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举重 > 女子举重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2020-05-25 13:46:48YWYF28629

前程入息自觉、前程入息自知,其时为觉、以后为知,觉者谓觉息是非、知者谓知息生灭□细迟疾也。

前程入息觉尽止者,谓觉收支息欲报时为尽。亦计万物身生复灭,心者谓意止也。

见观空者,行道得观不复见身,便堕空无所有者,谓意无所著、意有所著因,为有断六入便得贤明。贤谓身、明谓道也。

知出何所灭、何所者。譬如念石出石入木石便灭,五阴亦尔。

精彩入痛痒,出痛痒入思想,出思想入生死,出生死入识,已划分是,乃堕三十七品经也。

问何等为思惟无为道?报思为校计惟为听无谓不念万物,为者如说行道为得故,言思惟无为道也。思为念、惟为划分白黑,黑为生死、白为道。道无所有,已划分无所,有便无所为,故言思惟无为道。

若计有所为所著,为非思惟。思亦为物惟为解意,解意便知十二因缘事。亦谓思为念、惟为计也。断生死得神足,谓意有所念为生、无所念为死,得神足者能航行故。

言生死当断也得神足有五意:一者喜、二者信、三者精进、四者定、五者通也。

四神足念不努力得五通,努力自在向六通。为道人四神足,得五通尽意可得六通尽意,谓万物意不欲也。

一信、二精进、三意、四定、五黠,是五事为四神足。

念为力者凡六事也。从信为属四神足念,从喜、从念精进、从定、从黠,是为属五根也。

从喜定谓信道,从力定谓精进,从意定谓意念定,从施定谓行道也,为种故有根。

有为之事,皆为恶,便生想不能告捷,谓得禅是因为力。亦谓恶不能胜善意,灭复起故为力。力定者恶意欲来不能坏,善意故为力定也道人行道未得观。当校计得观,在所观意不复转为得观止恶一法为坐禅观二法。

有时观身、有时观意、有时观喘息、有时观有、有时观无,在所因缘当划分观也。

止恶一法、观二法恶已尽。止观者为观道,恶未尽不见道,恶已尽乃得观道也。

止恶一法为知恶。

一切能制不着意为止,亦为得息想随止,得息想随止是为止恶一法,恶已止便得观故。

为观二法,为得四谛为行净。当复作净者,识苦弃习,知尽行道。如日出时,净转出十二门故,经言从道得脱也,去冥见明如日出时。

譬如日出多所见为弃诸冥,冥为苦。

何以知为苦?多所挂碍故知为苦。

何等为弃习?谓不作事。

何等为尽证?谓无所有。

道者明识苦断习尽证念道。识从苦生,不得苦亦无有识,是为苦也。尽证者,谓知人尽当老病死,证者知万物皆当灭,是为尽证也。

譬如日出作四事:

一坏冥,谓慧能坏痴。二见明,谓痴除独慧在。三见色万物,为见身诸所有恶露。四成熟万物,设无日月万物不熟,人无有慧痴意亦不熟也。

上头行俱行者,所行事已行不划分说,谓行五直声,身心并得行也。从谛念法意着法中,从谛念法意着所念,是便生是求生死,得生死求道,得道内外随所起意。,是为念法意着法中者。

从四谛自知意生,是当得是不生是不得,是便却意畏不敢犯。所行所念常在道,是为意着法中也,是名为法正从谛本起本着意。

法正者谓道法,从谛谓四谛。本起着意者谓所向生死万事,皆本从意起,便着意便有五阴所起意当断,断本五阴便断。有时自断不念,意自起为罪,复不定在道为罪,未尽故也。

意着法中者,谛意念万物为堕外法,中意不念万物为堕道法中。

五阴为生死法、三十七品经为道法。

意着法中者,谓制五阴不犯,亦谓常念道不离,是为意着法中也,所本正者所在。外为物本为福所在,内总为三十七品经,行道非一时端故。言所本者,谓行三十七品经法。

如次第随行意不入邪为正故,名为所本。正所本正各自异行,以无为对本,以不求为对正,以无为为对无为,以不常为对道,以无有为对、亦无有所、亦无有本、亦无有正,为无所有也。

定觉受身,如是法道说谓法定。道说者谓说所从因缘得道,见阴受者为受五阴。有入者为入五阴中,因有生死阴者为受正。正者道自正,但当为自正心耳。

人行安般守意,得数得相随得止便欢喜。是四种譬如钻火见烟不能熟物。得何等喜用未得出要故也。

安般守意有十八恼,令人不随道:一为爱欲、二为□恚、三为痴、四为戏乐、五为慢、六为疑、七为不受行相、八为受他人相、九为不念、十为他念、十一为不满念、十二为过精进、十三为不及精进、十四为惊怖、十五为强制意、十六为忧、十七为急忙、十八为不度意行爱,是为十八恼。

不护是十八因缘不得道,以护便得道也。

不受行相者,谓不观三十二物,不念三十七品经,是为不受行相。

受他人相者,谓未得十息便行相随,是为受他人相。

他念者,入息时念前程,前程时念入息,是为他念。

不满念者,谓未得一禅便念二禅,是为不满念。

强制意者,谓坐乱意不得息,当经行读经以乱不起,是为强制意也。

精进为黠,走是六事中,谓数息相随止观还净,是为六也。

何等为喘?何等为息?何等为气?何等为力?何等为风?

制者为意息,为命守,为气,为视听风,为能言语从道屈伸力,为能举重□恚也。要从守意得道。

何缘得守意?从数转得息,息转得相随,止观还净亦尔也。

行道欲得止意,当知三事:

一者先看法身本何从来?但从五阴行有,断五阴不复生。譬如寄托须臾耳,意不解念九道以自证。二者自当内视心中随息收支。三者前程入息念灭时息出小轻。

念灭时何等为知无所有?意定便知空,知空便知无所有。

何以故?息不报便死,知身但气所作,气灭为空,觉空堕道也。

故行道有三事:一者观身、二者念一心、三者念收支息。复有三事:一者止身痛痒、二者止口声、三者止意念行。是六事疾得息也。

要经言一念谓一心、近念谓计身、多念谓一心、不离念谓不离念,身行是四事,便疾得息也。

坐禅数息即时定意,是为今福。遂安隐不乱,是为未来福。益久续复安宁,是为已往福也。

坐禅数息不得定意,是为今罪。遂不安隐乱意起,是为当来罪。坐禅益久遂不安宁,是为已往罪也。

亦有身过意过。身直数息不得,是为意过。身曲数息不得,是为身过也。

坐禅自以为定意,意喜为乱意,不喜为道意。

坐禅念息已止便观,观止复行息。

人行道当以是为常法也,佛说有五信:

一者信有佛有经、二者去家下头发求道、三者坐行道、四者得息、五者定意所念不念为

空难不念为空。

何以故念息?报曰:息中无五色贪□□恚愚痴爱欲,是亦为空也。

可守身中意者,谓意在身观,是为身中意。人不能制意故令数息,以黠能制意,不复数息也。

问何等为自知?何等为自证报谓?

能划分五阴是为自知。不疑道是为自证也。

问曰:何等为无为?

报无为有二辈,有外无为、有内无为。眼不观色、耳不听声、鼻不受香、口不味味、身不贪细滑、意不志念,是为外无为。数息相随止观还净,是为内无为也。

问现有所念何以为无为?

报身口为戒,意向道行,虽有所念本趣无为也。

问何等为无?何等名为?

报无者谓不念万物,为者随经行指事称名,故言无为也。

问设使宿命对来到,当何以却?

报行数息相随止观还净,念三十七品经能却难,宿命对不行却。

数息行三十七品经,何以故能却?

报用念道故消恶,设使数息相随止观还净不能灭恶,世间人皆不得道,用消恶故得道。

数息相随止观还净,行三十七品经尚得作佛,况且罪对在十方积如山,精举行道不与罪会。

问曰:经言作是何以故不会?

报用作是故也。

数息为堕十二品,何谓十二品?

数息时堕四意止,息不乱时为堕四意念断,得十息有时为堕四神足,是为堕十二品也。

问何等为念三十七品经?

报谓,数息相堕止观还净行,是六事是为念三十七品经也,行数息亦为行三十七品经。

问何以故为行三十七品经?

报数息为堕四意止。何以故为四意止亦堕四意断?用不待念故为四意断,亦堕四神足,

用从信故为神足也。

数息为堕信根,用信佛意喜故生信根。亦堕能根,用坐行根为堕能根。亦堕识根,用知谛故为识根。亦堕定根,用意安故为定根。亦堕黠根,用离痴意解结故为黠根也。

数息亦堕信力,用不疑故为信力。亦堕进力,用精进故为进力。亦堕念力。用馀意不能攘故为念力。亦堕定力,用一心故为定力。亦堕黠力,用前划分四意止断神足故为黠力也。

数息亦堕觉意,用识苦故为觉意。亦堕法识觉意,用知道因缘故为法觉意。亦堕力觉意,用弃恶故为力觉意。亦堕爱觉意,用贪乐道故为爱觉意。亦堕息意觉,用意止故为息意觉。亦堕定觉意,用不念故为定觉意。亦堕守觉意,用行不离故为守觉意也。

数息亦堕八行,用意正故入八行。定意慈心念净法,是为直身。至诚语软语直语不还语,是为直语。黠在意信在意忍辱在意,是为直心。所谓以声息,是为十善堕道行也。数息亦堕直见,用谛观故为直见。亦堕直行,用向道故为直行。亦堕直治,用行三十七品

经故为直治。亦堕直意,用念谛故为直意。亦堕直定,用意白皙坏魔兵故为直定,是为八行。

何等为魔兵?谓色声香味细滑,是为魔兵。不受是为坏魔兵,三十七品应敛。

设自观身观他人身止□不乱意止馀意、自观痛痒观他人痛痒止□恚、自观意观他人意止痴、自观法观他人法得道,是名为四意止也。

避身为避色、避痛痒为避五乐、避意为避念避法、不堕愿业治生,是名为四意念断也。

识苦者本为苦,为苦者为有身,从苦为因缘,起者所见万物,苦习者本为苦,从苦为因缘生,尽者万物皆当松弛,为增苦习,复当为堕八道中,道人当念是八道。是名为四为四收苦,得四神足念也。

信佛意喜,是名为信根,为自守行法。

从谛身意受,是名能根为精进。

从谛念遂谛,是名识根为守意。

从谛一意,从谛一意止,是名定根为正意。

从谛观谛,是名黠根为道意。

是名为五根也。

从谛信不复疑,是名信力。

弃贪行道从谛自精进,恶意不能败精进,是名进力。

恶意欲起立即时灭,从谛是意无有能坏意,是名念力。

内外观从谛以定,恶意不能坏善意,是名定力。

念四禅从谛得黠,恶意不能坏黠意,是名黠力。

念收支尽复生,是名为五力也。

从谛念谛,是名为觉意得道意。从谛观谛,是名法名法识觉意得生死意。从谛身意持,是名力觉意,持道不失为力。

从谛足喜谛是名爱觉意,贪道法行道行道法。从谛意得休息,是名息意觉已息安隐。从谛一念意,是名定觉意,自知意以安宁。

从谛自在意在所行从观,是名守意觉。从四谛观意,是名为七觉意也。从谛守谛,是名直信道。从谛直从行谛,是为直从行念道。从谛身意持,是名直治法。

不欲堕四恶者,谓四颠倒。从谛念谛是名直意不乱意。从谛一心意,是名直定。为一心上头,为三法意行,俱行以声身心。

如是佛门生八行,是名四禅,为四意断也。

第一行为直念,属心常念道。第二行为直语,属口断四意,第三行为直观。属身观身内外。第四行为直见,信道。第五行为直行,不随四恶,谓四颠倒,第六行为直治断馀意。第七行为直不堕贪欲。第八行为直定正心。

是为八行。佛辟支佛阿罗汉所不行也。

第一行为直念。何等为直念?

谓不念万物意不堕是中,是为直念,念万物意堕中为不直念也。

四意止者:一意止为身念息、二意止为念痛痒、三意止为念意息收支、四意止为念法因缘,是为四意止也。

道人当念是四意止。一者为我前世爱身故不得脱,二者今有剧怨家。何以故?所欲者爱生,当断已断,为外身观止也。

四意止者,意止者意不在身为止意,不在痛痒为止意,不在意为止意,不在法为止意。

随色诚便生,是为不止也。

问人何以故不堕四意止?报用不念苦空非身不净故,不堕四意止。

若人意常念苦空非身不净行道者,常念是四事不离,便疾得四意止也。

问何等为身意止?谓念老病死是为身意止。

何等为痛痒意止?谓所不行意是为痛痒意止。

何等为意意止?谓已念复念是为意意止。

何等为法意止?谓往时为行还报为法,亦谓作是得是,是为法意止也。

四意止有四辈:一者念很是意止、二者念苦身意止、三者念空有意止、四者念不净乐意止,是为四意止。

一切天下事皆堕身痛痒,堕法都卢不外是四事也。

四意止者,一者但念息不邪念,二者但念善不念恶,三者自念身非我所万物皆非我所,便不复向。四者眼不视色意在法中,是名为四意止也。

道人当行四意止。一者眼色,当校计身中恶露。二者意欢喜念乐,当念痛痒苦。三者我意□,他人意亦□,我意转,他人意亦转,便不复转意。四意者我意嫉,他人意亦嫉。

我念他人恶,他人亦念我恶,便不复念是为法也。

身意止者自观身、观他人身。何等为身?

欲言痛痒是身,痛无有数;欲言意是身,复非身有已往意、未来意;欲言法是身复非身有已往未来法。欲言行是身,行无有形知为非身。得是计为四意止也。

意不堕色,念识亦不生,耳鼻口身亦尔。意不在身为心意不在痛痒,意不在念意不在法为心也。

问谁主知身意痛痒者?

报有身,身意知;痛痒,痛痒意知;意意,意意知;有饥,饥意知;有渴,渴意知;有寒,寒意知;有热,热意知。以是划分知也。

身意,起身意。痛痒意,起痛痒意。意意,起意意。法意,起法意。四意止谓意念恶制使不起,是为止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之一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前程入息自觉、前程入息自知,其时为觉、以后为知,觉者谓觉息是非、知者谓知息生灭□细迟疾也。

前程入息觉尽止者,谓觉收支息欲报时为尽。亦计万物身生复灭,心者谓意止也。

见观空者,行道得观不复见身,便堕空无所有者,谓意无所著、意有所著因,为有断六入便得贤明。贤谓身、明谓道也。

知出何所灭、何所者。譬如念石出石入木石便灭,五阴亦尔。

精彩入痛痒,出痛痒入思想,出思想入生死,出生死入识,已划分是,乃堕三十七品经也。

问何等为思惟无为道?报思为校计惟为听无谓不念万物,为者如说行道为得故,言思惟无为道也。思为念、惟为划分白黑,黑为生死、白为道。道无所有,已划分无所,有便无所为,故言思惟无为道。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若计有所为所著,为非思惟。思亦为物惟为解意,解意便知十二因缘事。亦谓思为念、惟为计也。断生死得神足,谓意有所念为生、无所念为死,得神足者能航行故。

言生死当断也得神足有五意:一者喜、二者信、三者精进、四者定、五者通也。

四神足念不努力得五通,努力自在向六通。为道人四神足,得五通尽意可得六通尽意,谓万物意不欲也。

一信、二精进、三意、四定、五黠,是五事为四神足。

念为力者凡六事也。从信为属四神足念,从喜、从念精进、从定、从黠,是为属五根也。

从喜定谓信道,从力定谓精进,从意定谓意念定,从施定谓行道也,为种故有根。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有为之事,皆为恶,便生想不能告捷,谓得禅是因为力。亦谓恶不能胜善意,灭复起故为力。力定者恶意欲来不能坏,善意故为力定也道人行道未得观。当校计得观,在所观意不复转为得观止恶一法为坐禅观二法。

有时观身、有时观意、有时观喘息、有时观有、有时观无,在所因缘当划分观也。

止恶一法、观二法恶已尽。止观者为观道,恶未尽不见道,恶已尽乃得观道也。

止恶一法为知恶。

一切能制不着意为止,亦为得息想随止,得息想随止是为止恶一法,恶已止便得观故。

为观二法,为得四谛为行净。当复作净者,识苦弃习,知尽行道。如日出时,净转出十二门故,经言从道得脱也,去冥见明如日出时。

譬如日出多所见为弃诸冥,冥为苦。

何以知为苦?多所挂碍故知为苦。

何等为弃习?谓不作事。

何等为尽证?谓无所有。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道者明识苦断习尽证念道。识从苦生,不得苦亦无有识,是为苦也。尽证者,谓知人尽当老病死,证者知万物皆当灭,是为尽证也。

譬如日出作四事:

一坏冥,谓慧能坏痴。二见明,谓痴除独慧在。三见色万物,为见身诸所有恶露。四成熟万物,设无日月万物不熟,人无有慧痴意亦不熟也。

上头行俱行者,所行事已行不划分说,谓行五直声,身心并得行也。从谛念法意着法中,从谛念法意着所念,是便生是求生死,得生死求道,得道内外随所起意。,是为念法意着法中者。

从四谛自知意生,是当得是不生是不得,是便却意畏不敢犯。所行所念常在道,是为意着法中也,是名为法正从谛本起本着意。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法正者谓道法,从谛谓四谛。本起着意者谓所向生死万事,皆本从意起,便着意便有五阴所起意当断,断本五阴便断。有时自断不念,意自起为罪,复不定在道为罪,未尽故也。

意着法中者,谛意念万物为堕外法,中意不念万物为堕道法中。

五阴为生死法、三十七品经为道法。

意着法中者,谓制五阴不犯,亦谓常念道不离,是为意着法中也,所本正者所在。外为物本为福所在,内总为三十七品经,行道非一时端故。言所本者,谓行三十七品经法。

如次第随行意不入邪为正故,名为所本。正所本正各自异行,以无为对本,以不求为对正,以无为为对无为,以不常为对道,以无有为对、亦无有所、亦无有本、亦无有正,为无所有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定觉受身,如是法道说谓法定。道说者谓说所从因缘得道,见阴受者为受五阴。有入者为入五阴中,因有生死阴者为受正。正者道自正,但当为自正心耳。

人行安般守意,得数得相随得止便欢喜。是四种譬如钻火见烟不能熟物。得何等喜用未得出要故也。

安般守意有十八恼,令人不随道:一为爱欲、二为□恚、三为痴、四为戏乐、五为慢、六为疑、七为不受行相、八为受他人相、九为不念、十为他念、十一为不满念、十二为过精进、十三为不及精进、十四为惊怖、十五为强制意、十六为忧、十七为急忙、十八为不度意行爱,是为十八恼。

不护是十八因缘不得道,以护便得道也。

不受行相者,谓不观三十二物,不念三十七品经,是为不受行相。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受他人相者,谓未得十息便行相随,是为受他人相。

他念者,入息时念前程,前程时念入息,是为他念。

不满念者,谓未得一禅便念二禅,是为不满念。

强制意者,谓坐乱意不得息,当经行读经以乱不起,是为强制意也。

精进为黠,走是六事中,谓数息相随止观还净,是为六也。

何等为喘?何等为息?何等为气?何等为力?何等为风?

制者为意息,为命守,为气,为视听风,为能言语从道屈伸力,为能举重□恚也。要从守意得道。

何缘得守意?从数转得息,息转得相随,止观还净亦尔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行道欲得止意,当知三事:

一者先看法身本何从来?但从五阴行有,断五阴不复生。譬如寄托须臾耳,意不解念九道以自证。二者自当内视心中随息收支。三者前程入息念灭时息出小轻。

念灭时何等为知无所有?意定便知空,知空便知无所有。

何以故?息不报便死,知身但气所作,气灭为空,觉空堕道也。

故行道有三事:一者观身、二者念一心、三者念收支息。复有三事:一者止身痛痒、二者止口声、三者止意念行。是六事疾得息也。

要经言一念谓一心、近念谓计身、多念谓一心、不离念谓不离念,身行是四事,便疾得息也。

坐禅数息即时定意,是为今福。遂安隐不乱,是为未来福。益久续复安宁,是为已往福也。

坐禅数息不得定意,是为今罪。遂不安隐乱意起,是为当来罪。坐禅益久遂不安宁,是为已往罪也。

亦有身过意过。身直数息不得,是为意过。身曲数息不得,是为身过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坐禅自以为定意,意喜为乱意,不喜为道意。

坐禅念息已止便观,观止复行息。

人行道当以是为常法也,佛说有五信:

一者信有佛有经、二者去家下头发求道、三者坐行道、四者得息、五者定意所念不念为

空难不念为空。

何以故念息?报曰:息中无五色贪□□恚愚痴爱欲,是亦为空也。

可守身中意者,谓意在身观,是为身中意。人不能制意故令数息,以黠能制意,不复数息也。

问何等为自知?何等为自证报谓?

能划分五阴是为自知。不疑道是为自证也。

问曰:何等为无为?

报无为有二辈,有外无为、有内无为。眼不观色、耳不听声、鼻不受香、口不味味、身不贪细滑、意不志念,是为外无为。数息相随止观还净,是为内无为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问现有所念何以为无为?

报身口为戒,意向道行,虽有所念本趣无为也。

问何等为无?何等名为?

报无者谓不念万物,为者随经行指事称名,故言无为也。

问设使宿命对来到,当何以却?

报行数息相随止观还净,念三十七品经能却难,宿命对不行却。

数息行三十七品经,何以故能却?

报用念道故消恶,设使数息相随止观还净不能灭恶,世间人皆不得道,用消恶故得道。

数息相随止观还净,行三十七品经尚得作佛,况且罪对在十方积如山,精举行道不与罪会。

问曰:经言作是何以故不会?

报用作是故也。

数息为堕十二品,何谓十二品?

数息时堕四意止,息不乱时为堕四意念断,得十息有时为堕四神足,是为堕十二品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问何等为念三十七品经?

报谓,数息相堕止观还净行,是六事是为念三十七品经也,行数息亦为行三十七品经。

问何以故为行三十七品经?

报数息为堕四意止。何以故为四意止亦堕四意断?用不待念故为四意断,亦堕四神足,

用从信故为神足也。

数息为堕信根,用信佛意喜故生信根。亦堕能根,用坐行根为堕能根。亦堕识根,用知谛故为识根。亦堕定根,用意安故为定根。亦堕黠根,用离痴意解结故为黠根也。

数息亦堕信力,用不疑故为信力。亦堕进力,用精进故为进力。亦堕念力。用馀意不能攘故为念力。亦堕定力,用一心故为定力。亦堕黠力,用前划分四意止断神足故为黠力也。

数息亦堕觉意,用识苦故为觉意。亦堕法识觉意,用知道因缘故为法觉意。亦堕力觉意,用弃恶故为力觉意。亦堕爱觉意,用贪乐道故为爱觉意。亦堕息意觉,用意止故为息意觉。亦堕定觉意,用不念故为定觉意。亦堕守觉意,用行不离故为守觉意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数息亦堕八行,用意正故入八行。定意慈心念净法,是为直身。至诚语软语直语不还语,是为直语。黠在意信在意忍辱在意,是为直心。所谓以声息,是为十善堕道行也。数息亦堕直见,用谛观故为直见。亦堕直行,用向道故为直行。亦堕直治,用行三十七品

经故为直治。亦堕直意,用念谛故为直意。亦堕直定,用意白皙坏魔兵故为直定,是为八行。

何等为魔兵?谓色声香味细滑,是为魔兵。不受是为坏魔兵,三十七品应敛。

设自观身观他人身止□不乱意止馀意、自观痛痒观他人痛痒止□恚、自观意观他人意止痴、自观法观他人法得道,是名为四意止也。

避身为避色、避痛痒为避五乐、避意为避念避法、不堕愿业治生,是名为四意念断也。

识苦者本为苦,为苦者为有身,从苦为因缘,起者所见万物,苦习者本为苦,从苦为因缘生,尽者万物皆当松弛,为增苦习,复当为堕八道中,道人当念是八道。是名为四为四收苦,得四神足念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信佛意喜,是名为信根,为自守行法。

从谛身意受,是名能根为精进。

从谛念遂谛,是名识根为守意。

从谛一意,从谛一意止,是名定根为正意。

从谛观谛,是名黠根为道意。

是名为五根也。

从谛信不复疑,是名信力。

弃贪行道从谛自精进,恶意不能败精进,是名进力。

恶意欲起立即时灭,从谛是意无有能坏意,是名念力。

内外观从谛以定,恶意不能坏善意,是名定力。

念四禅从谛得黠,恶意不能坏黠意,是名黠力。

念收支尽复生,是名为五力也。

从谛念谛,是名为觉意得道意。从谛观谛,是名法名法识觉意得生死意。从谛身意持,是名力觉意,持道不失为力。

从谛足喜谛是名爱觉意,贪道法行道行道法。从谛意得休息,是名息意觉已息安隐。从谛一念意,是名定觉意,自知意以安宁。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从谛自在意在所行从观,是名守意觉。从四谛观意,是名为七觉意也。从谛守谛,是名直信道。从谛直从行谛,是为直从行念道。从谛身意持,是名直治法。

不欲堕四恶者,谓四颠倒。从谛念谛是名直意不乱意。从谛一心意,是名直定。为一心上头,为三法意行,俱行以声身心。

如是佛门生八行,是名四禅,为四意断也。

第一行为直念,属心常念道。第二行为直语,属口断四意,第三行为直观。属身观身内外。第四行为直见,信道。第五行为直行,不随四恶,谓四颠倒,第六行为直治断馀意。第七行为直不堕贪欲。第八行为直定正心。

是为八行。佛辟支佛阿罗汉所不行也。

第一行为直念。何等为直念?

谓不念万物意不堕是中,是为直念,念万物意堕中为不直念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四意止者:一意止为身念息、二意止为念痛痒、三意止为念意息收支、四意止为念法因缘,是为四意止也。

道人当念是四意止。一者为我前世爱身故不得脱,二者今有剧怨家。何以故?所欲者爱生,当断已断,为外身观止也。

四意止者,意止者意不在身为止意,不在痛痒为止意,不在意为止意,不在法为止意。

随色诚便生,是为不止也。

问人何以故不堕四意止?报用不念苦空非身不净故,不堕四意止。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若人意常念苦空非身不净行道者,常念是四事不离,便疾得四意止也。

问何等为身意止?谓念老病死是为身意止。

何等为痛痒意止?谓所不行意是为痛痒意止。

何等为意意止?谓已念复念是为意意止。

何等为法意止?谓往时为行还报为法,亦谓作是得是,是为法意止也。

四意止有四辈:一者念很是意止、二者念苦身意止、三者念空有意止、四者念不净乐意止,是为四意止。

一切天下事皆堕身痛痒,堕法都卢不外是四事也。

四意止者,一者但念息不邪念,二者但念善不念恶,三者自念身非我所万物皆非我所,便不复向。四者眼不视色意在法中,是名为四意止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道人当行四意止。一者眼色,当校计身中恶露。二者意欢喜念乐,当念痛痒苦。三者我意□,他人意亦□,我意转,他人意亦转,便不复转意。四意者我意嫉,他人意亦嫉。

我念他人恶,他人亦念我恶,便不复念是为法也。

身意止者自观身、观他人身。何等为身?

欲言痛痒是身,痛无有数;欲言意是身,复非身有已往意、未来意;欲言法是身复非身有已往未来法。欲言行是身,行无有形知为非身。得是计为四意止也。

意不堕色,念识亦不生,耳鼻口身亦尔。意不在身为心意不在痛痒,意不在念意不在法为心也。

问谁主知身意痛痒者?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长文请耐心看

报有身,身意知;痛痒,痛痒意知;意意,意意知;有饥,饥意知;有渴,渴意知;有寒,寒意知;有热,热意知。以是划分知也。

身意,起身意。痛痒意,起痛痒意。意意,起意意。法意,起法意。四意止谓意念恶制使不起,是为止也。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之一

经卷 痛痒 后汉 大安 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