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举重 > 女子举重

唐宋八大家:面临叛军,视死如归的真男人韩愈

2020-05-16 06:59:11YWYF13979

唐宋八大家:面临叛军,视死如归的真男人韩愈

编辑

被誉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不仅是古代中国文学、哲学、思想方面的翘楚,也不仅只是一个于敢于犯颜直谏的忠臣,还是一个面临叛军,能够视死如归的勇敢的真男人。唐穆宗长庆二年(公元822年)二月初二,刚刚上任不久的兵部侍郎(国防部副部长)韩愈,就面临一项棘手的使命和一次生死的磨练。

斯时,镇州(今河北正定)发生了叛乱。起因是朝廷新任命的镇州节度使田弘正,因为讲求奢侈排场,不知体恤部下,引起镇州将士的极端不满。而镇州戎马使王庭凑有心作乱,遂乘机激怒将士,把田弘正和他的幕僚,连同他们的眷属一起杀了。并要求朝廷正式任命王庭凑做节度使。这是中唐以来,藩镇尾大不掉,盘据自立的又一次活生生的复发。

唐穆宗不能容忍,派遣十五雄师前去讨伐。而王庭凑则使用中央各军的内部反面,以一万多人的军队,接纳声动击西的措施,不仅将中央军各个击破,还围困了重镇深州(今河北深州)。朝廷无力再战,只好暂时同意任命王庭凑为镇州节度使。随后派年过半百的兵部侍郎韩愈,前往镇州宣慰。即劝说王庭凑排除深州之围,放出城中守将牛元翼。

韩愈此次出任的,可不是威风八面的钦差大臣,而是有生命之忧的宣慰使,唐德宗兴元元年(公元784年)的颜真卿之死(唐德宗派颜真卿去劝降李希烈)就是前车之鉴。因为斯时的藩镇,极其跋扈与残暴,他们基础没有把朝臣放在眼里。因此,韩愈的出使,简直冒着很大的危险。时任宰相的元稹对唐穆宗说:“韩愈惋惜!”唐穆宗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派人前去阻止。可是,为了维护朝廷的尊严,韩愈视死如归。他对使者慨然说道:“止,君之仁;死,臣之义。岂有受君命,而滞留自顾之理!”由是疾驰而往。在日夜兼程中,他赋诗两首酬答昔日上司裴度,其中一首为:“衔命山东抚乱师,日驰三百自嫌迟。风霜满面无人识,那边如今更有诗?”由此可见韩愈幸不辱命的赤胆忠心。

在镇州,王庭凑已经严阵以待了,他领导全副武装的甲兵,刀出鞘,箭上弦,一片杀气腾腾,“夹道接待”韩愈这位钦差大臣。进了镇州馆驿,韩愈与王庭凑落坐堂上,甲兵遍布庭下。面临乱兵,韩愈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故而毫无惧色。这反倒使做贼心虚的王庭凑胆怯了。

王庭凑先是推卸责任,以试探口风。他说:“局势的骚动,都是不听话的士兵造成的。”同时,庭下的甲兵根据事先的部署,一起拥上堂来,气势汹汹,上前围住了韩愈。

韩愈镇定自若,义正词严地对甲兵说:“儿郎们,且莫乱闹,听我说说忠顺与叛逆的利害关系吧。远的不说,只看本朝安禄山、史思明这些叛贼的下场就知道了。他们的子孙还在吗?另有在朝当官的吗?”甲兵齐声回覆:“没有了!”韩愈接着说:“令公((指田弘正)忠义,封为节度使,又封中书令,子孙还在幼年,已经授了官,其荣其宠,何其光耀。”甲兵们喊道:“田弘正待我们刻薄,所以军心不安。”韩愈说:“你们都把他杀掉了,还闹什么呢?”甲兵们只得低声道:“侍郎说得是。”

王庭凑一看苗头差池,有军心动摇的迹象,便立刻下令甲兵退出,并对韩愈说道:“侍郎此次来镇州,对庭凑有何指教?”韩愈回覆:“军中像牛元翼这样的将领不少,朝廷不是特别敬服他,可是为了顾全大局,还不能随便扬弃他,你又何须死死盯住他不放呢?”王庭凑马上见机行事,说:“放!放!我马上放他走。”韩愈说:“果真如此,那即是好!”

于是,王庭凑摆好酒宴,款待韩愈,并允许排除深州之围。与此同时,牛元翼开始艰难突围,王庭凑听从了韩愈的劝告,不加以追击。由是,一场叛乱的干戈,暂时化为了停战的玉帛。

镇州宣慰之行,韩愈在充满敌意的骄兵悍卒眼前,在杀气腾腾的刀枪围绕之中,镇定自若,不畏生死,机智应对,以理服人,最后幸不辱命,为朝廷平息了一场叛乱,为天子挽回了一点颜面。

镇州宣慰之行,韩愈体现出的是大义凛然的气质和举重若轻的本事,这正是一种一般文人所缺少的胆气,这样的人,才是文人中的真男人。同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宋代大文学家苏轼在《潮州韩文公庙碑》中,歌颂韩愈“勇夺三军之帅”。

唐宋八大家:面临叛军,视死如归的真男人韩愈

唐宋八大家:面对叛军,视死如归的真汉子韩愈

编辑

被誉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不仅是古代中国文学、哲学、思想方面的翘楚,也不仅只是一个于敢于犯颜直谏的忠臣,还是一个面临叛军,能够视死如归的勇敢的真男人。唐穆宗长庆二年(公元822年)二月初二,刚刚上任不久的兵部侍郎(国防部副部长)韩愈,就面临一项棘手的使命和一次生死的磨练。

斯时,镇州(今河北正定)发生了叛乱。起因是朝廷新任命的镇州节度使田弘正,因为讲求奢侈排场,不知体恤部下,引起镇州将士的极端不满。而镇州戎马使王庭凑有心作乱,遂乘机激怒将士,把田弘正和他的幕僚,连同他们的眷属一起杀了。并要求朝廷正式任命王庭凑做节度使。这是中唐以来,藩镇尾大不掉,盘据自立的又一次活生生的复发。

唐穆宗不能容忍,派遣十五雄师前去讨伐。而王庭凑则使用中央各军的内部反面,以一万多人的军队,接纳声动击西的措施,不仅将中央军各个击破,还围困了重镇深州(今河北深州)。朝廷无力再战,只好暂时同意任命王庭凑为镇州节度使。随后派年过半百的兵部侍郎韩愈,前往镇州宣慰。即劝说王庭凑排除深州之围,放出城中守将牛元翼。

韩愈此次出任的,可不是威风八面的钦差大臣,而是有生命之忧的宣慰使,唐德宗兴元元年(公元784年)的颜真卿之死(唐德宗派颜真卿去劝降李希烈)就是前车之鉴。因为斯时的藩镇,极其跋扈与残暴,他们基础没有把朝臣放在眼里。因此,韩愈的出使,简直冒着很大的危险。时任宰相的元稹对唐穆宗说:“韩愈惋惜!”唐穆宗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派人前去阻止。可是,为了维护朝廷的尊严,韩愈视死如归。他对使者慨然说道:“止,君之仁;死,臣之义。岂有受君命,而滞留自顾之理!”由是疾驰而往。在日夜兼程中,他赋诗两首酬答昔日上司裴度,其中一首为:“衔命山东抚乱师,日驰三百自嫌迟。风霜满面无人识,那边如今更有诗?”由此可见韩愈幸不辱命的赤胆忠心。

在镇州,王庭凑已经严阵以待了,他领导全副武装的甲兵,刀出鞘,箭上弦,一片杀气腾腾,“夹道接待”韩愈这位钦差大臣。进了镇州馆驿,韩愈与王庭凑落坐堂上,甲兵遍布庭下。面临乱兵,韩愈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故而毫无惧色。这反倒使做贼心虚的王庭凑胆怯了。

王庭凑先是推卸责任,以试探口风。他说:“局势的骚动,都是不听话的士兵造成的。”同时,庭下的甲兵根据事先的部署,一起拥上堂来,气势汹汹,上前围住了韩愈。

韩愈镇定自若,义正词严地对甲兵说:“儿郎们,且莫乱闹,听我说说忠顺与叛逆的利害关系吧。远的不说,只看本朝安禄山、史思明这些叛贼的下场就知道了。他们的子孙还在吗?另有在朝当官的吗?”甲兵齐声回覆:“没有了!”韩愈接着说:“令公((指田弘正)忠义,封为节度使,又封中书令,子孙还在幼年,已经授了官,其荣其宠,何其光耀。”甲兵们喊道:“田弘正待我们刻薄,所以军心不安。”韩愈说:“你们都把他杀掉了,还闹什么呢?”甲兵们只得低声道:“侍郎说得是。”

王庭凑一看苗头差池,有军心动摇的迹象,便立刻下令甲兵退出,并对韩愈说道:“侍郎此次来镇州,对庭凑有何指教?”韩愈回覆:“军中像牛元翼这样的将领不少,朝廷不是特别敬服他,可是为了顾全大局,还不能随便扬弃他,你又何须死死盯住他不放呢?”王庭凑马上见机行事,说:“放!放!我马上放他走。”韩愈说:“果真如此,那即是好!”

于是,王庭凑摆好酒宴,款待韩愈,并允许排除深州之围。与此同时,牛元翼开始艰难突围,王庭凑听从了韩愈的劝告,不加以追击。由是,一场叛乱的干戈,暂时化为了停战的玉帛。

镇州宣慰之行,韩愈在充满敌意的骄兵悍卒眼前,在杀气腾腾的刀枪围绕之中,镇定自若,不畏生死,机智应对,以理服人,最后幸不辱命,为朝廷平息了一场叛乱,为天子挽回了一点颜面。

镇州宣慰之行,韩愈体现出的是大义凛然的气质和举重若轻的本事,这正是一种一般文人所缺少的胆气,这样的人,才是文人中的真男人。同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宋代大文学家苏轼在《潮州韩文公庙碑》中,歌颂韩愈“勇夺三军之帅”。

韩愈 深州 朝廷 甲兵 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