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拳击 > 女子拳击

陶菲克出庭受审:随岳父从政 深陷印尼体育腐败案

2020-05-13 13:32:23YWYF24552

羽坛传奇陶菲克。

陶菲克是世界男子羽坛第一位实现大满贯的球员,卓越的成就也让他与丹麦的彼得·盖德、中国的林丹和马来西亚的李宗伟,并称为羽坛四大天王。

虽然早已退役多年,但最近有关陶菲克的消息再次引发热议。据印尼媒体报道,陶菲克在5月6日的一场听证会上,承认自己经手过10亿印尼盾(约合47.6万元人民币)的赃款。

不过,陶菲克在这场有关贪腐案的听证会上坚称自己对钱的用途一无所知。他表示,自己只是帮朋友一个忙,“但是我没有告诉伊曼(前印尼青年和体育部长)我已经给他钱了。”

陶菲克雅典奥运男单夺金。

陶菲克承认担任“中间人”角色

这场震惊印尼体坛的贪腐案要从今年2月说起。当时,前印尼青年及体育部长伊曼被控贪污案开庭审理,令人意外的是,雅典奥运冠军陶菲克因涉及移交贿赂的款项,而被列为控方证人。

伊曼在2014年10月出任印尼青年及体育部长。2019年9月,他被印尼消除腐败委员会指控涉嫌接授贿赂,随后他立即辞职并被当局扣留调查,直至今年2月正式被检察官起诉。

据印尼媒体报道,伊曼被控接受贪污高达200亿印尼盾(约合953万元人民币)。其中包括直接收受115亿印尼盾的贿赂,以及从其他官员处另外收取了86亿4000万印尼盾的酬金。

在这场贪腐案中,陶菲克被指认为担任了中间人的角色,他也成了控方证人。

在起诉书中,陶菲克被指于2017年1月将一笔8亿印尼盾(38.1万元人民币)的款项交给了伊曼;此外,他还被指控在2018年1月于家中将10亿印尼盾交给伊曼的私人助理,后者再将钱转交给伊曼。

伊曼的私人助理米塔胡尔也是此次贪腐案中的被起诉者之一。据印尼媒体《INDOSPORT.COM》报道,陶菲克当时在南雅加达的家中,亲手将10亿印尼盾交给了米塔胡尔。

在上周三的法庭审理中,陶菲克承认曾向部长的助理提供了这些钱,但坚称自己对这笔钱的使用一无所知,“作为朋友,我只是帮了忙。但是,我没有向伊曼确认过是否收到这笔钱。”

陶菲克和林丹。

效仿岳父,羽坛传奇弃拍从政

陶菲克经手的这笔钱来自于前印尼国手黄金计划(Satlak Prima)项目的总监托米·苏汉坦多。当时,托米要求其手下准备这笔赃款,并转交给该项目的副总监陶菲克。

印尼国手黄金计划旨在帮助精英运动员参加更多的项目,并提高印尼体育的整体水平。但由于印尼在2017年的东南亚运动会上的表现未达到预期,该计划已于2018年被解散。

陶菲克在2016-2017年期间加入印尼国手黄金计划,并担任该项目的副总监。在此期间,这位印尼体坛的传奇凭借自己的号召力,一直积极地推动青少年体育的发展。

实际上,在2013年正式退役之后,陶菲克一直希望能够在印尼政坛有所作为。这其中与他从政的岳父不无关系,后者是印尼前交通部长、政商界知名人士阿古姆·古默拉尔。

马来西亚媒体曾透露,陶菲克宣布在退役后不久就有意仿效自己的岳父踏足政坛。他期待加入前印尼羽协会长吉塔组建的“barindo”(印尼阵线),一旦吉达在总统竞选中胜出,陶菲克极有可能掌管社会与文化事务部。

但现实并未按照陶菲克的预期发展,最终佐科·维多多赢得2014年的总统大选并在位至今。愿望落空并未让陶菲克止步,他继续靠着自己的影响力和背后的资源一步步踏入政坛。

2018年4月,陶菲克作为文娱界代表加入印度尼西亚民主党,成为前总统苏西洛领导党的一员。在当时甚至有不少人认为,陶菲克将成为未来印尼总统的大热人选

陶菲克和自己的儿女。

腐败让印尼体育寸步难行

在体育并不算发达的印尼,羽毛球的“国球”地位毋庸置疑。

但印尼政坛不是羽坛,在赛场如鱼得水的陶菲克并不知道其中的险恶。

据印尼媒体透露,印尼体育部之间一直存在着利益往来,如果一个部门想给让另外一个部门给他们拨款,那就必须向其领导行贿。而在印尼国内颇具影响力的陶菲克,自然地成为了“中间人”。

就在上周陶菲克的听证会结束后,印尼青年与体育部发言人加托特·德瓦·布鲁托直言,正是政府部门存在的许多腐败行为“才导致印尼体育无法前进”。

2012年,印度尼西亚体育部长马拉朗甘就因为涉嫌贪污腐败辞职下台。在其担任体育部长期间,曾对用于建设西爪哇体育场的1.2亿美元的工程费用“处理不当”,并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

腐败横生让体坛一直积贫积弱。2008年,印尼羽毛球国家队曾因缺少经费被迫解散,当时还在打球的陶菲克不得不自掏腰包进行训练,他还质疑道:“印尼羽毛球队的钱都哪儿去了?”

而面对持续多年的腐败,曾经想要在政坛中有所作为的陶菲克,如今已经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甚至有了想要离开的打算。

在5月11日的一次采访中,陶菲克坦言自己不肯妥协的处事态度,让他在政坛并怎么不受欢迎。经过这件事后,他决心离开政府,“我放弃了,现在很多人都在等着看我该怎么收场。”

羽坛传奇陶菲克。

陶菲克是世界男子羽坛第一位实现大满贯的球员,卓越的成就也让他与丹麦的彼得·盖德、中国的林丹和马来西亚的李宗伟,并称为羽坛四大天王。

虽然早已退役多年,但最近有关陶菲克的消息再次引发热议。据印尼媒体报道,陶菲克在5月6日的一场听证会上,承认自己经手过10亿印尼盾(约合47.6万元人民币)的赃款。

不过,陶菲克在这场有关贪腐案的听证会上坚称自己对钱的用途一无所知。他表示,自己只是帮朋友一个忙,“但是我没有告诉伊曼(前印尼青年和体育部长)我已经给他钱了。”

陶菲克雅典奥运男单夺金。

陶菲克承认担任“中间人”角色

这场震惊印尼体坛的贪腐案要从今年2月说起。当时,前印尼青年及体育部长伊曼被控贪污案开庭审理,令人意外的是,雅典奥运冠军陶菲克因涉及移交贿赂的款项,而被列为控方证人。

伊曼在2014年10月出任印尼青年及体育部长。2019年9月,他被印尼消除腐败委员会指控涉嫌接授贿赂,随后他立即辞职并被当局扣留调查,直至今年2月正式被检察官起诉。

据印尼媒体报道,伊曼被控接受贪污高达200亿印尼盾(约合953万元人民币)。其中包括直接收受115亿印尼盾的贿赂,以及从其他官员处另外收取了86亿4000万印尼盾的酬金。

在这场贪腐案中,陶菲克被指认为担任了中间人的角色,他也成了控方证人。

在起诉书中,陶菲克被指于2017年1月将一笔8亿印尼盾(38.1万元人民币)的款项交给了伊曼;此外,他还被指控在2018年1月于家中将10亿印尼盾交给伊曼的私人助理,后者再将钱转交给伊曼。

伊曼的私人助理米塔胡尔也是此次贪腐案中的被起诉者之一。据印尼媒体《INDOSPORT.COM》报道,陶菲克当时在南雅加达的家中,亲手将10亿印尼盾交给了米塔胡尔。

在上周三的法庭审理中,陶菲克承认曾向部长的助理提供了这些钱,但坚称自己对这笔钱的使用一无所知,“作为朋友,我只是帮了忙。但是,我没有向伊曼确认过是否收到这笔钱。”

陶菲克和林丹。

效仿岳父,羽坛传奇弃拍从政

陶菲克经手的这笔钱来自于前印尼国手黄金计划(Satlak Prima)项目的总监托米·苏汉坦多。当时,托米要求其手下准备这笔赃款,并转交给该项目的副总监陶菲克。

印尼国手黄金计划旨在帮助精英运动员参加更多的项目,并提高印尼体育的整体水平。但由于印尼在2017年的东南亚运动会上的表现未达到预期,该计划已于2018年被解散。

陶菲克在2016-2017年期间加入印尼国手黄金计划,并担任该项目的副总监。在此期间,这位印尼体坛的传奇凭借自己的号召力,一直积极地推动青少年体育的发展。

实际上,在2013年正式退役之后,陶菲克一直希望能够在印尼政坛有所作为。这其中与他从政的岳父不无关系,后者是印尼前交通部长、政商界知名人士阿古姆·古默拉尔。

马来西亚媒体曾透露,陶菲克宣布在退役后不久就有意仿效自己的岳父踏足政坛。他期待加入前印尼羽协会长吉塔组建的“barindo”(印尼阵线),一旦吉达在总统竞选中胜出,陶菲克极有可能掌管社会与文化事务部。

但现实并未按照陶菲克的预期发展,最终佐科·维多多赢得2014年的总统大选并在位至今。愿望落空并未让陶菲克止步,他继续靠着自己的影响力和背后的资源一步步踏入政坛。

2018年4月,陶菲克作为文娱界代表加入印度尼西亚民主党,成为前总统苏西洛领导党的一员。在当时甚至有不少人认为,陶菲克将成为未来印尼总统的大热人选

陶菲克和自己的儿女。

腐败让印尼体育寸步难行

在体育并不算发达的印尼,羽毛球的“国球”地位毋庸置疑。

但印尼政坛不是羽坛,在赛场如鱼得水的陶菲克并不知道其中的险恶。

据印尼媒体透露,印尼体育部之间一直存在着利益往来,如果一个部门想给让另外一个部门给他们拨款,那就必须向其领导行贿。而在印尼国内颇具影响力的陶菲克,自然地成为了“中间人”。

就在上周陶菲克的听证会结束后,印尼青年与体育部发言人加托特·德瓦·布鲁托直言,正是政府部门存在的许多腐败行为“才导致印尼体育无法前进”。

2012年,印度尼西亚体育部长马拉朗甘就因为涉嫌贪污腐败辞职下台。在其担任体育部长期间,曾对用于建设西爪哇体育场的1.2亿美元的工程费用“处理不当”,并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

腐败横生让体坛一直积贫积弱。2008年,印尼羽毛球国家队曾因缺少经费被迫解散,当时还在打球的陶菲克不得不自掏腰包进行训练,他还质疑道:“印尼羽毛球队的钱都哪儿去了?”

而面对持续多年的腐败,曾经想要在政坛中有所作为的陶菲克,如今已经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甚至有了想要离开的打算。

在5月11日的一次采访中,陶菲克坦言自己不肯妥协的处事态度,让他在政坛并怎么不受欢迎。经过这件事后,他决心离开政府,“我放弃了,现在很多人都在等着看我该怎么收场。”

印尼 羽坛 政坛 自己的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