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NBA赛事 > NBA资讯

【特写】与天津天海失之交臂的协力万盛,是中国足球最熟悉的局外人

2020-05-15 10:55:57YWYF5907

记者 | 陈丁睿

编辑 | 石一瑛

孙可、张成林、糜昊伦、王晓龙、杨旭……

4月底时,北京协力万盛国际体育生长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武雪松,将这些天津天海球员的名字,写在其位于北京万通中心的办公室黑板上。

彼时,陪同着万通团体与天津天海的互助利好,作为万通团体子公司的协力万盛,亦是该项目的执行方,已开始对球队的2020赛季做出计划。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地产起家的万通团体,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忆会在协力万盛持股41.82%,而协力万盛的董事长则是持股48.5%的王辉。

建立于2008年4月的协力万盛,从商业赛事入局。2014年8月,该公司以800万欧元买下海牙俱乐部98%的股份。

协力万盛一直希望能在中国联赛拥有一家俱乐部,以此与享有欧洲青训资源的荷兰球会实现呼应。

但如今,从皆大欢喜到一拍两散,武雪松与协力万盛的提前准备,最后都在这个5月成了无用功——经由快要半年的拉锯战后,协力万盛与背靠的万通团体,终究与欠薪4个月的天津天海分道扬镳。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对局,而协力万盛,还是中国足球最熟悉的局外人。

联赛停摆,中国足坛依然热闹:万通团体与天津天海的反转大戏,是最受关注的戏码。

2020年3月,天津天海俱乐部“压哨”通告,宣布与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告竣股权转让协议。

然而,中国足协于4月召开“天津天海俱乐部转让问询会”之后,受让事情遇阻的万通团体,退而求其次,以资金赞助的方式,希望能完成对天津天海的介入。

事后看来,由股权生意业务转为赞助商,已为治理权的纷争埋下隐患。

据界面新闻独家获悉,天津天海俱乐部并不计划因为万通的赞助,拱手让出俱乐部治理权,希望全权接受天海的万通团体,自然无法接受。

天津市体育局一直在举行协调相同,希望“压哨”反转。但牵扯到治理权的问题实在繁杂,连续数月、剧情跌宕的谈判,最终宣告失败。

荷甲联赛的提前取消,曾让武雪松将事情重心由荷兰转向海内。

在原本的计划中,协力万盛希望能从荷甲联赛挑选几名心仪的外援,为2019赛季艰难保级的天津天海增加更多的战斗力。

然而最终,天津天海遣散,万通团体远去——对于计划实现“中荷联动”的协力万盛而言,拥有一家中国俱乐部,成了难以完成的任务。

武雪松告诉界面新闻:“如果没有一家海内俱乐部作为基础,包罗球员经纪在内的许多构想,都无法予以应有的掌控。但我们都知道,要想在海内买下一家俱乐部,存在着许多偶然性。”

事实上,协力万盛想要收购一家海内俱乐部的实验,这已经是第三次失败。

2014年年尾,协力万盛曾与“学生军”北京理工足球俱乐部举行联系。

在后续谈判历程中,北理工俱乐部表现并未收到首笔300万元的资金,控诉违约。但在协力万盛看来,双方只是草签协议,还没有完成实际意义的联手。

无独占偶,在2019年延边富德俱乐部濒临遣散前,同样传出过协力万盛有意接盘的消息。

但一番虚虚实实后,延边富德难逃破产,协力万盛也只得继续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门口张望。

频频与中国足球失之交臂,眼下协力万盛只能再把注意力放到收购了六年的海牙足球俱乐部。

曾是泓御资本合资人的武雪松,于2017年3月加入协力万盛,由投资方转为了所投公司的治理者。现在的他,是海牙俱乐部监事会的成员。

这几个赛季,只要是遇上海牙的主场角逐日,武雪松多会在VIP包厢招待政商界的重要人士,并与球迷组织的卖力人举行交流。这支社区属性极强的球队,之于整座都会拥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受疫情影响,武雪松已经三个多月没去过海牙了。

4月底,一个好消息从荷兰传到了中国:鉴于荷兰政府已经克制未来五个月内所有的大型聚会会议,荷兰足协宣布本赛季的荷甲联赛就此取消——既没有冠军荣誉,也没有降级球队。

武雪松告诉界面新闻,在俱乐部的先期预案中,如果荷兰足协要让海牙降级,他们已经做好了提起诉讼的准备。

差别于阿贾克斯、阿尔克马尔和乌得勒支等队的强烈抗议,对于协力万盛和海牙队而言,这样的裁决无疑让人如释重负——究竟在联赛停摆前,海牙恒久没有挣脱荷甲“副班长”的位置,随着与倒数第四名兹沃勒的分差被拉大到7分,他们的保级形势岌岌可危。

武雪松告诉界面新闻:“这个赛季我们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主要原因就是球队战绩不理想。新帅上任后,体现了一定的能力,但结果还是没有显着好转。”

为了制止让球队12年以来的首次降级,协力万盛在去年冬天为俱乐部增设了百万欧元的引援预算,除了与英超名帅阿兰·帕杜签下半年合约,多名来自英格兰的球员,也以租借形式来到海牙。

多笔分外的季中支出,势必会影响俱乐部的财政预期,但为了扭转球队的战绩颓势,协力万盛认为必须改变。

武雪松对界面新闻表现,在依赖球员经济成为常态的荷甲联赛,2018-19赛季,总共18支球队中有14支球队都实现了财年盈利——其中绝大部门都是依靠转会营收扭亏为盈。

但停止现在,在2018年租借过张玉宁的海牙队,还是无法跻身其中。

武雪松说:“最近几年,俱乐部的赤字都是由股东举行填补,原来这个赛季是一个实现收支平衡的好时机,但由于冬季转会窗的分外支出和联赛停摆期的影响,我们的设想只能暂时推迟了。”

如果不是赛季因故取消,这家中资球会在季末阶段的保级征程,依然艰难,无论是阿兰·帕杜、海牙俱乐部抑或协力万盛,都算得上因祸得福。

现在,协力万盛正在考量和评估对一队球员降薪的可行性,究竟在这个无球可踢的特殊时期,中小俱乐部势须要对每笔支出都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

Jacco van Leeuwen,曾担任海牙球迷团结会的主席,在他看来,海牙球迷从来都是直截了当,“这里的人们真的不容易应付。”

就在不久前,为了表达对体育总监的不满,一些海牙球迷特意制作了有些词不达意的中文条幅,向治理层隔空喊话道:“守株待兔,系时候大裁员。”

回溯收购海牙俱乐部以来的六年,协力万盛历经一波三折。

特别是在接盘后的起步时期,关于欠薪、违约和治理的种种负面听说,甚嚣尘上。

BBC曾在2015年12月报道称:“由于海牙陷入财政难题,荷兰足协已将这家俱乐部列入了重点视察名单,他们将有六周的时间去平衡财政情况。”

但一直以来,从彼时的王辉,抑或半年前刚上任的总司理哈姆迪,都在种种公然亮相中否认了关于欠薪的听说。

哈姆迪说:“已往这些年,协力万盛已经证明晰自己是卖力任的股东,多次资助俱乐部填补了财政赤字。如果没有他们提供的资助,这家俱乐部甚至将不复存在。至于媒体报道的所谓欠薪,更是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协力万盛与海牙俱乐部治理层(非控股方股东)的最大矛盾,发作于2016年12月末——据《队报》报道,由于没有根据合约为俱乐部注入资金,王辉被俱乐部高层提起诉讼,要求支付230万欧元的款子。

在荷兰媒体看来,一直在被敦促“打钱”的王辉,并不信任海牙俱乐部的监事会和治理层。而协力万盛方面则坚称,俱乐部的部门高层人员谋划不妥,无视中方提议,他们要求对俱乐部拥有更多的控制权。

经由法院的裁决和协商,协力万盛最终在2017年1月分两次结清了款子,一段明争冷战的“权力的游戏”,就此划上句号。

自那之后,协力万盛与荷兰球队进入了相对平稳的生长期,海牙队的联赛排位也回升到了中游位置——2017-18赛季,第11名;2018-19赛季,第9名。

而在海内体育工业,协力万盛的起家,源于权门商业赛的黄金时代。

2011年夏天,久负盛名的米兰德比,由协力万盛运作,从亚平宁半岛移到北京国家体育场——直至今日,那场迎来6.6万人观战的意大利超级杯,仍被业内视为欧洲权门中国赛的标杆。

虽然近年在海内体育市场鲜有露面,但协力万盛还是维系着在足球领域的结构:俱乐部运营、球员经济业务,以及连续张望的商业赛事。

在接下来的四年计划中,协力万盛希望海牙队可以稳定在积分榜的中上游,争取获得欧足联计划中第三项俱乐部洲际赛事的参赛资格。

武雪松告诉界面新闻:“只要海牙到达荷甲的平均水平,我们的财政情况就可以保持康健。所以,我们的一个重点事情,就是鼎力大举生长梯队青训,让他们在一队获得磨炼,进而变现成为转会收入。我们肯定也会研究如何引进和造就中国球员,最好能再造就一到两个张玉宁。”

陪同着海牙俱乐部鲜有负面听说、完成了平稳过渡,拥有着富厚办赛履历的协力万盛,已经在等候时机,重回国际权门访华的赛事市场。

回溯2019年3月,协力万盛本已确定要邀请阿根廷国家队,在西安举行一场热身赛。但由于梅西在国家队的隐退风浪,这项不能缺少主角的计划最终未能成形。

武雪松向界面新闻透露:于今年年头落户沙特的西班牙超级杯赛,协力万盛也曾到场竞标。

和他们一起入围到最终的候选,是另外两家美国和沙特公司。

武雪松说:“大家都明确,因为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基本都市到场,相应商业价值很是可观。从一开始,这项赛事的单场报价就到达了600-800万欧元。”

传言中,一心留意于创收的西甲同盟,最终获得了沙特方面每年4000万欧元三场角逐的天价订单。

从西班牙超级杯的竞标失利,到与天津天海的互助停顿,早年依靠商业赛建设声誉的协力万盛,正在渡过一个艰难的“返场”。

此时,深陷降级区的海牙俱乐部可以幸运地留在荷甲,无疑是百分之百的利好消息。

履历了这样的多事之春,他们只能等候下一个时机。

记者 | 陈丁睿

编辑 | 石一瑛

孙可、张成林、糜昊伦、王晓龙、杨旭……

4月底时,北京协力万盛国际体育生长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武雪松,将这些天津天海球员的名字,写在其位于北京万通中心的办公室黑板上。

彼时,陪同着万通团体与天津天海的互助利好,作为万通团体子公司的协力万盛,亦是该项目的执行方,已开始对球队的2020赛季做出计划。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地产起家的万通团体,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忆会在协力万盛持股41.82%,而协力万盛的董事长则是持股48.5%的王辉。

建立于2008年4月的协力万盛,从商业赛事入局。2014年8月,该公司以800万欧元买下海牙俱乐部98%的股份。

协力万盛一直希望能在中国联赛拥有一家俱乐部,以此与享有欧洲青训资源的荷兰球会实现呼应。

但如今,从皆大欢喜到一拍两散,武雪松与协力万盛的提前准备,最后都在这个5月成了无用功——经由快要半年的拉锯战后,协力万盛与背靠的万通团体,终究与欠薪4个月的天津天海分道扬镳。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对局,而协力万盛,还是中国足球最熟悉的局外人。

【特写】与天津天海失之交臂的合力万盛,是中国足球最熟悉的局外人

联赛停摆,中国足坛依然热闹:万通团体与天津天海的反转大戏,是最受关注的戏码。

2020年3月,天津天海俱乐部“压哨”通告,宣布与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告竣股权转让协议。

然而,中国足协于4月召开“天津天海俱乐部转让问询会”之后,受让事情遇阻的万通团体,退而求其次,以资金赞助的方式,希望能完成对天津天海的介入。

事后看来,由股权生意业务转为赞助商,已为治理权的纷争埋下隐患。

据界面新闻独家获悉,天津天海俱乐部并不计划因为万通的赞助,拱手让出俱乐部治理权,希望全权接受天海的万通团体,自然无法接受。

天津市体育局一直在举行协调相同,希望“压哨”反转。但牵扯到治理权的问题实在繁杂,连续数月、剧情跌宕的谈判,最终宣告失败。

荷甲联赛的提前取消,曾让武雪松将事情重心由荷兰转向海内。

在原本的计划中,协力万盛希望能从荷甲联赛挑选几名心仪的外援,为2019赛季艰难保级的天津天海增加更多的战斗力。

然而最终,天津天海遣散,万通团体远去——对于计划实现“中荷联动”的协力万盛而言,拥有一家中国俱乐部,成了难以完成的任务。

武雪松告诉界面新闻:“如果没有一家海内俱乐部作为基础,包罗球员经纪在内的许多构想,都无法予以应有的掌控。但我们都知道,要想在海内买下一家俱乐部,存在着许多偶然性。”

事实上,协力万盛想要收购一家海内俱乐部的实验,这已经是第三次失败。

2014年年尾,协力万盛曾与“学生军”北京理工足球俱乐部举行联系。

在后续谈判历程中,北理工俱乐部表现并未收到首笔300万元的资金,控诉违约。但在协力万盛看来,双方只是草签协议,还没有完成实际意义的联手。

无独占偶,在2019年延边富德俱乐部濒临遣散前,同样传出过协力万盛有意接盘的消息。

但一番虚虚实实后,延边富德难逃破产,协力万盛也只得继续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门口张望。

【特写】与天津天海失之交臂的合力万盛,是中国足球最熟悉的局外人

频频与中国足球失之交臂,眼下协力万盛只能再把注意力放到收购了六年的海牙足球俱乐部。

曾是泓御资本合资人的武雪松,于2017年3月加入协力万盛,由投资方转为了所投公司的治理者。现在的他,是海牙俱乐部监事会的成员。

这几个赛季,只要是遇上海牙的主场角逐日,武雪松多会在VIP包厢招待政商界的重要人士,并与球迷组织的卖力人举行交流。这支社区属性极强的球队,之于整座都会拥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受疫情影响,武雪松已经三个多月没去过海牙了。

4月底,一个好消息从荷兰传到了中国:鉴于荷兰政府已经克制未来五个月内所有的大型聚会会议,荷兰足协宣布本赛季的荷甲联赛就此取消——既没有冠军荣誉,也没有降级球队。

武雪松告诉界面新闻,在俱乐部的先期预案中,如果荷兰足协要让海牙降级,他们已经做好了提起诉讼的准备。

差别于阿贾克斯、阿尔克马尔和乌得勒支等队的强烈抗议,对于协力万盛和海牙队而言,这样的裁决无疑让人如释重负——究竟在联赛停摆前,海牙恒久没有挣脱荷甲“副班长”的位置,随着与倒数第四名兹沃勒的分差被拉大到7分,他们的保级形势岌岌可危。

【特写】与天津天海失之交臂的合力万盛,是中国足球最熟悉的局外人

武雪松告诉界面新闻:“这个赛季我们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主要原因就是球队战绩不理想。新帅上任后,体现了一定的能力,但结果还是没有显着好转。”

为了制止让球队12年以来的首次降级,协力万盛在去年冬天为俱乐部增设了百万欧元的引援预算,除了与英超名帅阿兰·帕杜签下半年合约,多名来自英格兰的球员,也以租借形式来到海牙。

多笔分外的季中支出,势必会影响俱乐部的财政预期,但为了扭转球队的战绩颓势,协力万盛认为必须改变。

武雪松对界面新闻表现,在依赖球员经济成为常态的荷甲联赛,2018-19赛季,总共18支球队中有14支球队都实现了财年盈利——其中绝大部门都是依靠转会营收扭亏为盈。

但停止现在,在2018年租借过张玉宁的海牙队,还是无法跻身其中。

武雪松说:“最近几年,俱乐部的赤字都是由股东举行填补,原来这个赛季是一个实现收支平衡的好时机,但由于冬季转会窗的分外支出和联赛停摆期的影响,我们的设想只能暂时推迟了。”

如果不是赛季因故取消,这家中资球会在季末阶段的保级征程,依然艰难,无论是阿兰·帕杜、海牙俱乐部抑或协力万盛,都算得上因祸得福。

现在,协力万盛正在考量和评估对一队球员降薪的可行性,究竟在这个无球可踢的特殊时期,中小俱乐部势须要对每笔支出都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

【特写】与天津天海失之交臂的合力万盛,是中国足球最熟悉的局外人

Jacco van Leeuwen,曾担任海牙球迷团结会的主席,在他看来,海牙球迷从来都是直截了当,“这里的人们真的不容易应付。”

就在不久前,为了表达对体育总监的不满,一些海牙球迷特意制作了有些词不达意的中文条幅,向治理层隔空喊话道:“守株待兔,系时候大裁员。”

回溯收购海牙俱乐部以来的六年,协力万盛历经一波三折。

特别是在接盘后的起步时期,关于欠薪、违约和治理的种种负面听说,甚嚣尘上。

BBC曾在2015年12月报道称:“由于海牙陷入财政难题,荷兰足协已将这家俱乐部列入了重点视察名单,他们将有六周的时间去平衡财政情况。”

但一直以来,从彼时的王辉,抑或半年前刚上任的总司理哈姆迪,都在种种公然亮相中否认了关于欠薪的听说。

哈姆迪说:“已往这些年,协力万盛已经证明晰自己是卖力任的股东,多次资助俱乐部填补了财政赤字。如果没有他们提供的资助,这家俱乐部甚至将不复存在。至于媒体报道的所谓欠薪,更是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协力万盛与海牙俱乐部治理层(非控股方股东)的最大矛盾,发作于2016年12月末——据《队报》报道,由于没有根据合约为俱乐部注入资金,王辉被俱乐部高层提起诉讼,要求支付230万欧元的款子。

在荷兰媒体看来,一直在被敦促“打钱”的王辉,并不信任海牙俱乐部的监事会和治理层。而协力万盛方面则坚称,俱乐部的部门高层人员谋划不妥,无视中方提议,他们要求对俱乐部拥有更多的控制权。

经由法院的裁决和协商,协力万盛最终在2017年1月分两次结清了款子,一段明争冷战的“权力的游戏”,就此划上句号。

自那之后,协力万盛与荷兰球队进入了相对平稳的生长期,海牙队的联赛排位也回升到了中游位置——2017-18赛季,第11名;2018-19赛季,第9名。

【特写】与天津天海失之交臂的合力万盛,是中国足球最熟悉的局外人

而在海内体育工业,协力万盛的起家,源于权门商业赛的黄金时代。

2011年夏天,久负盛名的米兰德比,由协力万盛运作,从亚平宁半岛移到北京国家体育场——直至今日,那场迎来6.6万人观战的意大利超级杯,仍被业内视为欧洲权门中国赛的标杆。

虽然近年在海内体育市场鲜有露面,但协力万盛还是维系着在足球领域的结构:俱乐部运营、球员经济业务,以及连续张望的商业赛事。

在接下来的四年计划中,协力万盛希望海牙队可以稳定在积分榜的中上游,争取获得欧足联计划中第三项俱乐部洲际赛事的参赛资格。

武雪松告诉界面新闻:“只要海牙到达荷甲的平均水平,我们的财政情况就可以保持康健。所以,我们的一个重点事情,就是鼎力大举生长梯队青训,让他们在一队获得磨炼,进而变现成为转会收入。我们肯定也会研究如何引进和造就中国球员,最好能再造就一到两个张玉宁。”

陪同着海牙俱乐部鲜有负面听说、完成了平稳过渡,拥有着富厚办赛履历的协力万盛,已经在等候时机,重回国际权门访华的赛事市场。

回溯2019年3月,协力万盛本已确定要邀请阿根廷国家队,在西安举行一场热身赛。但由于梅西在国家队的隐退风浪,这项不能缺少主角的计划最终未能成形。

【特写】与天津天海失之交臂的合力万盛,是中国足球最熟悉的局外人

武雪松向界面新闻透露:于今年年头落户沙特的西班牙超级杯赛,协力万盛也曾到场竞标。

和他们一起入围到最终的候选,是另外两家美国和沙特公司。

武雪松说:“大家都明确,因为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基本都市到场,相应商业价值很是可观。从一开始,这项赛事的单场报价就到达了600-800万欧元。”

传言中,一心留意于创收的西甲同盟,最终获得了沙特方面每年4000万欧元三场角逐的天价订单。

从西班牙超级杯的竞标失利,到与天津天海的互助停顿,早年依靠商业赛建设声誉的协力万盛,正在渡过一个艰难的“返场”。

此时,深陷降级区的海牙俱乐部可以幸运地留在荷甲,无疑是百分之百的利好消息。

履历了这样的多事之春,他们只能等候下一个时机。

万盛 海牙 俱乐部 天津 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