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NBA赛事 > NBA资讯

(体育)复得返自然——记国内疫情有效防控下的一场户外体育比赛

2020-05-05 20:43:24YWYF10696

新华社北京5月5日电 题:复得返自然——记国内疫情有效防控下的一场户外体育比赛 新华社记者马邦杰 “五一”假期,人心思动。一场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举行的体育比赛,让参赛者离开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樊笼,重新回到大自然的怀抱。 疫情一度让人回到“穴居时代”。对那些有户外运动健身习惯的人来说,长期宅家尤其煎熬。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毛振明5日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人,是圈住了,但身体中涌动着的荷尔蒙,大肌肉群里存在着的运动记忆,还有内存在神经突里的快乐的脉冲节律,却是左突右冲,不得释放,搅得人们心神不宁。” 因此,当乐嘉体育宣布将于“五一”假期举办定向比赛后,大量问询纷至沓来。 “这次疫情让很多人认识到,体育已经成为都市生活的刚需。我们的生活中不能没有体育。”乐嘉体育总经理谈晓平说。 大学老师李冲是乐嘉体育的会员,参与定向活动有十年之久。疫情期间,他被迫居家“神游”定向。 “没有户外活动,只能在家的卧室和客厅‘神游’了,偶尔也会拿出以前跑过的地图,想想自己越过的高山和草地,也给在家的心一个小安慰。”他说。 疫情让李冲感触最深的是一位老人。 “这次疫情让我们认识了钟南山院士,他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以84岁高龄为了人民以身涉险,千里出征。钟院士挺拔健硕,身上充满活力和激情,这都得益于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锻炼。他无形之中给我们传递了体育锻炼的重要性。”李冲说。 国内疫情的有效防控为户外体育赛事的开展创造了有利条件。4月30日起,北京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一级调整为二级。根据相关要求,户外活动过程中原则上可以不佩戴口罩,但应避免与同伴之外的人近距离接触。乐嘉体育决定为会员举办一场定向比赛。 谈晓平说:“活动的初衷是满足会员对参加定向活动、积极健身的需求。定向运动的特点之一就是独立完成比赛,比较符合现在的防疫要求。我们此前也尝试过使用手机APP体验、研发家庭训练课程、进行线上定向模拟游戏赛等形式,但定向运动的最大魅力就是在大自然中运筹帷幄、放松自我,回归户外进行定向活动始终是第一位的。” 比赛于5月3日举行,带着浓厚的疫情防控色彩。 疫情之前在这里举办的定向比赛平均每场有800人参加,工作团队有20余人。此次参赛人数限制在150多人,工作人员只有5人。大家健康码全为绿码。赛前,所有比赛设备都进行消毒处理。比赛期间被频繁使用的设备有专人进行高频消毒。比赛每半小时限制20人参加,出发区域每人间隔1.5米以上。由于安排合理,运动员起跑后便可摘掉口罩,在森林中欢畅地呼吸奔跑。 “定向运动最大的特点是非接触、非对抗,运动员间隔出发、独立参赛。”谈晓平说,“当然,在比赛设计中首先考虑的是疫情防控,必须周全无误。” 西山国家森林公园设置六十余个定向运动点标。疫情前,乐嘉体育每年在这里举办大量比赛,“五一”期间每天最多能举办十场。 这次处于疫情时期,他们只能举办一场比赛试水。这让那些“久在樊笼中”的参赛者觉得弥足珍贵。 “最近三四个月都没这么痛快过!”参赛者赵东说。 赵东是北京某中学的一位地理老师,他和儿子赵希汉都自称是“定向狂热爱好者”。父子二人疫情期间被迫白天窝在家里锻炼,晚上出去跑步。 疫情期间能在阳光照耀下的绿色森林中畅跑,是一种非凡的感受。“跑出一身汗,太快乐了!非常爽!有一种压力全部被释放的感觉。还碰到了许多好久不见的跑定向的老朋友们,和他们聊得很嗨。”大一学生赵希汉说。 150多名参赛会员中的很多人通过乐嘉体育接触并喜欢上了定向运动。乐嘉体育成立于2003年“非典”后,服务对象是普通大众,而非精英选手。“当时我们认为‘非典’过后,人们对健康的追求会日益增强,体育将成为现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谈晓平说,“而定向运动是一项体脑结合的运动,在国际上被称作是‘马拉松+国际象棋’的运动,是一项非常适合大众普及的智慧型运动项目,在中国前景广阔。因此,我们成立了‘乐嘉体育’。” 谈晓平和他的搭档陈磊或许在中国体育产业大潮里微不足道,但他们深耕行业,如今已在国内建设38个定向公园、校园和基地,并于2017年帮助捷克一家定向俱乐部建设了定向公园。他们研发的器材也于2017年获得国际定向联合会认证。 根据乐嘉体育提供的数据,2005年他们仅举办了两站定向测向联赛,120人参加;2019年,他们举办了24站联赛,16720人参加。一叶知秋,15年间,在一些像乐嘉体育这样的机构的推动下,定向运动在中国取得了很大发展。 受疫情影响,这场比赛是乐嘉体育在2020年举办的首场比赛。据谈晓平介绍,参赛者反响很好,希望尽快举办下一场比赛。 “我们今年的第二场比赛将于5月10号在北京青龙湖森林公园举行。”他说。(完)

新华社北京5月5日电 题:复得返自然——记国内疫情有效防控下的一场户外体育比赛 新华社记者马邦杰 “五一”假期,人心思动。一场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举行的体育比赛,让参赛者离开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樊笼,重新回到大自然的怀抱。 疫情一度让人回到“穴居时代”。对那些有户外运动健身习惯的人来说,长期宅家尤其煎熬。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毛振明5日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人,是圈住了,但身体中涌动着的荷尔蒙,大肌肉群里存在着的运动记忆,还有内存在神经突里的快乐的脉冲节律,却是左突右冲,不得释放,搅得人们心神不宁。” 因此,当乐嘉体育宣布将于“五一”假期举办定向比赛后,大量问询纷至沓来。 “这次疫情让很多人认识到,体育已经成为都市生活的刚需。我们的生活中不能没有体育。”乐嘉体育总经理谈晓平说。 大学老师李冲是乐嘉体育的会员,参与定向活动有十年之久。疫情期间,他被迫居家“神游”定向。 “没有户外活动,只能在家的卧室和客厅‘神游’了,偶尔也会拿出以前跑过的地图,想想自己越过的高山和草地,也给在家的心一个小安慰。”他说。 疫情让李冲感触最深的是一位老人。 “这次疫情让我们认识了钟南山院士,他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以84岁高龄为了人民以身涉险,千里出征。钟院士挺拔健硕,身上充满活力和激情,这都得益于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锻炼。他无形之中给我们传递了体育锻炼的重要性。”李冲说。 国内疫情的有效防控为户外体育赛事的开展创造了有利条件。4月30日起,北京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一级调整为二级。根据相关要求,户外活动过程中原则上可以不佩戴口罩,但应避免与同伴之外的人近距离接触。乐嘉体育决定为会员举办一场定向比赛。 谈晓平说:“活动的初衷是满足会员对参加定向活动、积极健身的需求。定向运动的特点之一就是独立完成比赛,比较符合现在的防疫要求。我们此前也尝试过使用手机APP体验、研发家庭训练课程、进行线上定向模拟游戏赛等形式,但定向运动的最大魅力就是在大自然中运筹帷幄、放松自我,回归户外进行定向活动始终是第一位的。” 比赛于5月3日举行,带着浓厚的疫情防控色彩。 疫情之前在这里举办的定向比赛平均每场有800人参加,工作团队有20余人。此次参赛人数限制在150多人,工作人员只有5人。大家健康码全为绿码。赛前,所有比赛设备都进行消毒处理。比赛期间被频繁使用的设备有专人进行高频消毒。比赛每半小时限制20人参加,出发区域每人间隔1.5米以上。由于安排合理,运动员起跑后便可摘掉口罩,在森林中欢畅地呼吸奔跑。 “定向运动最大的特点是非接触、非对抗,运动员间隔出发、独立参赛。”谈晓平说,“当然,在比赛设计中首先考虑的是疫情防控,必须周全无误。” 西山国家森林公园设置六十余个定向运动点标。疫情前,乐嘉体育每年在这里举办大量比赛,“五一”期间每天最多能举办十场。 这次处于疫情时期,他们只能举办一场比赛试水。这让那些“久在樊笼中”的参赛者觉得弥足珍贵。 “最近三四个月都没这么痛快过!”参赛者赵东说。 赵东是北京某中学的一位地理老师,他和儿子赵希汉都自称是“定向狂热爱好者”。父子二人疫情期间被迫白天窝在家里锻炼,晚上出去跑步。 疫情期间能在阳光照耀下的绿色森林中畅跑,是一种非凡的感受。“跑出一身汗,太快乐了!非常爽!有一种压力全部被释放的感觉。还碰到了许多好久不见的跑定向的老朋友们,和他们聊得很嗨。”大一学生赵希汉说。 150多名参赛会员中的很多人通过乐嘉体育接触并喜欢上了定向运动。乐嘉体育成立于2003年“非典”后,服务对象是普通大众,而非精英选手。“当时我们认为‘非典’过后,人们对健康的追求会日益增强,体育将成为现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谈晓平说,“而定向运动是一项体脑结合的运动,在国际上被称作是‘马拉松+国际象棋’的运动,是一项非常适合大众普及的智慧型运动项目,在中国前景广阔。因此,我们成立了‘乐嘉体育’。” 谈晓平和他的搭档陈磊或许在中国体育产业大潮里微不足道,但他们深耕行业,如今已在国内建设38个定向公园、校园和基地,并于2017年帮助捷克一家定向俱乐部建设了定向公园。他们研发的器材也于2017年获得国际定向联合会认证。 根据乐嘉体育提供的数据,2005年他们仅举办了两站定向测向联赛,120人参加;2019年,他们举办了24站联赛,16720人参加。一叶知秋,15年间,在一些像乐嘉体育这样的机构的推动下,定向运动在中国取得了很大发展。 受疫情影响,这场比赛是乐嘉体育在2020年举办的首场比赛。据谈晓平介绍,参赛者反响很好,希望尽快举办下一场比赛。 “我们今年的第二场比赛将于5月10号在北京青龙湖森林公园举行。”他说。(完)

疫情 体育 一场 参赛者 人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