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乒乓球 > 女子单打

体育纪录保持者、爱子严父、科学信徒——都是钟南山

2020-05-23 15:04:11YWYF27163

一场主角“缺席”的发布会,引来了诸多游客的驻足观看。5月23日,《还是钟南山》新书首发式与广州市第111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新闻发布会在广州购书中心举行。

《还是钟南山》首发。

书的作者、广州医科大学前任副校长魏东海却说:“虽然挂了我的名,但真正的作者有两个:一个是钟南山院士本人,他自己那丰富多彩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不管是谁来写、谁来说都会生动感人;另一个作者是为本书提供和搜集整理资料的同事、朋友、学生和出版社的编辑们。”

钟南山之子钟惟德正属于魏东海所说“另一个作者群体”。他在发布会上表示,父亲钟南山甚至不知道今天举办了关于他本人传记的新书发布会。

书中,记忆的触角延伸向历史深处。一位在抗击2003年SARS病毒、2020年抗击新冠病毒的两场战役中,两次挂帅的院士,如何屡次成为国人信赖的健康守护神?除了对科研工作的孜孜以求,其日常生活和成长经历,或许早已为钟南山的抗疫故事,埋下了伏笔。

永远保持的400米跨栏全国纪录

钟南山热爱篮球、健身,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是400米跨栏全国纪录的保持者。1955年,钟南山考入了北京医学院。酷爱体育的他在校期间经常参加田径比赛,而且成绩不错。1958年,因为体育成绩突出,钟南山被抽调到北京市集训队训练,准备参加第一届全运会。

全运会上,他以54.4秒的成绩打破了男子400米跨栏的全国纪录。“后来400米跨栏项目取消了,这个记录保持者就永远是钟南山了。”发布会上,魏东海说到。

《还是钟南山》作者、广州医科大学前任副校长魏东海.

“这也许是我五年大学生活中最光辉的一笔吧。”《还是钟南山》的开篇序言中提到,在正是由于注意锻炼身体,为以后完成繁重的医疗科研任务打好了身体基础。到现在,钟南山还坚持体育锻炼,每个星期都要跟他的研究生打一场篮球赛。

在钟南山之子、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教授、主任医师钟惟德眼中,运动是钟南山的信条之一。钟南山每天无论多忙、多晚,都有20分钟的运动时间。“我们家会专门腾出一个房间,有划船机、跑步机器、单双杠,就是用于父亲健身。”钟惟德说,这或许是钟家与其他家庭的不同之处。

最欣慰于儿子的事情非科研成就

由于平日里父子工作都很忙,相处的时间并不多。除了父亲“爱运动”外,钟惟德印象中,父亲还有另外一些特点。

钟院士年逾八旬依然坚持坐诊。但由于声名远扬,找他看病排号甚至需要等待两年时间。有时,亲朋向钟惟德打听:“能否经由他向钟院士加塞排个号?”钟惟德会犯难,近十年他还没有因为是钟南山的儿子,而在帮人插队看病方面成功过。“他看病细心、耐心。对领导干部、群众都一视同仁。”

钟南山之子、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教授、主任医师钟惟德.

在饮食方面,钟家的菜比较固定,唯一的要求是比较软。虾蟹的东西不能吃,因为易过敏。吃饭是很简单的。

“他既是普通的科学家,也是严格律己的科学家。我们是普通的医学家庭。他的付出使得他对我们的病人、群众有更高的信任,这是我们作为家人值得骄傲的。”钟惟德说。

在教育孩子时,钟南山也有与普通父母类似的一面。钟惟德回忆:“父亲打过我,很多次,而且下手比较重。因为我小时候比较调皮,能做的坏事我在学校都做过,所以挨过的打也不少。”

工作后,钟惟德下乡扶贫,用便宜的药给人治病。“虽然不是很高级的研究,但父亲很高兴。”钟惟德说,因为钟南山认为,这是钟惟德第一次做的比较正经的事情——用最小的成本为病人祛除病痛——儿子的医德让钟南山感到欣慰。

医学世家代代相传的治病救人梦

钟南山从事于内科工作,钟惟德则自主选择了另一个领域——泌尿外科。他坦言,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是仗着父亲在医学界的地位而取得成功。

深耕领域各异,医者仁心相同。钟南山的言传身教还是会影响到钟惟德的职业规划、行动风格。钟惟德坦言:“父辈的影响,对子女职业的选择会有很大的引导作用。这也是中国医生世家行程的共同原因。”

“父亲自我要求很严格,必须要有证据才能相信一件事。但他不轻易否定一个东西。”钟惟德说,“这就让他有强烈的动力去探索,同时尊重事情的规律、真相。因此他的判断是建立在证据和科学之上。”

以连花清瘟为例,钟南山曾表示:“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连花清瘟真的有效。”钟惟德强调,钟南山指出的是,连花清瘟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为“有效”而非“特效”,这是基于实验结果的审慎推断。

对于医生而言,他们往往能从病人解脱痛苦中得到满足。作为医学世家的钟家,祖父孙三代人都选择了从医的道路,而且领域各有专攻。钟南山的父亲钟世藩为中国儿科学,特别是在病原微生物研究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钟惟德的名字,正是祖父起的。“我的名字来源于《陋室铭》,惟德是以德为重。祖父也是希望父亲严格要求我。”钟惟德说。

生活在战乱年代,钟世藩一心想救治国民,因此走上了从医的道路。生长在新中国,钟南山继承父亲的衣钵,在医术方面进一步精进,成为国内呼吸疾病医学界的泰斗。成长在改革开放后,钟惟德尽管擅长写作,但他受鼓舞与父辈祖辈的职业操守,依然决定从医。

【来源:南方plus客户端】

一场主角“缺席”的发布会,引来了诸多游客的驻足观看。5月23日,《还是钟南山》新书首发式与广州市第111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新闻发布会在广州购书中心举行。

体育纪录保持者、爱子严父、科学信徒——都是钟南山

《还是钟南山》首发。

书的作者、广州医科大学前任副校长魏东海却说:“虽然挂了我的名,但真正的作者有两个:一个是钟南山院士本人,他自己那丰富多彩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不管是谁来写、谁来说都会生动感人;另一个作者是为本书提供和搜集整理资料的同事、朋友、学生和出版社的编辑们。”

钟南山之子钟惟德正属于魏东海所说“另一个作者群体”。他在发布会上表示,父亲钟南山甚至不知道今天举办了关于他本人传记的新书发布会。

书中,记忆的触角延伸向历史深处。一位在抗击2003年SARS病毒、2020年抗击新冠病毒的两场战役中,两次挂帅的院士,如何屡次成为国人信赖的健康守护神?除了对科研工作的孜孜以求,其日常生活和成长经历,或许早已为钟南山的抗疫故事,埋下了伏笔。

永远保持的400米跨栏全国纪录

钟南山热爱篮球、健身,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是400米跨栏全国纪录的保持者。1955年,钟南山考入了北京医学院。酷爱体育的他在校期间经常参加田径比赛,而且成绩不错。1958年,因为体育成绩突出,钟南山被抽调到北京市集训队训练,准备参加第一届全运会。

全运会上,他以54.4秒的成绩打破了男子400米跨栏的全国纪录。“后来400米跨栏项目取消了,这个记录保持者就永远是钟南山了。”发布会上,魏东海说到。

体育纪录保持者、爱子严父、科学信徒——都是钟南山

《还是钟南山》作者、广州医科大学前任副校长魏东海.

“这也许是我五年大学生活中最光辉的一笔吧。”《还是钟南山》的开篇序言中提到,在正是由于注意锻炼身体,为以后完成繁重的医疗科研任务打好了身体基础。到现在,钟南山还坚持体育锻炼,每个星期都要跟他的研究生打一场篮球赛。

在钟南山之子、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教授、主任医师钟惟德眼中,运动是钟南山的信条之一。钟南山每天无论多忙、多晚,都有20分钟的运动时间。“我们家会专门腾出一个房间,有划船机、跑步机器、单双杠,就是用于父亲健身。”钟惟德说,这或许是钟家与其他家庭的不同之处。

最欣慰于儿子的事情非科研成就

由于平日里父子工作都很忙,相处的时间并不多。除了父亲“爱运动”外,钟惟德印象中,父亲还有另外一些特点。

钟院士年逾八旬依然坚持坐诊。但由于声名远扬,找他看病排号甚至需要等待两年时间。有时,亲朋向钟惟德打听:“能否经由他向钟院士加塞排个号?”钟惟德会犯难,近十年他还没有因为是钟南山的儿子,而在帮人插队看病方面成功过。“他看病细心、耐心。对领导干部、群众都一视同仁。”

体育纪录保持者、爱子严父、科学信徒——都是钟南山

钟南山之子、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教授、主任医师钟惟德.

在饮食方面,钟家的菜比较固定,唯一的要求是比较软。虾蟹的东西不能吃,因为易过敏。吃饭是很简单的。

“他既是普通的科学家,也是严格律己的科学家。我们是普通的医学家庭。他的付出使得他对我们的病人、群众有更高的信任,这是我们作为家人值得骄傲的。”钟惟德说。

在教育孩子时,钟南山也有与普通父母类似的一面。钟惟德回忆:“父亲打过我,很多次,而且下手比较重。因为我小时候比较调皮,能做的坏事我在学校都做过,所以挨过的打也不少。”

工作后,钟惟德下乡扶贫,用便宜的药给人治病。“虽然不是很高级的研究,但父亲很高兴。”钟惟德说,因为钟南山认为,这是钟惟德第一次做的比较正经的事情——用最小的成本为病人祛除病痛——儿子的医德让钟南山感到欣慰。

医学世家代代相传的治病救人梦

钟南山从事于内科工作,钟惟德则自主选择了另一个领域——泌尿外科。他坦言,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是仗着父亲在医学界的地位而取得成功。

深耕领域各异,医者仁心相同。钟南山的言传身教还是会影响到钟惟德的职业规划、行动风格。钟惟德坦言:“父辈的影响,对子女职业的选择会有很大的引导作用。这也是中国医生世家行程的共同原因。”

“父亲自我要求很严格,必须要有证据才能相信一件事。但他不轻易否定一个东西。”钟惟德说,“这就让他有强烈的动力去探索,同时尊重事情的规律、真相。因此他的判断是建立在证据和科学之上。”

以连花清瘟为例,钟南山曾表示:“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连花清瘟真的有效。”钟惟德强调,钟南山指出的是,连花清瘟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为“有效”而非“特效”,这是基于实验结果的审慎推断。

对于医生而言,他们往往能从病人解脱痛苦中得到满足。作为医学世家的钟家,祖父孙三代人都选择了从医的道路,而且领域各有专攻。钟南山的父亲钟世藩为中国儿科学,特别是在病原微生物研究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钟惟德的名字,正是祖父起的。“我的名字来源于《陋室铭》,惟德是以德为重。祖父也是希望父亲严格要求我。”钟惟德说。

生活在战乱年代,钟世藩一心想救治国民,因此走上了从医的道路。生长在新中国,钟南山继承父亲的衣钵,在医术方面进一步精进,成为国内呼吸疾病医学界的泰斗。成长在改革开放后,钟惟德尽管擅长写作,但他受鼓舞与父辈祖辈的职业操守,依然决定从医。

【来源:南方plus客户端】

南山 父亲 保持者 跨栏 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