行的话本。

那话本里都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俗套故事,将军夫人捧着书时而微笑时而蹙眉,倒是入迷。而凉亭下顾显正将手中的剑,舞得虎虎生风,两人各忙各的,竟连个眼神交集都没有。哪有半点,坊间传言恩爱伉俪的样子。

陈秀心中疑窦渐生,百转千回,仍是不得解。只把脚都站麻了,顾显才将手中的剑收起,抬起胳膊用袖子胡乱地擦脑门上的汗,招手让陈秀已往。

将军夫人虽说是婢女身世,但举手间倒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反倒是这顾显,就是一莽夫。陈秀心中又为将军夫人惋惜一番,低头忐忑地走到了凉亭下。

将军夫人正收回准备为顾显递出帕子的手,抬头见陈秀已立在亭子下边,面上略有不安。

顾显开门见山:“听闻,迩来你时常在打探本将军的家事?可还是对本将军的夫人心存妄想?”

陈秀冷汗直下,不想自己的行踪皆在顾显的掌控之下。这顾显到底阴险,看似漂亮,其实仍是对自己的枕边之人满心猜疑。

陈秀心中哀叹吾命休矣,对上将军夫人担忧的眼神,想起往日这年轻妇人的优美,竟有一股正气破口而出:“夫人对将军之心天地可鉴,我与夫人清白天月可表。夫人乃良善之人,救在下于危难,对在下有知遇之恩。在下不外盼夫人安好,若有冒犯之处,将军处置在下即是,莫要牵连了夫人。”

陈秀说完,心中顿感通透,是将军夫人救了他,让他自食其力,有尊严地活下去。她满足了自己对优美的憧憬,他是衷心期盼她幸福的。

通透后陈秀又感应畏惧,在他劈面的顾显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狠厉之人。

不想那顾显却大喝一声“好。”转过头去便对夫人轻柔道:“今晚你便随着他走吧,金银细软我已让人打点清楚,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将军夫人看着顾显又看向陈秀,微微颔首:“将军定是饿了,我去下碗面,就当是饯别了。”说罢她便起身离去。

今晚不是皇宫夜宴么?这会儿吃什么面?为何让夫人随着自己离去?而且不再回来?

陈秀只以为自己的脑壳,涨得发疼却什么都不敢问,顾显盯着他就像要把他看破一般。直到将军夫人把热腾腾的面端上来,他才收回了眼神。

顾显在凉亭里呼呼地吃得满头大汗,陈秀站在凉亭下接过将军夫人递过来的一小碗面条,在将军夫人暖和的笑容中,喝了一小口的面汤。

真咸!

05

那一夜,多年后京城的人通常提起都心有余悸。所谓皇宫夜宴,不外是大皇子弑君夺位的鸿门宴。文武百官及官眷一进宫便被叛军团团围住。

老天子贪恋权势,迟迟不愿立太子,就是怕太子势大,不想仍是落得个儿子谋逆的下场。

大皇子眼看事成,却被三皇子和顾显率军攻破城门一一瓦解,挥刀自刎也随着老天子去了。

当夜火光冲天、哀嚎满地。陈秀四处找寻随着他出了将军府,却又突然不见踪影的将军夫人,却是苦寻不得。

一个月后,三皇子登位称帝,照功行赏。顾显跪下谢恩,请旨回边关。

顾显连夜出城,在城门外的小山坡上,顾显将一蒙着面纱的女子,轻轻地推向了又被人架过来的陈秀。

透过月光,陈秀认清了那女子正是昔日的将军夫人,只是面纱下的面庞,却有着可怖的伤痕。

将军夫人笑容仍是暖和,对于顾显的摆设似乎并无异议。她轻声道:“将军此去一切小心,时间慌忙不能为您下面践行,不若唱一曲赠别将军。”

言罢将军夫人朱唇轻启,柔声吟唱。顾显眼光在她脸上往返转了转,朗声一笑策马而去。

待顾显身影消失在夜色,那将军夫人终是歇了声。回过头见陈秀不太自在的神色,了然一笑,竟自顾自地说道:“当年人市井将我伪装成风尘女子,要将我卖到敌国去。将军与我初识便将我救下,我问他为何相信我是被拐而来,他说真正的风尘女子,不应把歌颂得如此难听。”

或许是夜色醉人,将军夫人竟说了一句又一句。陈秀这才知道,顾显与她两人不外是有名无实的伉俪。顾显手握权势,京中各方势力皆想用姻亲笼络。

时局未明,她主动献策,宁愿将自己困在将军府这个牢笼中,为他掩人线人,探听消息,等候明主,最后或许还能成为他冒险回京的一个风骚捏词。

权力博弈,陈秀不懂,但他却隐隐明确,她支付了什么,“既然你为他探听消息,当知道那夜夜宴危险,其时你脱离是否又进了宫?”

她点颔首,顾显手握重兵,若是他与夫人同时未泛起在叛军眼皮底下,如何能瞒过众人?

陈秀定定地看着她,那夜如何惨烈,看着那面纱便也能猜出一二。“事情既已已往,为何如今不随着将军远走天涯?”

“那夜将军为了救我,不惜性命……我留在他身边,日后终究会成为别人牵制他的人质。”

陈秀惋惜,看似无情的两人,原来竟是用情至深。

“将军曾问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说我想要一个家,一个不会被外寇突然闯进院子,烧杀抢掠的牢固的家。”她转过头来看向陈秀,眸子亮如天上的星,“将军说他会守好国门,我们很快会迎来一个太平盛世。”

“我信他!”

在这句坚定的话语中,陈秀带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回乡了。他决议带着她回去等候这个太平盛世,他决议不问这个女子的姓名,今后仍尊称她夫人。

他曾为夫人念话本,话本里说“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感伤,有情人的心认真小,小得只装得下一小我私家。夫人笑着摇头,那时的陈秀只当她感怀于自己丈夫的那十个美婢。

如今他终于明确,有情人的心也可以很大,大得能装得下家国山河!

文/南北歌(小风月)

01

迩来京城里传出了件趣事。

护国将军顾显被妻子叛逆了!

说是趣事,其实是件丑事,还是王侯将相的丑事。

这本不是寻常黎民能放嘴上说的,可怎样如今国运衰微、灾荒连年,老天子眼看着就要驾鹤西去,人心惶遽,黎民日子苦啊,总要有点什么放在嘴里嚼一嚼。咱做不了其他的,还不兴说一说么。

况且这顾显虽说是国之栋梁、擎天之柱,却是布衣身世。十三岁入了军营,一路摸爬滚打屡建奇功,三十三岁这年临危受命,以少敌多,击退了邻国蓄谋已久的偷袭,班师回朝当天便受封了护国将军。

老天子看着顾显,身形挺拔、器宇轩昂,说不出的满足,一拍大腿,做了决议,他要赐婚,给这将军赏个夫人。

百官山呼万岁,皆称陛下英明。朝堂之上便七嘴八舌推荐起了将军夫人的人选。

人选未定,顾显却跪下陈情:“家国不安,外患不除,何以立室?”

竟要当众拒婚。

老天子摆摆手,言道无妨。

顾显却长跪不起,叩拜道:“微臣早已心有所属,本待良辰吉日着人提亲,还望陛下恕罪,玉成微臣。”

原来顾显看似家国为重,却也逃不开后代情长。在疆域从人市井手中救下一名孤女,见其可怜便留在身边做了婢女,不想日夜相对,竟生了情谊。

老天子哈哈大笑,这有何难?纳做小妾即可。

可顾显却铁了心,今生非卿不娶。

老天子这下可阴沉了脸,到底是布衣出生,混迹行伍之人,竟是这般冥顽不灵、不知趣!

可这是才立了大功的将军,如何打骂得?老天子心里憋屈,从鼻孔里哼哼两声,只把众臣吓得纷纷陪罪跪地不起,这才对着一片匍匐的脑壳甩袖而去。

事情终是没个结论,众臣面面相觑,倒是三皇子站了出来,“既未赐婚,便嫁娶自由。”

顾显飞驰回府,不待良辰吉日,当天便把亲事给办了。

众人皆说这顾显认真用情至深,可也免不得有人调笑他,打了三十几年的王老五骗子是该猴急。

无论是非曲直如何,顾显到底是赶在老天子回过味来的时候把人给娶了。越日一道圣旨下来,顾显又整理行装滚回边城去了。

老天子到底生气,口谕边城艰辛,新出炉的将军夫人就不用随着受罪了,就留在京城享福云云。

末了,赐顾显美婢十人,随着他往边城吹风沙去了。

看着这跟在顾显身后出城的十顶小轿,众人皆道这老天子用心险恶,恶心完将军夫人,又讨好了护国将军。想来不出几日,将军便把夫人抛诸脑后了。

可这顾显却是长情,日日书信传情从未中断,反倒是这将军夫人不循分,这才划分两年竟叛逆了顾显。

那个冒死也要娶她的男人,却两次把她推给了别人

02

配合着将军夫人将这顶绿帽子,给顾显戴上的陈秀,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本是逃荒出来的念书人,家乡穷苦日子没有盼头,想着到了京城或许尚有一番天地,却不想饿晕在京郊。

到底命不应绝,陈秀被人从官道救起,住进了京郊的一个庄子,庄子里衣食无忧、仆人随伺。庄子的主人是个年轻的妇人,日日出门巡庄、钓鱼狩猎,日子过得无拘无束、好不自在。

陈秀伤好前去拜谢告别,正碰上那妇人在书房中看信,她眉头微蹙略有沉思,好半天才抬起头来看向他问道:“先生可愿留在庄子上做个西席,教我念书识字?”

见陈秀有些疑惑,随意地扬了扬手中的信,自嘲解释道:“识字不多,读信有些难题。”

虽是于礼不合,但眼下生计才是大事。况且这年轻的妇人要求不高,逐日便只需教习几个大字。若是哪天心情好,便带上他巡庄垂钓,让他趁兴吟诗几首,妇人听着欢喜便给赏钱。

京城确实是块风水宝地,还未进京便有了这般境遇。陈秀数着短短十数日便积攒下来的银钱,心中感伤万千。相处时间渐长,陈秀以为妇人身份不简朴,不仅脱手阔绰,身边随伺的人皆力大无穷、规则极严。

陈秀萌生退意,却又架不住这款项的诱惑,想着再多等几日,再多攒些钱再请辞进京。

不想这多等几日的功夫,他不用请辞便随着妇人进了京城,还住进了将军府。

原来这年轻妇人,竟是台甫鼎鼎的护国将军夫人。一进了府,周围守卫眼光森森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架不住这骇人的气势。陈秀跟管事告了假,上街透透气也顺道见识一下京城富贵。不想,竟听到了关于他和将军夫人种种活色生香的蜚语。

吓得他脚底抹油,忙到将军夫人跟前请辞。钱再好,却也还是命重要。

将军夫人拿着信在茶杯中蒸腾出的水雾里发呆,半天才吐出惊雷般的信息:“将军不日便归。”

那个冒死也要娶她的男人,却两次把她推给了别人

03

陈秀日夜煎熬,顾显终于在整齐划一的马蹄声中归了府,大马金刀入座厅堂。

将军夫人行了礼,便招呼着婢女为顾显端茶倒水。顾显咕咚咚地饮下几杯热茶,抬眼问道:“家中一切安好。”

将军夫人轻声应和:“都好。”

顾显言道累了,便抬脚回屋。路上见到了在厅堂外候着的陈秀,余光一扫,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不相干的人,还是尽早离府吧。”

望着顾显的背影,陈秀快要喘过气去。迩来,他日日请辞,怎样将军府就是不放人。如今正主发话了,两仆人催着陈秀回自己屋子,看着他哆哆嗦嗦地收拾好工具,便将他扫地出门。

陈秀庆幸自己保住了小命,却又有些怅然若失,失了什么呢?

陈秀百思不得其解。

这种感受,却在客栈的蜚语蜚语里越来越深刻。

众人茶余饭后,对护国将军匹俦之事议论纷纷。无不在感伤,顾显对这个身世低下的夫人如何情深意切。竟为了挽回夫人的心,冒着杀头死罪无诏回京,为了不伤夫人的情感,竟还将那男子完好无损地送出门。倒是将军夫人忘恩负义。

陈秀心里哀叹蜚语可畏。他作为将军夫人的教书先生虽不妥当,但两人到底是清清白白,未曾逾矩半分。夫人心善,在他被赶出府后,还让人悄悄给他送了银子。

夫人以往通常听他吟诗念书,听到动情处,眼中泛起莹莹泪光,听到绝妙的句子,也会兴奋地拍起手掌,一派天真绚丽。

再说那顾显虽说是日日书信传情,可到底是带着十个美婢扔下夫人守边关去了。当日回府,与夫人也不外例行公务般地寥寥数语,哪有一点关切之情。曾听将军府下人私下言道,两人平日相处也甚是冷淡。

陈秀越想便越以为传言皆不行信,将军夫人才是谁人独守空闺、受尽苛待的可怜人。恻隐之心一起,他便情不自禁地去更多地打探将军府的消息。

那个冒死也要娶她的男人,却两次把她推给了别人

04

听闻顾显回府不外休整片刻,便进宫请罪。无诏回京本是大事,可老天子向来风骚又缱绻病榻,心肠倒是随着软了,在龙榻上招招手这事便已往了。卖力监国的大皇子也乐得做小我私家情,要于三日后设宴为顾显接风洗尘。

众人皆说皇恩浩荡,无诏回京的将军不仅没被处置,竟还要百官携家属,为他一块赴宴恭迎他回京休沐。

皇家设宴自然是千载难逢的一件大事,一时间各官家女眷皆采买装扮好不热闹。就在这热闹里,陈秀又被将军府的管事请回了将军府。

说是请,不外是又被管事带着两个仆人架了回去,将他往将军府后花园里一放。管事指了指不远处的凉亭,让他老实候着,人就跟躲瘟疫似地走了。

陈秀顺着管事手指的偏向看已往,凉亭上将军夫人正拿着一封信发呆,好一会儿才将信收入怀中,拿起了陈秀早前给她买的迩来盛行的话本。

那话本里都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俗套故事,将军夫人捧着书时而微笑时而蹙眉,倒是入迷。而凉亭下顾显正将手中的剑,舞得虎虎生风,两人各忙各的,竟连个眼神交集都没有。哪有半点,坊间传言恩爱伉俪的样子。

陈秀心中疑窦渐生,百转千回,仍是不得解。只把脚都站麻了,顾显才将手中的剑收起,抬起胳膊用袖子胡乱地擦脑门上的汗,招手让陈秀已往。

将军夫人虽说是婢女身世,但举手间倒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反倒是这顾显,就是一莽夫。陈秀心中又为将军夫人惋惜一番,低头忐忑地走到了凉亭下。

将军夫人正收回准备为顾显递出帕子的手,抬头见陈秀已立在亭子下边,面上略有不安。

顾显开门见山:“听闻,迩来你时常在打探本将军的家事?可还是对本将军的夫人心存妄想?”

陈秀冷汗直下,不想自己的行踪皆在顾显的掌控之下。这顾显到底阴险,看似漂亮,其实仍是对自己的枕边之人满心猜疑。

陈秀心中哀叹吾命休矣,对上将军夫人担忧的眼神,想起往日这年轻妇人的优美,竟有一股正气破口而出:“夫人对将军之心天地可鉴,我与夫人清白天月可表。夫人乃良善之人,救在下于危难,对在下有知遇之恩。在下不外盼夫人安好,若有冒犯之处,将军处置在下即是,莫要牵连了夫人。”

陈秀说完,心中顿感通透,是将军夫人救了他,让他自食其力,有尊严地活下去。她满足了自己对优美的憧憬,他是衷心期盼她幸福的。

通透后陈秀又感应畏惧,在他劈面的顾显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狠厉之人。

不想那顾显却大喝一声“好。”转过头去便对夫人轻柔道:“今晚你便随着他走吧,金银细软我已让人打点清楚,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将军夫人看着顾显又看向陈秀,微微颔首:“将军定是饿了,我去下碗面,就当是饯别了。”说罢她便起身离去。

今晚不是皇宫夜宴么?这会儿吃什么面?为何让夫人随着自己离去?而且不再回来?

陈秀只以为自己的脑壳,涨得发疼却什么都不敢问,顾显盯着他就像要把他看破一般。直到将军夫人把热腾腾的面端上来,他才收回了眼神。

顾显在凉亭里呼呼地吃得满头大汗,陈秀站在凉亭下接过将军夫人递过来的一小碗面条,在将军夫人暖和的笑容中,喝了一小口的面汤。

真咸!

那个冒死也要娶她的男人,却两次把她推给了别人

05

那一夜,多年后京城的人通常提起都心有余悸。所谓皇宫夜宴,不外是大皇子弑君夺位的鸿门宴。文武百官及官眷一进宫便被叛军团团围住。

老天子贪恋权势,迟迟不愿立太子,就是怕太子势大,不想仍是落得个儿子谋逆的下场。

大皇子眼看事成,却被三皇子和顾显率军攻破城门一一瓦解,挥刀自刎也随着老天子去了。

当夜火光冲天、哀嚎满地。陈秀四处找寻随着他出了将军府,却又突然不见踪影的将军夫人,却是苦寻不得。

一个月后,三皇子登位称帝,照功行赏。顾显跪下谢恩,请旨回边关。

顾显连夜出城,在城门外的小山坡上,顾显将一蒙着面纱的女子,轻轻地推向了又被人架过来的陈秀。

透过月光,陈秀认清了那女子正是昔日的将军夫人,只是面纱下的面庞,却有着可怖的伤痕。

将军夫人笑容仍是暖和,对于顾显的摆设似乎并无异议。她轻声道:“将军此去一切小心,时间慌忙不能为您下面践行,不若唱一曲赠别将军。”

言罢将军夫人朱唇轻启,柔声吟唱。顾显眼光在她脸上往返转了转,朗声一笑策马而去。

待顾显身影消失在夜色,那将军夫人终是歇了声。回过头见陈秀不太自在的神色,了然一笑,竟自顾自地说道:“当年人市井将我伪装成风尘女子,要将我卖到敌国去。将军与我初识便将我救下,我问他为何相信我是被拐而来,他说真正的风尘女子,不应把歌颂得如此难听。”

或许是夜色醉人,将军夫人竟说了一句又一句。陈秀这才知道,顾显与她两人不外是有名无实的伉俪。顾显手握权势,京中各方势力皆想用姻亲笼络。

时局未明,她主动献策,宁愿将自己困在将军府这个牢笼中,为他掩人线人,探听消息,等候明主,最后或许还能成为他冒险回京的一个风骚捏词。

权力博弈,陈秀不懂,但他却隐隐明确,她支付了什么,“既然你为他探听消息,当知道那夜夜宴危险,其时你脱离是否又进了宫?”

她点颔首,顾显手握重兵,若是他与夫人同时未泛起在叛军眼皮底下,如何能瞒过众人?

陈秀定定地看着她,那夜如何惨烈,看着那面纱便也能猜出一二。“事情既已已往,为何如今不随着将军远走天涯?”

“那夜将军为了救我,不惜性命……我留在他身边,日后终究会成为别人牵制他的人质。”

陈秀惋惜,看似无情的两人,原来竟是用情至深。

“将军曾问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说我想要一个家,一个不会被外寇突然闯进院子,烧杀抢掠的牢固的家。”她转过头来看向陈秀,眸子亮如天上的星,“将军说他会守好国门,我们很快会迎来一个太平盛世。”

“我信他!”

在这句坚定的话语中,陈秀带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回乡了。他决议带着她回去等候这个太平盛世,他决议不问这个女子的姓名,今后仍尊称她夫人。

他曾为夫人念话本,话本里说“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感伤,有情人的心认真小,小得只装得下一小我私家。夫人笑着摇头,那时的陈秀只当她感怀于自己丈夫的那十个美婢。

如今他终于明确,有情人的心也可以很大,大得能装得下家国山河!

文/南北歌(小风月)

将军 夫人 天子 蜚语 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