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举重 > 女子举重

“愤青”型物理学家接受新想法的三步走

2020-05-16 13:14:53YWYF22272

撰文 | 邢志忠

1993年3月,时任美国得克萨斯农机大学教授的Michael Duff 在地处意大利小城特里雅斯特的国际理论物理中心(ICTP)做了一场题为“韦尔反常二十年”(Twenty years of the Weyl anomaly)的学术陈诉,以纪念自己的博士导师、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Abdus Salam庆幸卸任ICTP主任。这一陈诉的文字版次年揭晓在英国专业期刊《经典与量子引力》(Classical and Quantum Gravity)上,迄今为止已经被引用了400余次。在这篇堪称经典的论文中,Duff教授以英国绅士特有的诙谐感总结了“愤青”型物理学家接受别人的新想法所接纳的三个步骤:

第一步:断然宣称对方的想法是错误的!

如此一来,提出新想法的学者肯定会想方设法为自己辩护,证明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一旦被说服了,“愤青”型物理学家一般不会轻易认输,而是话锋一转,走出第二步棋:

第二步:判断对方的想法其实很是平庸。

虽然正确但却很平庸,这样的想法任何人都经常会有。听到这样的评价时,提出新想法的学者一般都市本能地举行防御,捍卫自己的物理思想的不平庸性。当“愤青”型物理学家再次被说服,纵然他在心田已经接受了人家的想法确实很有新意甚至很高明的事实,嘴上也要若无其事地表现:

第三步:不瞒你说,我早就有相同的想法了。

如此这般地三步走,你就完美地打造出了一位愤世嫉俗、自以为是、举重若轻的物理学家所“应该”具备的形象。Duff教授的原文如下:

Some cynic once said in order for physicists to accept a new idea, they must first pass through the following three stages:

(1)   It’s wrong;

(2)   It’s trivial;

(3)   I thought of it first.

固然,面临一个来自他人的新想法,并非所有的物理学家都本能地根据上述三个步骤做出反映。人之常情的第一反映是质疑,这一点无可厚非。情商高的学者一般都市顾及对方的感受,即便心田并不认同所谓的新想法,嘴上也会说几句“这听起来很有趣”之类的客套话。但可能也确实会有父老或同辈听了你的新想法之后,劈面告诉你,他其实早就想到了,只是还没有开始动手做而已。这时候你要小心,他可能说的是实话,现在有意与你互助;他也可能在撒谎,只是为了抬高自己、泼你一头冷水而已。

Michael Duff 教授

为了证明Duff教授的“三段论”还是有些原理的,我们以物理学大师Wolfgang Pauli为例来做些诠释。究竟,以思辨为生的的理论物理学家们更喜欢与同行斗嘴,他们对别人提出的新想法或者获得的新效果,通常都不会意甘情愿地立刻接受。

众所周知,李政道先生和杨振宁先生于1956年提出了宇称在弱相互作用历程中可能并不守恒的看法。1957年1月15日,哥伦比亚大学的吴健雄女士和Leon Lederman教授向导的实验组各自独立地证实了这一革命性的理论料想。消息传到欧洲后,伟大的Pauli立刻写信给自己曾经的博士后Victor Weisskopf教授,强烈质疑吴女士的实验效果。他断言:“我不相信上帝是一个软弱无力的左撇子,而且我已经准备好了拿出一大笔钱来赌钱,实验会给出对称的电子角漫衍(镜像对称)的效果。原因在于,我看不出一种相互作用的强度及其镜像对称性之间存在逻辑上的关联”(I do not believe that God is a weak left hander and would be prepared to bet a high amount that the experiment will show a symmetric angular distribution of the electrons (mirror symmetry). For I cannot see a logical connection between the strength of an interaction and its mirror symmetry)。但吴女士的实验并没有错,而是Pauli先生的理论直觉错了。Pauli先生在不久之后写给Weisskopf教授的另一封信中认可,他幸好没有为此真的跟别人赌钱,否则他将输掉一大笔钱,这可能会让他肩负不起,甚至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撰文 | 邢志忠

1993年3月,时任美国得克萨斯农机大学教授的Michael Duff 在地处意大利小城特里雅斯特的国际理论物理中心(ICTP)做了一场题为“韦尔反常二十年”(Twenty years of the Weyl anomaly)的学术陈诉,以纪念自己的博士导师、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Abdus Salam庆幸卸任ICTP主任。这一陈诉的文字版次年揭晓在英国专业期刊《经典与量子引力》(Classical and Quantum Gravity)上,迄今为止已经被引用了400余次。在这篇堪称经典的论文中,Duff教授以英国绅士特有的诙谐感总结了“愤青”型物理学家接受别人的新想法所接纳的三个步骤:

第一步:断然宣称对方的想法是错误的!

如此一来,提出新想法的学者肯定会想方设法为自己辩护,证明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一旦被说服了,“愤青”型物理学家一般不会轻易认输,而是话锋一转,走出第二步棋:

第二步:判断对方的想法其实很是平庸。

虽然正确但却很平庸,这样的想法任何人都经常会有。听到这样的评价时,提出新想法的学者一般都市本能地举行防御,捍卫自己的物理思想的不平庸性。当“愤青”型物理学家再次被说服,纵然他在心田已经接受了人家的想法确实很有新意甚至很高明的事实,嘴上也要若无其事地表现:

第三步:不瞒你说,我早就有相同的想法了。

如此这般地三步走,你就完美地打造出了一位愤世嫉俗、自以为是、举重若轻的物理学家所“应该”具备的形象。Duff教授的原文如下:

Some cynic once said in order for physicists to accept a new idea, they must first pass through the following three stages:

(1)   It’s wrong;

(2)   It’s trivial;

(3)   I thought of it first.

固然,面临一个来自他人的新想法,并非所有的物理学家都本能地根据上述三个步骤做出反映。人之常情的第一反映是质疑,这一点无可厚非。情商高的学者一般都市顾及对方的感受,即便心田并不认同所谓的新想法,嘴上也会说几句“这听起来很有趣”之类的客套话。但可能也确实会有父老或同辈听了你的新想法之后,劈面告诉你,他其实早就想到了,只是还没有开始动手做而已。这时候你要小心,他可能说的是实话,现在有意与你互助;他也可能在撒谎,只是为了抬高自己、泼你一头冷水而已。

“愤青”型物理学家接受新想法的三步走

Michael Duff 教授

为了证明Duff教授的“三段论”还是有些原理的,我们以物理学大师Wolfgang Pauli为例来做些诠释。究竟,以思辨为生的的理论物理学家们更喜欢与同行斗嘴,他们对别人提出的新想法或者获得的新效果,通常都不会意甘情愿地立刻接受。

众所周知,李政道先生和杨振宁先生于1956年提出了宇称在弱相互作用历程中可能并不守恒的看法。1957年1月15日,哥伦比亚大学的吴健雄女士和Leon Lederman教授向导的实验组各自独立地证实了这一革命性的理论料想。消息传到欧洲后,伟大的Pauli立刻写信给自己曾经的博士后Victor Weisskopf教授,强烈质疑吴女士的实验效果。他断言:“我不相信上帝是一个软弱无力的左撇子,而且我已经准备好了拿出一大笔钱来赌钱,实验会给出对称的电子角漫衍(镜像对称)的效果。原因在于,我看不出一种相互作用的强度及其镜像对称性之间存在逻辑上的关联”(I do not believe that God is a weak left hander and would be prepared to bet a high amount that the experiment will show a symmetric angular distribution of the electrons (mirror symmetry). For I cannot see a logical connection between the strength of an interaction and its mirror symmetry)。但吴女士的实验并没有错,而是Pauli先生的理论直觉错了。Pauli先生在不久之后写给Weisskopf教授的另一封信中认可,他幸好没有为此真的跟别人赌钱,否则他将输掉一大笔钱,这可能会让他肩负不起,甚至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愤青”型物理学家接受新想法的三步走

想法 物理学家 教授 自己的 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