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NBA赛事 > NBA资讯

贝贝团体已裁员45%至50%,主要为技术、产物部门

2020-05-16 10:32:38YWYF10468

据钛媒体独家了解,从3月37日到3月31日期间,贝贝集体总共裁掉了500多人,主要为技能与产品部分。

离职员工张楠(化名)向钛媒体透露,贝贝集体员工的年终奖会在隔年的4月份发放年终奖。“一开始其实并没有裁人打算的,前几天都还在逐个谈绩效为年终奖做筹办,但忽然就遏制了。”

据他回忆,3月27日当天下午2点,集体陆续派HR通知员工,要么当天领补偿离开,要么接管超负荷工作量。

张楠向钛媒体体现,在3月27日当天,就有20%的员工被开,而他也选择领了补偿离开。据他了解,随后在30、31日,贝贝集体启动了两轮裁人。“因为原定4月初就要发年终奖”。

贝贝集体对裁人动静的回应

2019年5月贝贝集体还宣布完成8.6亿元的第五轮融资,投资方为高瓴本钱、襄禾本钱、创新工场、高榕本钱、IDG本钱等。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贝贝集体在3月27日起进行了大面积裁人,涉及旗下贝贝网、贝店、贝仓等多个业务,波及人数近200,人员占比20%。

对此,贝贝集体曾发布官方声明,确认此事, “裁人是由于公司受疫情影响,结合自身经营生长,经由慎重考虑做出的决策。对涉及的员工公司已按照《劳动公约法》相关规定对其进行了N+1的经济补偿。”

但在具体人数上,贝贝方面仅承认裁人50人,占集体员工比例5%。

此次裁人动静被曝出后,外界对贝贝裁人的原因众说纷纭,有媒体质疑贝贝集体的资金链环境。

对此,张楠告诉钛媒体,那轮8.6亿的融资数据是真实的,不过只是贝贝方面将过去几年大小融资放在一起官宣,而并非一次性8.6亿。

近几年,起于母婴垂直类电商行业的贝贝网一直在尝试转型,在这期间,凭据公开报道,贝贝已经有过多次裁人。

2015年11月,负责公关业务的贝贝网北京分部裁人,在北京的员工几乎全部离职。据了解北京分部的十余名员工仅有1名员工服从安排前往杭州,其余员工全部离职。

2017年,贝贝网也被曝裁人约100人,裁人来由也是员工优化。

最终,贝贝选择跳出母婴行业,转型社交电商。2017年推出贝店后,贝贝集体正式进军社交电商行业。随后,贝贝网又推出贝省、贝仓等业务,积极摸索贸易模式。

据悉,通过贝省办事,用户可以得到全网各大商城的购物返利和优惠券,从而资助消费者通过更低的价钱购买到商品。至于贝仓,则是通过所谓的S2B2C模式,一端连接源头品牌商,通过专业买手挑选货源;一端连接实体店主、代购等分销商,提供货源、供给链、开店东西等一站式解决方案,以社交化方式销售商品。

张楠认为,贝贝集体之所以要裁人,跟疫情、高层变动的关系不大,主要问题在于业绩不佳。

“贝店已经持续日活降低起码有大半年了,大部分流量被导给了贝仓,但是贝仓生长也并没有出格突出。”张楠告诉钛媒体。

如今,大范围裁人的贝贝集体迟迟没有宣布融资打算,此前盛传的IPO打算也数次搁浅,这家旧日的母婴明星企业的前路依然不明。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作者 | 高梦阳)

更多出色内容,存眷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据钛媒体独家了解,从3月37日到3月31日期间,贝贝集体总共裁掉了500多人,主要为技能与产品部分。

离职员工张楠(化名)向钛媒体透露,贝贝集体员工的年终奖会在隔年的4月份发放年终奖。“一开始其实并没有裁人打算的,前几天都还在逐个谈绩效为年终奖做筹办,但忽然就遏制了。”

据他回忆,3月27日当天下午2点,集体陆续派HR通知员工,要么当天领补偿离开,要么接管超负荷工作量。

张楠向钛媒体体现,在3月27日当天,就有20%的员工被开,而他也选择领了补偿离开。据他了解,随后在30、31日,贝贝集体启动了两轮裁人。“因为原定4月初就要发年终奖”。

贝贝集体对裁人动静的回应

2019年5月贝贝集体还宣布完成8.6亿元的第五轮融资,投资方为高瓴本钱、襄禾本钱、创新工场、高榕本钱、IDG本钱等。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贝贝集体在3月27日起进行了大面积裁人,涉及旗下贝贝网、贝店、贝仓等多个业务,波及人数近200,人员占比20%。

对此,贝贝集体曾发布官方声明,确认此事, “裁人是由于公司受疫情影响,结合自身经营生长,经由慎重考虑做出的决策。对涉及的员工公司已按照《劳动公约法》相关规定对其进行了N+1的经济补偿。”

但在具体人数上,贝贝方面仅承认裁人50人,占集体员工比例5%。

此次裁人动静被曝出后,外界对贝贝裁人的原因众说纷纭,有媒体质疑贝贝集体的资金链环境。

对此,张楠告诉钛媒体,那轮8.6亿的融资数据是真实的,不过只是贝贝方面将过去几年大小融资放在一起官宣,而并非一次性8.6亿。

近几年,起于母婴垂直类电商行业的贝贝网一直在尝试转型,在这期间,凭据公开报道,贝贝已经有过多次裁人。

2015年11月,负责公关业务的贝贝网北京分部裁人,在北京的员工几乎全部离职。据了解北京分部的十余名员工仅有1名员工服从安排前往杭州,其余员工全部离职。

2017年,贝贝网也被曝裁人约100人,裁人来由也是员工优化。

最终,贝贝选择跳出母婴行业,转型社交电商。2017年推出贝店后,贝贝集体正式进军社交电商行业。随后,贝贝网又推出贝省、贝仓等业务,积极摸索贸易模式。

据悉,通过贝省办事,用户可以得到全网各大商城的购物返利和优惠券,从而资助消费者通过更低的价钱购买到商品。至于贝仓,则是通过所谓的S2B2C模式,一端连接源头品牌商,通过专业买手挑选货源;一端连接实体店主、代购等分销商,提供货源、供给链、开店东西等一站式解决方案,以社交化方式销售商品。

张楠认为,贝贝集体之所以要裁人,跟疫情、高层变动的关系不大,主要问题在于业绩不佳。

“贝店已经持续日活降低起码有大半年了,大部分流量被导给了贝仓,但是贝仓生长也并没有出格突出。”张楠告诉钛媒体。

如今,大范围裁人的贝贝集体迟迟没有宣布融资打算,此前盛传的IPO打算也数次搁浅,这家旧日的母婴明星企业的前路依然不明。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作者 | 高梦阳)

更多出色内容,存眷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贝贝集团 裁员 年终奖 离职 贝仓 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