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欧洲杯

换地?延期?取消?留给欧洲杯的选择时间不多了

2020-03-11 13:44:53YWYF0

意甲尤文图斯VS国际米兰的“国家德比”只能空场举行。

2020年,除了东京奥运会之外,最重要的体育赛事就是四年一度的欧洲杯,但疫情的泛起让角逐前景蒙上阴影。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欧洲的流传,原定于6月就要开赛的欧洲杯能否如期举行引发忧虑——延期、缩小举行都会规模、取消……种种说法层出不穷。

虽然欧足联方面表现当前并未有调整欧洲杯赛程的计划,但也认可会密切关注疫情,同时会和各举行都会所在国家的政府保持精密联系。

“我们有信心处置惩罚好(疫情相关事宜)”,欧足联主席切费林表现。但事实是,欧洲杯的运气,其实欧足联所能做的除了视察之外,也并不多……

球场外事情人员丈量体温。

疫情增长迅猛出乎意料

近期,欧洲成为了疫情增长最为迅猛的地域之一。

停止3月11日中午的统计数据,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已经凌驾万人。而疫情的扩散不仅限于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德国的累计确诊人数都凌驾了1500人。

此外,瑞士、挪威、英国、荷兰、瑞典、比利时、丹麦、奥地利各国都泛起了100到500人不等的累计确诊病例,再加上累计确诊病例尚未过百的希腊、冰岛、圣马力诺、芬兰、爱尔兰等国,新冠肺炎疫情已然遍布了整个欧洲。

而很是不碰巧的是,今年的欧洲杯正好就选择了不再把举行国限定在一个或少数几个国家,而是“整个欧洲”配合举行。

按计划,2020年欧洲杯将在11个国家的12个都会举行,举行都会包罗:伦敦、慕尼黑、巴库、圣彼得堡、罗马、哥本哈根、阿姆斯特丹、都柏林、毕尔巴鄂、布达佩斯、布加勒斯特、格拉斯哥。

其中伦敦将举行最多的7场角逐,而赛事的揭幕战,正是计划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意大利罗马举行。

相比于在7月下旬才要上演,赛程只连续两周的东京奥运会,定于6月12日开打,整整连续一个月的欧洲杯看起来受到疫情影响的可能性更大。

如今距脱离幕日期只剩三个月的时间,而按当下情况来看欧洲的疫情希望还极有可能处于岑岭前的爬坡期,这意味着接下来各支球队的备战,包罗组委会、各国足协、各个举行都会的赛前准备,以及赛事的商务开发都可能受到极大的影响。

欧冠瓦伦西亚与亚特兰大的角逐由于疫情不得不空场举行,这尊雕像是唯一的现场球迷。

换地?延期?取消?

现在,欧洲足坛受到的打击已经显现:意甲成为首个整体停摆的五大联赛,而英超、西甲、法甲、德甲都已经有角逐宣布推迟或者空场举行。

在这样的配景下,对于欧洲杯无法按计划举行的担忧并不令人意外,而可能带来的结果也集中在换地、延期、取消这三个方面。

首先是变换角逐地,这或许是最难以操作的一种方式。

因为欧洲杯体量庞大准备事情繁多,很难像此前中国女足到场的奥预赛这种“小型角逐”那样较为轻松的暂时更改角逐地,况且总计11个国家12个都会的举行规模,也大大增加的协调易地的难度。

此前西班牙六台曾报道,欧足联思量将欧洲杯举行都会由12座淘汰为9-10座,但从现在各个欧洲主要国家疫情增长的情况来看,缩减举行都会的计划依然只能视察疫情希望的情况才气决断。

另一个看上去更“合理”的选项就是延期。

本周一就有意大利媒体分析称,欧洲杯可能推迟至9月举行,最坏计划可能推迟至明年举行。不外,这一动议也有难以实现的一面。

作为全球足球商业化水平最高的地域,欧洲的职业足球赛季早已形成自有纪律,如果错过了夏季间歇期,各个国家队能否在延期后的欧洲杯凑出状态最好、实力最强的阵容都将是庞大的问题,而冬歇期则时间太短远远容纳不下欧洲杯。

想要欧洲杯延期,恐怕需要整个欧洲的职业联赛和俱乐部都在赛程上做出统一步伐的调整和配合——实现的难度之大也可以想见。

固然也不能清除欧洲杯真的痛下刻意,改到明年夏天再举行的可能性。如果真的实现,这将是欧洲杯自1960年开始举行一来,该赛事历史首次打破“四年一届”的节奏。

除了上述两个选项之外,球迷最为不愿意看到的效果自然就是取消本届欧洲杯了。

不外思量到欧洲杯的庞大经济效益和已经投入的种种成本,这一选项势必是最低概率的选择。要知道,四年前的法国欧洲杯欧足联的收入高达约20亿欧元,比2012年增长了约三分之一,绝对不是能轻易放弃的蛋糕。

意甲联赛第26轮萨索洛3-0胜布雷西亚,卡普托进球后提示球迷宅在家中反抗新冠病毒。

欧足联:没有调整时间表的需求

外界的担忧逐渐增加,欧足联却依然保持着相对平静的姿态。

俱乐部层面的多场欧冠和欧联杯赛事,都已经被欧足联划定空场角逐,同时欧足联还于日前宣布暂时取消了所有欧足联赛事的赛前握手仪式,但对于更为关键的欧洲杯计划,欧足联仍然没有体现出举行改动的意思。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欧足联方面就表现外界流传的将欧洲杯推迟到明年举行的动议“并不属实”,“欧足联并未要求欧洲杯推迟或者取消。”

3月10日,欧足联也揭晓了一份声明,再度强调对欧洲杯的赛程没有改动的计划。

“欧洲杯会在6月12日于罗马打响揭幕战。现在没有调整既定时间表的需求。”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生长情况,欧足联很是关注且将密切监控,欧足联和世界卫生组织保持联系,同时与相关的国际和当地机构都保持着联络。”

在此前举行的欧足联年度集会期间,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就曾在被问及疫情时给出了乐观的回复,“我们正在处置惩罚这个问题,而且我们有信心处置惩罚好。”

“除了病毒之外我们还要忙许多事情——宁静问题、政治问题……我们必须一件事情一件事情地来处置惩罚,我们不想过分反映。”

此外,正如一些欧洲媒体分析,欧洲杯能否如期举行在一定水平上也并非欧足联这一足球机构能够决议——疫情的生长情况,各国政府的政策,都将是欧洲杯能否按原定计划上演的决议性因素,欧足联的位置事实上相对比力“被动”。

而当下欧足联更多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希望情况能够向好生长,“让我们试着乐观一点,不要光想着欠好的一面——之后我们另有时间去继续思量这些。”

意甲尤文图斯VS国际米兰的“国家德比”只能空场举行。

2020年,除了东京奥运会之外,最重要的体育赛事就是四年一度的欧洲杯,但疫情的泛起让角逐前景蒙上阴影。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欧洲的流传,原定于6月就要开赛的欧洲杯能否如期举行引发忧虑——延期、缩小举行都会规模、取消……种种说法层出不穷。

虽然欧足联方面表现当前并未有调整欧洲杯赛程的计划,但也认可会密切关注疫情,同时会和各举行都会所在国家的政府保持精密联系。

“我们有信心处置惩罚好(疫情相关事宜)”,欧足联主席切费林表现。但事实是,欧洲杯的运气,其实欧足联所能做的除了视察之外,也并不多……

球场外事情人员丈量体温。

疫情增长迅猛出乎意料

近期,欧洲成为了疫情增长最为迅猛的地域之一。

停止3月11日中午的统计数据,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已经凌驾万人。而疫情的扩散不仅限于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德国的累计确诊人数都凌驾了1500人。

此外,瑞士、挪威、英国、荷兰、瑞典、比利时、丹麦、奥地利各国都泛起了100到500人不等的累计确诊病例,再加上累计确诊病例尚未过百的希腊、冰岛、圣马力诺、芬兰、爱尔兰等国,新冠肺炎疫情已然遍布了整个欧洲。

而很是不碰巧的是,今年的欧洲杯正好就选择了不再把举行国限定在一个或少数几个国家,而是“整个欧洲”配合举行。

按计划,2020年欧洲杯将在11个国家的12个都会举行,举行都会包罗:伦敦、慕尼黑、巴库、圣彼得堡、罗马、哥本哈根、阿姆斯特丹、都柏林、毕尔巴鄂、布达佩斯、布加勒斯特、格拉斯哥。

其中伦敦将举行最多的7场角逐,而赛事的揭幕战,正是计划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意大利罗马举行。

相比于在7月下旬才要上演,赛程只连续两周的东京奥运会,定于6月12日开打,整整连续一个月的欧洲杯看起来受到疫情影响的可能性更大。

如今距脱离幕日期只剩三个月的时间,而按当下情况来看欧洲的疫情希望还极有可能处于岑岭前的爬坡期,这意味着接下来各支球队的备战,包罗组委会、各国足协、各个举行都会的赛前准备,以及赛事的商务开发都可能受到极大的影响。

欧冠瓦伦西亚与亚特兰大的角逐由于疫情不得不空场举行,这尊雕像是唯一的现场球迷。

换地?延期?取消?

现在,欧洲足坛受到的打击已经显现:意甲成为首个整体停摆的五大联赛,而英超、西甲、法甲、德甲都已经有角逐宣布推迟或者空场举行。

在这样的配景下,对于欧洲杯无法按计划举行的担忧并不令人意外,而可能带来的结果也集中在换地、延期、取消这三个方面。

首先是变换角逐地,这或许是最难以操作的一种方式。

因为欧洲杯体量庞大准备事情繁多,很难像此前中国女足到场的奥预赛这种“小型角逐”那样较为轻松的暂时更改角逐地,况且总计11个国家12个都会的举行规模,也大大增加的协调易地的难度。

此前西班牙六台曾报道,欧足联思量将欧洲杯举行都会由12座淘汰为9-10座,但从现在各个欧洲主要国家疫情增长的情况来看,缩减举行都会的计划依然只能视察疫情希望的情况才气决断。

另一个看上去更“合理”的选项就是延期。

本周一就有意大利媒体分析称,欧洲杯可能推迟至9月举行,最坏计划可能推迟至明年举行。不外,这一动议也有难以实现的一面。

作为全球足球商业化水平最高的地域,欧洲的职业足球赛季早已形成自有纪律,如果错过了夏季间歇期,各个国家队能否在延期后的欧洲杯凑出状态最好、实力最强的阵容都将是庞大的问题,而冬歇期则时间太短远远容纳不下欧洲杯。

想要欧洲杯延期,恐怕需要整个欧洲的职业联赛和俱乐部都在赛程上做出统一步伐的调整和配合——实现的难度之大也可以想见。

固然也不能清除欧洲杯真的痛下刻意,改到明年夏天再举行的可能性。如果真的实现,这将是欧洲杯自1960年开始举行一来,该赛事历史首次打破“四年一届”的节奏。

除了上述两个选项之外,球迷最为不愿意看到的效果自然就是取消本届欧洲杯了。

不外思量到欧洲杯的庞大经济效益和已经投入的种种成本,这一选项势必是最低概率的选择。要知道,四年前的法国欧洲杯欧足联的收入高达约20亿欧元,比2012年增长了约三分之一,绝对不是能轻易放弃的蛋糕。

意甲联赛第26轮萨索洛3-0胜布雷西亚,卡普托进球后提示球迷宅在家中反抗新冠病毒。

欧足联:没有调整时间表的需求

外界的担忧逐渐增加,欧足联却依然保持着相对平静的姿态。

俱乐部层面的多场欧冠和欧联杯赛事,都已经被欧足联划定空场角逐,同时欧足联还于日前宣布暂时取消了所有欧足联赛事的赛前握手仪式,但对于更为关键的欧洲杯计划,欧足联仍然没有体现出举行改动的意思。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欧足联方面就表现外界流传的将欧洲杯推迟到明年举行的动议“并不属实”,“欧足联并未要求欧洲杯推迟或者取消。”

3月10日,欧足联也揭晓了一份声明,再度强调对欧洲杯的赛程没有改动的计划。

“欧洲杯会在6月12日于罗马打响揭幕战。现在没有调整既定时间表的需求。”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生长情况,欧足联很是关注且将密切监控,欧足联和世界卫生组织保持联系,同时与相关的国际和当地机构都保持着联络。”

在此前举行的欧足联年度集会期间,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就曾在被问及疫情时给出了乐观的回复,“我们正在处置惩罚这个问题,而且我们有信心处置惩罚好。”

“除了病毒之外我们还要忙许多事情——宁静问题、政治问题……我们必须一件事情一件事情地来处置惩罚,我们不想过分反映。”

此外,正如一些欧洲媒体分析,欧洲杯能否如期举行在一定水平上也并非欧足联这一足球机构能够决议——疫情的生长情况,各国政府的政策,都将是欧洲杯能否按原定计划上演的决议性因素,欧足联的位置事实上相对比力“被动”。

而当下欧足联更多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希望情况能够向好生长,“让我们试着乐观一点,不要光想着欠好的一面——之后我们另有时间去继续思量这些。”

欧洲杯 疫情 欧足联 欧洲 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