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竞项目

腾讯讨债简史:南山必胜客岂是浪得虚名!

2020-07-01 11:26:00YWYF1466

原标题:腾讯讨债简史:南山必胜客岂是浪得虚名! 泉源:猎云网

6月29日,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公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原告深圳市腾讯盘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起诉被告贵阳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并向法院提出产业保全的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被告名下价值1624.06万元的产业。

现在,南山区人民法院同意了腾讯的申请。值得注意的是,裁判文书显示,腾讯起诉老干妈是因为服务条约纠纷。

对此,腾讯相关卖力人向《证券日报》透露,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条约,恒久拖欠未支付。

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团结市场推广互助协议》,腾讯侧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推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根据条约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仍分文未获,因此不得不依法举行起诉。现在案件在法院详细审理历程中。

有意思的是,老干妈对此一直未有回应,直到昨日晚间,老干妈公司公布声明称,老干妈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订《团结市场推广互助协议》,且从未与腾讯公司举行过任何商业互助。并针对此事向公安机关报案。

只管老干妈方面否认与腾讯发生过商业互助,但据公然资料显示,老干妈与腾讯“QQ飞车”手游简直有过互助。除了3月份签订的《团结市场推广互助协议》外,4月26日,在QQ飞车手游S联赛2019年春季赛的开幕现场,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QQ飞车手游运营总监赵斯鹏宣布,老干妈将成为S联赛的行业年度互助同伴。

据悉,此次互助老干妈不仅赞助了S联赛,QQ飞车游戏中还推出老干妈头像框和老干妈装饰套。以不打广告着名的国民品牌老干妈,在此次与腾讯的“出圈”互助后,被外界看为是转变传统营销方式的重要一笔。

停止发稿前,腾讯方面就老干妈的声明并未作出回应。

这不是腾讯第一次发生条约纠纷类事件,也不是腾讯第一次因未定时收到互助用度而用一纸诉文将互助品牌上告法庭,在此类案件中,均以腾讯方胜诉而了结。

熊猫互娱两次拖欠腾讯互助用度

王思聪一手开办的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熊猫互娱”)与腾讯有过两次条约纠纷。

第一次条约纠纷源于流行一时的游戏《穿越火线》。2017年1月1日,腾讯与熊猫互娱签订《 穿越火线 2017年赛事版权互助协议》,即腾讯授权在熊猫互娱上举行《穿越火线》赛事直播,熊猫互娱则需按协议支付腾讯300万元的授权费。

本是相互成就的一次互助,却因为熊猫互娱未能定时交付互助款子,腾讯将其告上法庭。此案在2019年3月作出讯断,双方排除《 穿越火线 2017年赛事版权互助协议》,被告熊猫互娱十日内向原告腾讯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违约金60万元。

除了与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发生过条约纠纷外,熊猫互娱同样与腾讯云盘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下面简称“腾讯云”)发生过同样的条约纠纷事件,只是这一次的涉事金额高达1.1亿元。

此次互助同样是在2017年,腾讯云和熊猫互娱签订《腾讯云服务协议》,约定腾讯云向熊猫互娱提供腾讯云服务及售后支持。条约签订后,腾讯云依照条约提供服务,但熊猫互娱却一直拖延支付服务费。

在天眼查民事裁定书中显示,腾讯云与熊猫互娱多次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就拖欠服务费举行相同和核对,最终确认熊猫互娱拖欠腾讯云服务费高达1.1亿元。此次条约纠纷案同样以腾讯胜诉了结,熊猫互娱被判与腾讯云之间签订的《腾讯云服务协议》克日起排除,同时法院判令熊猫互娱立刻向腾讯云公司支付服务费和迟延推行金共计1.64亿元,讯断时间为2019年9月30日,但熊猫互娱未能定时执行,法人代表龙飞亦因此被限制消费。

据悉,熊猫互娱正是熊猫直播的主体,王思聪通过其100%控制的珺娱(湖州)文化生长中心(简称“珺娱文化”)间接持有熊猫互娱40.07%的股份。

2017年与腾讯展开互助时的熊猫互娱风景无限,其时的熊猫直播月均用户活跃度达8000万,平台主播活跃度高达15万,一度跃身成为能与斗鱼和虎牙抗衡的海内第三大游戏直播平台。

如今的熊猫互娱,却因资金链断裂,宣布破产,并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企业,而王思聪也因此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被限制消费。

值得注意的是,据相关状师称,破产后的熊猫互娱,即有限责任公司泛起欠债时,用公司的全部资产举行归还,这是公司负担责任的最大限度。这也意味着王思聪不必对熊猫互娱的债务担责。

聚力文化旗下公司未定时支付腾讯广告费

2020年5月29日,北京腾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北京腾讯”)关于浙江聚力文化生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聚力文化”)、天津点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天津点我”)已开庭审理,详细的讯断效果暂未宣布。

与此次老干妈事件相同的是,此次条约纠纷的缘由同样是未定时支付广告代用度。条约纠纷是发生在天津点我与北京腾讯的互助上,2018年,北京腾讯和天津点我就广告事宜展开互助,彼时双方互助应该是很是愉快的,北京腾讯推行了条约义务,天津点我同样定时支付了用度。

在之前互助的基础上,双方再次签订了2019年度的《腾讯广告服务商互助协议》,约定天津点我作为北京腾讯运营的腾讯广告平台的服务商通过腾讯广告平台投放广告,并向北京腾讯支付广告用度,协议期限自2019年1月1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

在诉讼通告中,北京腾讯称,天津点我未能定时支付5月至8月期间通过腾讯广告服务平台公布的广告用度共计2641万元。

据天眼查显示,天津点我由苏州美生元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美生元”)100%控股,而美生元则由聚力文化间接100%控股。据悉,聚力文化的主营业务为移动游戏研发与刊行及广告推广、中高端装饰贴面质料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聚力文化已于2008年A股乐成上市,现市值达12.68亿元。

据此,北京腾讯方要求,天津点我按逾期未还金额日万分之四盘算支付拖欠的广告用度。同时,美生元、聚力文化负担连带责任。同样,北京腾讯向法院申请产业保全,天津点我、美生元、聚力文化被裁定冻结名下产业一年时间。

对此,聚力文化于2019年10月公布通告称,已将拖欠广告费支付给北京腾讯,同时表现,正在和北京腾讯努力相同,解决纠纷。如后期未能解决,可能会对公司后期与北京腾讯互助发生影响,进而影响公司后期利润。

参考资料:

《遭腾讯起诉 聚力文化因条约纠纷涉诉案件尚未开庭审理》 同花顺财经

《王思聪名下公司熊猫互娱被判向腾讯支付360万元》 汹涌新闻 揭书宜

《腾讯要求查封老干妈,疑是电竞冠名条约纠纷》 零售老板参考 赵小米

原标题:腾讯讨债简史:南山必胜客岂是浪得虚名! 泉源:猎云网

6月29日,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公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原告深圳市腾讯盘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起诉被告贵阳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并向法院提出产业保全的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被告名下价值1624.06万元的产业。

现在,南山区人民法院同意了腾讯的申请。值得注意的是,裁判文书显示,腾讯起诉老干妈是因为服务条约纠纷。

对此,腾讯相关卖力人向《证券日报》透露,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条约,恒久拖欠未支付。

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团结市场推广互助协议》,腾讯侧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推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根据条约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仍分文未获,因此不得不依法举行起诉。现在案件在法院详细审理历程中。

有意思的是,老干妈对此一直未有回应,直到昨日晚间,老干妈公司公布声明称,老干妈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订《团结市场推广互助协议》,且从未与腾讯公司举行过任何商业互助。并针对此事向公安机关报案。

只管老干妈方面否认与腾讯发生过商业互助,但据公然资料显示,老干妈与腾讯“QQ飞车”手游简直有过互助。除了3月份签订的《团结市场推广互助协议》外,4月26日,在QQ飞车手游S联赛2019年春季赛的开幕现场,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QQ飞车手游运营总监赵斯鹏宣布,老干妈将成为S联赛的行业年度互助同伴。

据悉,此次互助老干妈不仅赞助了S联赛,QQ飞车游戏中还推出老干妈头像框和老干妈装饰套。以不打广告着名的国民品牌老干妈,在此次与腾讯的“出圈”互助后,被外界看为是转变传统营销方式的重要一笔。

停止发稿前,腾讯方面就老干妈的声明并未作出回应。

这不是腾讯第一次发生条约纠纷类事件,也不是腾讯第一次因未定时收到互助用度而用一纸诉文将互助品牌上告法庭,在此类案件中,均以腾讯方胜诉而了结。

熊猫互娱两次拖欠腾讯互助用度

王思聪一手开办的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熊猫互娱”)与腾讯有过两次条约纠纷。

第一次条约纠纷源于流行一时的游戏《穿越火线》。2017年1月1日,腾讯与熊猫互娱签订《 穿越火线 2017年赛事版权互助协议》,即腾讯授权在熊猫互娱上举行《穿越火线》赛事直播,熊猫互娱则需按协议支付腾讯300万元的授权费。

本是相互成就的一次互助,却因为熊猫互娱未能定时交付互助款子,腾讯将其告上法庭。此案在2019年3月作出讯断,双方排除《 穿越火线 2017年赛事版权互助协议》,被告熊猫互娱十日内向原告腾讯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违约金60万元。

除了与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发生过条约纠纷外,熊猫互娱同样与腾讯云盘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下面简称“腾讯云”)发生过同样的条约纠纷事件,只是这一次的涉事金额高达1.1亿元。

此次互助同样是在2017年,腾讯云和熊猫互娱签订《腾讯云服务协议》,约定腾讯云向熊猫互娱提供腾讯云服务及售后支持。条约签订后,腾讯云依照条约提供服务,但熊猫互娱却一直拖延支付服务费。

在天眼查民事裁定书中显示,腾讯云与熊猫互娱多次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就拖欠服务费举行相同和核对,最终确认熊猫互娱拖欠腾讯云服务费高达1.1亿元。此次条约纠纷案同样以腾讯胜诉了结,熊猫互娱被判与腾讯云之间签订的《腾讯云服务协议》克日起排除,同时法院判令熊猫互娱立刻向腾讯云公司支付服务费和迟延推行金共计1.64亿元,讯断时间为2019年9月30日,但熊猫互娱未能定时执行,法人代表龙飞亦因此被限制消费。

据悉,熊猫互娱正是熊猫直播的主体,王思聪通过其100%控制的珺娱(湖州)文化生长中心(简称“珺娱文化”)间接持有熊猫互娱40.07%的股份。

2017年与腾讯展开互助时的熊猫互娱风景无限,其时的熊猫直播月均用户活跃度达8000万,平台主播活跃度高达15万,一度跃身成为能与斗鱼和虎牙抗衡的海内第三大游戏直播平台。

如今的熊猫互娱,却因资金链断裂,宣布破产,并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企业,而王思聪也因此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被限制消费。

值得注意的是,据相关状师称,破产后的熊猫互娱,即有限责任公司泛起欠债时,用公司的全部资产举行归还,这是公司负担责任的最大限度。这也意味着王思聪不必对熊猫互娱的债务担责。

聚力文化旗下公司未定时支付腾讯广告费

2020年5月29日,北京腾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北京腾讯”)关于浙江聚力文化生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聚力文化”)、天津点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天津点我”)已开庭审理,详细的讯断效果暂未宣布。

与此次老干妈事件相同的是,此次条约纠纷的缘由同样是未定时支付广告代用度。条约纠纷是发生在天津点我与北京腾讯的互助上,2018年,北京腾讯和天津点我就广告事宜展开互助,彼时双方互助应该是很是愉快的,北京腾讯推行了条约义务,天津点我同样定时支付了用度。

在之前互助的基础上,双方再次签订了2019年度的《腾讯广告服务商互助协议》,约定天津点我作为北京腾讯运营的腾讯广告平台的服务商通过腾讯广告平台投放广告,并向北京腾讯支付广告用度,协议期限自2019年1月1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

在诉讼通告中,北京腾讯称,天津点我未能定时支付5月至8月期间通过腾讯广告服务平台公布的广告用度共计2641万元。

据天眼查显示,天津点我由苏州美生元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美生元”)100%控股,而美生元则由聚力文化间接100%控股。据悉,聚力文化的主营业务为移动游戏研发与刊行及广告推广、中高端装饰贴面质料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聚力文化已于2008年A股乐成上市,现市值达12.68亿元。

据此,北京腾讯方要求,天津点我按逾期未还金额日万分之四盘算支付拖欠的广告用度。同时,美生元、聚力文化负担连带责任。同样,北京腾讯向法院申请产业保全,天津点我、美生元、聚力文化被裁定冻结名下产业一年时间。

对此,聚力文化于2019年10月公布通告称,已将拖欠广告费支付给北京腾讯,同时表现,正在和北京腾讯努力相同,解决纠纷。如后期未能解决,可能会对公司后期与北京腾讯互助发生影响,进而影响公司后期利润。

参考资料:

《遭腾讯起诉 聚力文化因条约纠纷涉诉案件尚未开庭审理》 同花顺财经

《王思聪名下公司熊猫互娱被判向腾讯支付360万元》 汹涌新闻 揭书宜

《腾讯要求查封老干妈,疑是电竞冠名条约纠纷》 零售老板参考 赵小米

腾讯 熊猫 条约 北京 老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