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杯

2020欧洲杯变为2021欧洲杯:几家欢喜几家愁?

2020-10-16 10:24:55YWYF0

为了应对疫情,欧洲杯推迟到2021年举行,其影响可谓是广泛的,其中有赢家,有输家。


赢家

1)每小我私家

从这几周新冠病毒在欧洲的流传速度来看,想必很少有人会希望继续举行这全欧规模的锦标赛。延期举行是唯一通情达理、切实可行的措施:在这个需要欧洲民众暂时改变生活习惯以应对疫情的时候,这样做会通报正面的信息;同时,也能将因球赛而带来的人员流动降到最低,制止人们熏染。当疫情已往后,也许2021欧洲杯会以一个全新的、坚强而深刻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眼前,为那些休戚相关、磨难与共后的情谊喝彩。

2)凯恩和拉什福德

如果英格兰阵中少了这两个令对手忌惮的球员,那将是这次欧洲杯的一大损失。所幸的是,延期一年能让凯恩和拉什福德有足够时间从伤病中恢复。人们希望看到他们在温布利球场大杀四方,虽然那时的压力也将前所未有。如果不出意外,数月之后,球迷们就可以开始理想明年7月凯恩在温布利球场捧杯了。

(拉什福德受伤离场)

3)哈兰德以及欧洲其他青年才俊

如果2020欧洲杯正常举行,那么对欧洲的这些优秀年轻球员来说,他们能否打破现有足坛秩序,在角逐中大放异彩?我们不得而知。不外如果挪威能在与塞尔维亚的附加赛中胜出,那么哈兰德和厄德高领衔的这一代挪威球员,将有更多时间来让自己变得更强。一些其他球队情况类似。好比,同样将会到场附加赛的科索沃,其锋线当家球星泽内利将会有足够时间从伤病中恢复过来。或许,延期一年举行将会让欧洲足坛秩序发生一些改变。

4)尼德兰(荷兰)

已往一两年荷兰足球迎来了人才井喷。因此许多人认为,如果再给荷兰12个月时间,再加上一些国家队角逐,罗纳德.科曼的球队将是冠军的有力竞争者。他们已经拥有了范戴克这一当世最佳中卫,同时德容、范德贝克和马伦等人也将会有更多时间磨合,让荷兰队再次跻身欧洲顶级球队。(译者注:虽然荷兰更名为尼德兰,可是一般还是以“荷兰”称谓其国家队)

(角逐中的荷兰国家队)

5)欧洲那些过分疲劳的球员

与其他康健问题相比,疲劳并不是特别让人担忧。可是给那些欧洲顶级球员一些喘息时间似乎并没有坏处,特别是在现在海内联赛和欧战赛程时间将会缩短的情况下。从小我私家的角度,没有教练会喜欢麋集的赛程。淘汰角逐,并增强体能训练,将有助于球员保持状态,也能让球迷看到更精彩的角逐。

国际足联已经同意推迟改制后的第一届世俱杯,为因疫情影响而延期到2021年举行的欧洲杯和美洲杯让路。国际足联在周三的通告中指出,后面将会宣布推迟后的世俱杯新赛程。

在因凡蒂诺的谋划下,改制后的世俱杯将有24支球队参赛,为有史以来的最大规模。角逐将在八其中国都会举行,球队包罗了8支欧洲球队和6支美洲球队。同时,国际足联也建立了事情小组来研究修订转会规则,以应对在停赛期间球员条约到期失去事情的情况。国际足联说他们想“从球员和俱乐部的角度,对条约举行完善,并调整球员注册期限”。据报道,该事情小组还在思量建立一个基金会,为那些因为疫情而遭遇财政危机的足球界事情人员提供津贴。


输家

1)比利时

2020欧洲杯似乎是被寄予厚望的比利时黄金一代为国家队带回荣誉的最后时机了。角逐推迟一年并不会对世界造成什么重大影响,可是对于一支球员巅峰即将已往的球队来说,则是比力糟糕的。明年角逐时,阿扎尔就30岁了,德布劳内也29岁,阿尔德韦雷尔德和维特塞尔届时年满32岁,维尔通亨到时也是迈向34岁的宿将。甚至卢卡库和索尔格.阿扎尔也将迈向28岁。当年的年轻一代,已经面临着不乐成,便让位的境况。

2)C罗和莫德里奇

到时年满36岁的C罗是否还能保持良好状态来资助葡萄牙卫冕?C罗这个赛季在尤文创下了惊人的进球记载,因此让人不得不认为2020年欧洲杯也许正是时候。莫德里奇只比C罗小7个月,因此他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世界杯时他拖着克罗地亚一路挺进决赛,令人印象深刻;可是2021年时他是否还能这样为克罗地亚奋力一搏?

(意大利国家德比中的C罗)

3)爱尔兰足协

爱尔兰足协的财政问题已经存在多时,已往一年也一直在接受官方观察。推迟将在都柏林举行的四场欧洲杯角逐对这个深陷债务危机的协会来说,算不得什么好消息。同时,他们不得不用更长的时间,等候麦卡锡手下的爱尔兰国家队通过附加赛为他们带来分外收入。另外另有一个问题就是,作为一个建设已久的继任计划的一部门,麦卡锡将会在今年夏天被肯尼替换。早前也有消息称,如果爱尔兰能乐成突入正赛,那么两位教练可能同时执掌国家队。

4)女足欧洲杯

原定于2021年举行的女足欧洲杯也肯定要为欧洲杯让路,固然这并不代表取消。新冠病毒将所有赛事的摆设都打乱了,给每小我私家都造成了未便。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保证女足欧洲杯到时能获得应有的平台和关注度。欧洲杯后马上举行女足欧洲杯或者两者同时举行都是不太现实的,特别是现在夏季奥运会的摆设也悬而未决。比力合理的摆设是顺延至2022年,只管思量到2017年女足欧洲杯和2019年女足世界杯的高质量角逐,也许没人愿意再等两年,可是这是现在看来最好的措施。

5)丹麦教练哈雷德

这位履历富厚的教练原本计划在2020年欧洲杯(部门角逐会在哥本哈根举行)后就退休。今年夏天退休之后,哈雷德不会再到场国家队的事务,尤勒曼将会取代他的位置。哈雷德说:“我的条约将在今年7月31日到期,到时我希望和之前计划的一样,终止条约”。对哈雷德来说,这算是职业生涯的一个遗憾,可是也算是有尊严的离别。

(丹麦主帅哈雷德)


为了应对疫情,欧洲杯推迟到2021年举行,其影响可谓是广泛的,其中有赢家,有输家。


赢家

1)每小我私家

从这几周新冠病毒在欧洲的流传速度来看,想必很少有人会希望继续举行这全欧规模的锦标赛。延期举行是唯一通情达理、切实可行的措施:在这个需要欧洲民众暂时改变生活习惯以应对疫情的时候,这样做会通报正面的信息;同时,也能将因球赛而带来的人员流动降到最低,制止人们熏染。当疫情已往后,也许2021欧洲杯会以一个全新的、坚强而深刻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眼前,为那些休戚相关、磨难与共后的情谊喝彩。

2)凯恩和拉什福德

如果英格兰阵中少了这两个令对手忌惮的球员,那将是这次欧洲杯的一大损失。所幸的是,延期一年能让凯恩和拉什福德有足够时间从伤病中恢复。人们希望看到他们在温布利球场大杀四方,虽然那时的压力也将前所未有。如果不出意外,数月之后,球迷们就可以开始理想明年7月凯恩在温布利球场捧杯了。

(拉什福德受伤离场)

3)哈兰德以及欧洲其他青年才俊

如果2020欧洲杯正常举行,那么对欧洲的这些优秀年轻球员来说,他们能否打破现有足坛秩序,在角逐中大放异彩?我们不得而知。不外如果挪威能在与塞尔维亚的附加赛中胜出,那么哈兰德和厄德高领衔的这一代挪威球员,将有更多时间来让自己变得更强。一些其他球队情况类似。好比,同样将会到场附加赛的科索沃,其锋线当家球星泽内利将会有足够时间从伤病中恢复过来。或许,延期一年举行将会让欧洲足坛秩序发生一些改变。

4)尼德兰(荷兰)

已往一两年荷兰足球迎来了人才井喷。因此许多人认为,如果再给荷兰12个月时间,再加上一些国家队角逐,罗纳德.科曼的球队将是冠军的有力竞争者。他们已经拥有了范戴克这一当世最佳中卫,同时德容、范德贝克和马伦等人也将会有更多时间磨合,让荷兰队再次跻身欧洲顶级球队。(译者注:虽然荷兰更名为尼德兰,可是一般还是以“荷兰”称谓其国家队)

(角逐中的荷兰国家队)

5)欧洲那些过分疲劳的球员

与其他康健问题相比,疲劳并不是特别让人担忧。可是给那些欧洲顶级球员一些喘息时间似乎并没有坏处,特别是在现在海内联赛和欧战赛程时间将会缩短的情况下。从小我私家的角度,没有教练会喜欢麋集的赛程。淘汰角逐,并增强体能训练,将有助于球员保持状态,也能让球迷看到更精彩的角逐。

国际足联已经同意推迟改制后的第一届世俱杯,为因疫情影响而延期到2021年举行的欧洲杯和美洲杯让路。国际足联在周三的通告中指出,后面将会宣布推迟后的世俱杯新赛程。

在因凡蒂诺的谋划下,改制后的世俱杯将有24支球队参赛,为有史以来的最大规模。角逐将在八其中国都会举行,球队包罗了8支欧洲球队和6支美洲球队。同时,国际足联也建立了事情小组来研究修订转会规则,以应对在停赛期间球员条约到期失去事情的情况。国际足联说他们想“从球员和俱乐部的角度,对条约举行完善,并调整球员注册期限”。据报道,该事情小组还在思量建立一个基金会,为那些因为疫情而遭遇财政危机的足球界事情人员提供津贴。


输家

1)比利时

2020欧洲杯似乎是被寄予厚望的比利时黄金一代为国家队带回荣誉的最后时机了。角逐推迟一年并不会对世界造成什么重大影响,可是对于一支球员巅峰即将已往的球队来说,则是比力糟糕的。明年角逐时,阿扎尔就30岁了,德布劳内也29岁,阿尔德韦雷尔德和维特塞尔届时年满32岁,维尔通亨到时也是迈向34岁的宿将。甚至卢卡库和索尔格.阿扎尔也将迈向28岁。当年的年轻一代,已经面临着不乐成,便让位的境况。

2)C罗和莫德里奇

到时年满36岁的C罗是否还能保持良好状态来资助葡萄牙卫冕?C罗这个赛季在尤文创下了惊人的进球记载,因此让人不得不认为2020年欧洲杯也许正是时候。莫德里奇只比C罗小7个月,因此他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世界杯时他拖着克罗地亚一路挺进决赛,令人印象深刻;可是2021年时他是否还能这样为克罗地亚奋力一搏?

(意大利国家德比中的C罗)

3)爱尔兰足协

爱尔兰足协的财政问题已经存在多时,已往一年也一直在接受官方观察。推迟将在都柏林举行的四场欧洲杯角逐对这个深陷债务危机的协会来说,算不得什么好消息。同时,他们不得不用更长的时间,等候麦卡锡手下的爱尔兰国家队通过附加赛为他们带来分外收入。另外另有一个问题就是,作为一个建设已久的继任计划的一部门,麦卡锡将会在今年夏天被肯尼替换。早前也有消息称,如果爱尔兰能乐成突入正赛,那么两位教练可能同时执掌国家队。

4)女足欧洲杯

原定于2021年举行的女足欧洲杯也肯定要为欧洲杯让路,固然这并不代表取消。新冠病毒将所有赛事的摆设都打乱了,给每小我私家都造成了未便。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保证女足欧洲杯到时能获得应有的平台和关注度。欧洲杯后马上举行女足欧洲杯或者两者同时举行都是不太现实的,特别是现在夏季奥运会的摆设也悬而未决。比力合理的摆设是顺延至2022年,只管思量到2017年女足欧洲杯和2019年女足世界杯的高质量角逐,也许没人愿意再等两年,可是这是现在看来最好的措施。

5)丹麦教练哈雷德

这位履历富厚的教练原本计划在2020年欧洲杯(部门角逐会在哥本哈根举行)后就退休。今年夏天退休之后,哈雷德不会再到场国家队的事务,尤勒曼将会取代他的位置。哈雷德说:“我的条约将在今年7月31日到期,到时我希望和之前计划的一样,终止条约”。对哈雷德来说,这算是职业生涯的一个遗憾,可是也算是有尊严的离别。

(丹麦主帅哈雷德)


欧洲杯 球员 哈雷 欧洲 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