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帆船帆板 > 男子帆船帆板

月牙河畔尽沧桑

2020-10-01 07:34:49YWYF14280

唐人刘禹锡有诗“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天津月牙河,这条弯弯形似月牙的小河,数百年来自北向南徐徐流淌,滋养了两岸城乡。它是海河母亲的一根血脉,津门水系奇特的一员,诉说着沧桑非凡的岁月年华。

月牙河降生于茫茫众水间。明末清初之际,天津卫城屡遭洪灾,东北部坑塘洼淀、农田沟渠屡遭洪水漫盖,进退重复,形成一条宣泄洪水的天然水道。清雍正年间,为解决军队屯田和泄洪的需要,沿此水道开挖新河经万辛庄、贾家沽、吴嘴等村注入海河,月牙河就此展露容颜。一百多年后,清廷在月牙河西岸兴建天津机械局东局(俗称东局子),拓宽加深河流并在两岸植树护堤。一时水运便利,舟楫往来,俨然一道水乡风物线。孰料好景不长,八国联军入侵天津,东局子军械厂被联军重兵困绕。清军虽顽强反抗却众寡不敌,士兵们视死如归,拉着引火导管与敌人同归于尽,储存弹药的堆栈被炸成庞大的水坑。随着北方这座最雄师工厂的扑灭,月牙河水运渐衰河流淤塞。天津解放前夕,穷途末路的国民党军构筑防线,修暗堡筑炮楼,恣意砍伐树木,使月牙河遭到最残酷的灾难。

新中国的建立,给了月牙河第二次生命。经全面疏浚革新,成为兼有都会排涝和农田浇灌功效的二级河流,为城乡群众生发生活发挥了水利作用。在月牙河畔东局子军械厂的废墟上,一座造就高级专业人才的解放军军事运输学院应运而生,吸引全国各地的青年俊彦络绎不绝。院区内,毛泽东主席高扬手臂的伟岸塑像巍然屹立,好像还在指挥解放军保家卫国奋勇向前,让这条小河也有了英雄豪爽的气概与色泽。

有段时间,我因事情缘故,无数次从月牙河下游的一座小桥走过,河水自此向南投入海河的怀抱。此地原属东郊贾家沽村,是海下各村去大直沽、上天津卫的必经之处。民国时期,从这里走出一位被誉为天津面粉大王的著名实业家孙冰如。这位儒商不仅致力现代企业治理而且很是重视儿童教育,很早就投资村里建学校。他亲自选聘教师,引进新式教育方法,让村民子女都能上学获得知识的启蒙。当海河发洪流冲垮学校,他立刻回村捐出自家的大院房舍当课堂,让孩子们得以继续上课。孙冰如助教兴学泽被乡里的故事,至今仍传为美谈。自此桥东去,大道宽阔,一片片厂房绵延前方。轧钢厂、中板厂、毛条厂、麻纺厂、地毯厂……,厂厂相连。外贸食品的“金星”玫瑰露酒、地毯厂的“风帆”牌地毯,驰名中外。壮实的炼钢工与细腻的纺织女是其时最理想的婚配。天天清晨,身穿蓝布工服带着午餐饭盒的工人们骑车途经小桥,走进工厂,常涌起壮观的自行车的洪流。斗转星移,时过境迁,当新时代的春潮荡涤河山,月牙河华美转身萃变为都市观景河流,从一到处麋集的住民区穿过。“绿宝石公园”“馨园”“桥园”等公园如镶玉带,连缀成串,张扬着秀美时尚的容颜。

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我来到久违的月牙河畔。迎着丽日和风沿河闲步,炊烟袅袅的旧乡村荡然无存,曾经林立的老工厂踪迹难觅。小桥之上,互通式立交桥和轻轨铁路凌空飞架,公交大巴与疾驰的流线型列车并肩驶过。河畔,杨柳吐翠枝叶婆娑,迎春、冬青鹅黄嫩绿染水岸,波光涟漪的河水反照着楼群的剪影,散步的情侣花前照相,安坐的垂钓者比姜太公更悠闲。前面,一座新过河桥映入眼帘,承载起一条宽阔的大道。桥头,一所仿古修建形式的艺术职业学院拔地而起,向八方学子敞开辽阔的襟怀。古琴国学,西乐洋韵,吹拉弹唱,人才荟萃,为眼前这条河平添了浓郁的文化气息。

当年,我曾在这里和老乡们一起看过精彩的合音法鼓演出。这一民间艺术在吴嘴村已有数百年历史,是村民最喜爱的传统节庆运动。法鼓出行声势浩荡,前有音乐“吹歌”,中间“合音法鼓”演出,最后是欢快的“跑轿”。法鼓、鸾轿高峻排场,制作精致华美,由十几人抬着边走边舞。鼓、锣、镲、钹、唢呐齐奏,尤其绸饰的钹衣长袖飘飘舞动起来似游龙翻腾。盛饰妆扮的村民分饰成渔翁、武士、仕女等角色,认真地演出“燕飞蝶舞”“大鹏展翅”“海底捞月”“左右伏虎”等特长行动兼有舞蹈和武术特点,热闹喜庆之外还带些诙谐打架的笑料。人们随着法鼓队伍不住地高声喝彩,绕乡村、走街巷、过小河,欢喜同庆。现在乡村已经拆迁,不知合音法鼓老会是否还在运动?村民新居与艺术学院咫尺距离,热爱民间艺术的年轻人如果去学习深造,不是很利便吗。

不知不觉,来到月牙河的终点,眼前豁然开朗。在这里,小河大河融为一体,碧波激荡奔向东方的大海。环视两岸,到处广厦林立树木葱郁,另有新的楼宇拔地而起。工地上,一座座塔吊高耸扬臂,组成蓬勃热烈振奋人心的画面。这里有最蓝的天空、最绿的河水,另有建设天津都会副中心的优美愿景。

唐人刘禹锡有诗“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天津月牙河,这条弯弯形似月牙的小河,数百年来自北向南徐徐流淌,滋养了两岸城乡。它是海河母亲的一根血脉,津门水系奇特的一员,诉说着沧桑非凡的岁月年华。

月牙河降生于茫茫众水间。明末清初之际,天津卫城屡遭洪灾,东北部坑塘洼淀、农田沟渠屡遭洪水漫盖,进退重复,形成一条宣泄洪水的天然水道。清雍正年间,为解决军队屯田和泄洪的需要,沿此水道开挖新河经万辛庄、贾家沽、吴嘴等村注入海河,月牙河就此展露容颜。一百多年后,清廷在月牙河西岸兴建天津机械局东局(俗称东局子),拓宽加深河流并在两岸植树护堤。一时水运便利,舟楫往来,俨然一道水乡风物线。孰料好景不长,八国联军入侵天津,东局子军械厂被联军重兵困绕。清军虽顽强反抗却众寡不敌,士兵们视死如归,拉着引火导管与敌人同归于尽,储存弹药的堆栈被炸成庞大的水坑。随着北方这座最雄师工厂的扑灭,月牙河水运渐衰河流淤塞。天津解放前夕,穷途末路的国民党军构筑防线,修暗堡筑炮楼,恣意砍伐树木,使月牙河遭到最残酷的灾难。

新中国的建立,给了月牙河第二次生命。经全面疏浚革新,成为兼有都会排涝和农田浇灌功效的二级河流,为城乡群众生发生活发挥了水利作用。在月牙河畔东局子军械厂的废墟上,一座造就高级专业人才的解放军军事运输学院应运而生,吸引全国各地的青年俊彦络绎不绝。院区内,毛泽东主席高扬手臂的伟岸塑像巍然屹立,好像还在指挥解放军保家卫国奋勇向前,让这条小河也有了英雄豪爽的气概与色泽。

有段时间,我因事情缘故,无数次从月牙河下游的一座小桥走过,河水自此向南投入海河的怀抱。此地原属东郊贾家沽村,是海下各村去大直沽、上天津卫的必经之处。民国时期,从这里走出一位被誉为天津面粉大王的著名实业家孙冰如。这位儒商不仅致力现代企业治理而且很是重视儿童教育,很早就投资村里建学校。他亲自选聘教师,引进新式教育方法,让村民子女都能上学获得知识的启蒙。当海河发洪流冲垮学校,他立刻回村捐出自家的大院房舍当课堂,让孩子们得以继续上课。孙冰如助教兴学泽被乡里的故事,至今仍传为美谈。自此桥东去,大道宽阔,一片片厂房绵延前方。轧钢厂、中板厂、毛条厂、麻纺厂、地毯厂……,厂厂相连。外贸食品的“金星”玫瑰露酒、地毯厂的“风帆”牌地毯,驰名中外。壮实的炼钢工与细腻的纺织女是其时最理想的婚配。天天清晨,身穿蓝布工服带着午餐饭盒的工人们骑车途经小桥,走进工厂,常涌起壮观的自行车的洪流。斗转星移,时过境迁,当新时代的春潮荡涤河山,月牙河华美转身萃变为都市观景河流,从一到处麋集的住民区穿过。“绿宝石公园”“馨园”“桥园”等公园如镶玉带,连缀成串,张扬着秀美时尚的容颜。

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我来到久违的月牙河畔。迎着丽日和风沿河闲步,炊烟袅袅的旧乡村荡然无存,曾经林立的老工厂踪迹难觅。小桥之上,互通式立交桥和轻轨铁路凌空飞架,公交大巴与疾驰的流线型列车并肩驶过。河畔,杨柳吐翠枝叶婆娑,迎春、冬青鹅黄嫩绿染水岸,波光涟漪的河水反照着楼群的剪影,散步的情侣花前照相,安坐的垂钓者比姜太公更悠闲。前面,一座新过河桥映入眼帘,承载起一条宽阔的大道。桥头,一所仿古修建形式的艺术职业学院拔地而起,向八方学子敞开辽阔的襟怀。古琴国学,西乐洋韵,吹拉弹唱,人才荟萃,为眼前这条河平添了浓郁的文化气息。

当年,我曾在这里和老乡们一起看过精彩的合音法鼓演出。这一民间艺术在吴嘴村已有数百年历史,是村民最喜爱的传统节庆运动。法鼓出行声势浩荡,前有音乐“吹歌”,中间“合音法鼓”演出,最后是欢快的“跑轿”。法鼓、鸾轿高峻排场,制作精致华美,由十几人抬着边走边舞。鼓、锣、镲、钹、唢呐齐奏,尤其绸饰的钹衣长袖飘飘舞动起来似游龙翻腾。盛饰妆扮的村民分饰成渔翁、武士、仕女等角色,认真地演出“燕飞蝶舞”“大鹏展翅”“海底捞月”“左右伏虎”等特长行动兼有舞蹈和武术特点,热闹喜庆之外还带些诙谐打架的笑料。人们随着法鼓队伍不住地高声喝彩,绕乡村、走街巷、过小河,欢喜同庆。现在乡村已经拆迁,不知合音法鼓老会是否还在运动?村民新居与艺术学院咫尺距离,热爱民间艺术的年轻人如果去学习深造,不是很利便吗。

不知不觉,来到月牙河的终点,眼前豁然开朗。在这里,小河大河融为一体,碧波激荡奔向东方的大海。环视两岸,到处广厦林立树木葱郁,另有新的楼宇拔地而起。工地上,一座座塔吊高耸扬臂,组成蓬勃热烈振奋人心的画面。这里有最蓝的天空、最绿的河水,另有建设天津都会副中心的优美愿景。

月牙 天津 海河 局子 小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