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NBA赛事 > NBA录像

走进NBA录像回放中心:直面非议,追求完美

2020-10-16 12:16:37YWYF0


NBA角逐历程中总会泛起争议性判罚,或者是需要录像回放才气确定的情况,录像回放中心提供的视频为最终判罚提供了可靠依据。

NBA录像回放中心位于新泽西州的锡考克斯,从曼哈顿穿过林肯隧道(Lincoln Tunnel),沿着三号公路向西走几英里,穿过新泽西梅多兰兹(New Jersey Meadowlands)湿地,经由百思买(Best Buy)、一家多荧幕影戏院、红龙虾(Red Lobster)海鲜餐厅和Chili's餐厅,一座褐色的混凝土修建就会映入眼帘,这就是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办公所在。

NBA录像回放中心修建外景

继续往里走,会看到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有两架投篮机和庞大的NBA总冠军奖杯模型,四周的墙上还贴满了差别时期球星的海报。

NBA录像回放中心海报墙

穿过广场就进入了NBA录像回放中心。从内部来看,这里更像美国宇航局(NASA)的控制中心,101块屏幕充满了墙壁,房间里声音嘈杂。现在是东部时间晚上7点12分,今晚12场角逐中的第一场即将拉开帷幕。

这是NBA通例赛期间最忙碌的夜晚之一,因此录像回放中心的全体21名员工全部在岗,包罗坐在墙边关注每场角逐的录像回放操作人员和坐在他们身后的四名NBA评判员,每个赛季同盟都市挑选四名专职评判员卖力录像回放中心的事情。

房间正中还坐着一位身材高峻、有点儿谢顶的前NBA评判员——乔.波吉亚(Joe Borgia),他留着山羊胡儿,说话略带有纽约口音。

乔的父亲是NBA传奇裁判席德.波吉亚(Sid Borgia) ,当他决议追随父亲从事这一吃力不讨好的职业时,他清楚自己将碰面临什么。在哈登谁人后撤步走步漏判之后,一个恼怒的球迷给他发来了一封语音邮件:“你是意大利后裔的羞耻”。

他只是无奈的摇摇头,默默删掉了邮件。波吉亚说:“这项事情最大的挑战在于它充满负能量,我们自带招黑体质。在培训新裁判时我经常跟他们说,你不要把这些当成是针对你小我私家的怨恨,人们不恨你,只是讨厌你的角色,就跟看待警员一样”。

波吉亚曾在NBA和CBA(美国大陆篮球协会)执裁二十多年,厥后因为伤病脱离了赛场,进入了NBA治理层,作为同盟卖力录像回放和裁判事情的高级副总裁,波吉亚一手打造了这个录像回放中心。2014年的季后赛期间,录像回放中心已经具有了雏形,例如让转播媒体和裁判人员使用专门的通讯线路。在那一年的总决赛中,波吉亚让圣安东尼奥转播车上的一小我私家向他们传送了空中视角的角逐画面。

自2014-15赛季录像回放中心正式运行以来,波吉亚每周都要在这里事情六天。原来去年夏天波吉亚已经退休,但同盟希望他能留下来,所以他每周还要从佛罗里达的家中飞到新泽西事情三四天。

一个犯规是不是恶意犯规?是不是无人防守犯规(Clear Path Foul)?投篮是三分还是两分?出界球的球权归属等等都是场上裁判经常会遇到的难题。波吉亚卖力的录像回放中心需要资助裁判为这些争议性判罚做出最终的裁决。

波吉亚说,“球是圆的,从上面看和从下面看效果会完全纷歧样。三分球或者两分球相对好判断,因为只看有没有踩线就行了,出界球是最难判断的,需要一个三维的视角才气看清。有时候你看清谁最后遇到了球,可是由于太专注了,你没有注意到另一个球员是脚踩着边线碰的球。

有时,录像回放操作员会注意争议性判罚,并提示坐在他身后的NBA裁判举行回看。有时,场上的裁判会在角逐举行历程中,用食指做出旋转的手势,表现他想在下一次暂停时回看适才的情况。每场角逐你可能只看到两三次的回放,但回放中心的裁判可能已经审核了20~30次判罚,因此在场上裁判与录像回放中心联系之前,这里的裁判已经知道场上裁判的疑问了。

人们习惯于诉苦裁判,不外裁判们也很清楚他们会漏判,也很清楚球迷的诉苦是事情的一部门。对于他们的每一次吹罚,从球员、教练到球迷,总会有人欢喜有人忧。录像回放中心会重点关注那些争议很大的判罚,就像本月初杜兰特在与火箭队的加时赛最后时刻的场外救球。

不行否认的是,总的来说,NBA裁判的准确率和一致率还是很高的,录像回放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越发完善了判罚。回放中心的存在不是为了品评场上的裁判,而是资助他们:记载角逐历程中的判罚,回放时可以把快速行动放慢到1/60秒的速度,并提供差别角度的录像,以确保场上裁判做出正确的判罚。

波吉亚指出,在每年2200次左右的录像回放中,最终只有两三次是误判。固然,纵然在录像回放中心的慢行动回放资助下,错误也在所难免。停止1月9日,本赛季已经有1,140个角逐瞬间在这里举行了回放。主要是两方面的问题:30%的回放是确定投三分时有没有踩线;另一个是确定球脱手时是否超时,能占到20%。本赛季到现在为止,录像回放中心已经举行了92次疑似恶意犯规回放;其中40次被认定为一级或二级恶意犯规,52次被判为普通犯规。录像回放中心确定一次判罚的平均用时只有29秒,平均每场角逐因录像回放延误的时间也只有101秒。

作为裁判必须保持中立,不外有时候想做到中立确实很难,尤其是教练、球员以及球迷都在对你威逼利诱的时候。

科特尼-柯克兰德(Courtney Kirkland)是有着20多年履历的NBA裁判。学生时代的柯克兰德在巴吞鲁日(Baton Rouge,路易斯安纳州首府)的南方大学打球,没想到第一个赛季就遭遇了前十字韧带拉伤。他的职业生涯竣事了,但他不想脱离篮球,这次意外让他走上了裁判的门路。

他执裁的第一场角逐是在学校娱乐中心举行的校内角逐。其时一名球员投进了三分球,柯克兰德双手伸向空中示意三分有效,但他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吹响哨子。这是他作为裁判第一次响哨,大家都停下来盯着他,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穿上裁判服的那一刻,人们都市以挑剔的眼光看着他,这就是他其时的感受。

如今,柯克兰德坐在NBA的录像回放中心,他的眼睛扫视着屏幕上两场同时举行的角逐。在这里,没有球场上的情绪滋扰和心田的颠簸,柯克兰德可以轻松地保持中立的态度。可是当你真的站在球场上时,想保持中立真的很难。我问NBA裁判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他说两个字:“勇气”。

“我不会取悦球迷,更不会取悦某个球员,我服务于角逐自己”,科克兰德说,“什么对角逐有资助,角逐需要什么,这是我关注的,角逐是我在场上唯一的朋侪”。

我认为录像回放中心会让场上裁判感应有些矛盾。固然,大家希望所有判罚都是正确的,但你真的愿意让某个同事全场都盯着你,随时准备评判你的判罚么?

不外,裁判们并不这么想,他们把回放中心看成一个可供使用的工具。

“建设录像回放中心的目的就是为了资助裁判,从基础上讲,这也有益于角逐”,柯克兰说,“场上裁判竭尽全力为角逐服务。我在回放中心资助他们正确地服务于角逐。有时候,场上裁判会发生一些情绪,在回放中心的我,能以平和的心态资助场上的同事”。

今晚角逐许多,从东部时间晚上八点开始,差不多十场角逐同时举行,最忙的时候,这里的裁判连上茅厕的时间都没有。在密尔沃基,一名裁判站在射手身后,所以他无法判断投篮时是否踩线,场上的裁判做出检察录像的手势,回放中心确认这是一个三分球。在76人对尼克斯的首节角逐还剩1分1秒时,科克马兹三分投篮被犯规。波吉亚赶快确定是不是应该给罚球,另外本场角逐中本.西蒙斯被吹技术犯规时,波吉亚也一起看了回放。

在凯尔特人对阵太阳以及步行者和猛龙的角逐中,各有一次确认三分球是否踩线的回放。在黄蜂和骑士的角逐还剩5分钟的时候,骑士主教练拉里.德鲁被判两次技术犯规驱逐进场。没过多大会儿,同盟篮球运营副总裁奇奇.范德维奇就打来了电话,他要求波吉亚解释一下两次技术犯规的判罚依据。其时波吉亚正幸亏确认两个棘手的录像回放,所以他只幸亏完事儿之后再给范德维奇回电话。在雄鹿队的角逐中,乔治.希尔在第三节最后投中了压哨三分,经由确认球脱手的瞬间并没有超时。“可以准确到1/60秒”,波吉亚说,“漂亮的压哨”。

今晚最紧张的时刻即未来临。四场比分胶着的角逐都只剩下不到两分钟。波吉亚的眼光聚焦在猛龙和步行者的角逐上。猛龙队在第四节还剩10分钟时一度落伍12分,但范弗里特的三分加上丹尼.格林的频频罚球让猛龙队在角逐还剩2.5秒时领先3分。步行者场外发球,给到45度的博格丹诺维奇,他在最后一秒完成三分脱手。猛龙队安纳诺比似乎犯规了,甚至在遇到博格丹诺维奇之后他自己都显得有些自责,但场上裁判并没有吹,角逐就此竣事。

像这样的情况并不属于可以申请录像回放的15项划定。步行者球员和教练都在向裁判抗议。球员们的猛烈反映意味着裁判可能泛起了失误。这次球员们是对的:那是一个漏判。波吉亚知道这一点,回放中心的所有裁判也都知道,但他们不能主动提出回放,也不能改判。只管他们试图让每一次判罚都正确,只管这个先进的录像回放中心的目的是100%的正确率,但这仍是一个由不完美的人运行的不完美的系统。

波吉亚无奈地摇着头。他知道场上裁判的感受。每个裁判都履历过这种感受。波吉亚坐在这里感受更难受,因为规则不允许他们举行回放,从而纠正错误。

波吉亚说:“一晚上的努力付诸东流,这是生活中最痛苦的事情,在最后两分钟裁判陈诉中,我们将会认可自己的错误。那时步行者队以及球迷们说,裁判陈诉也无法改变角逐效果,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作者:Reid Forgrave

翻译:板凳匪徒

原文毗连:

At the NBA Replay Center, the league's most scrutinized employees aim to get it right​www.cbssports.com

更多NBA文章,请关注微信民众号:微观NBA


NBA角逐历程中总会泛起争议性判罚,或者是需要录像回放才气确定的情况,录像回放中心提供的视频为最终判罚提供了可靠依据。

NBA录像回放中心位于新泽西州的锡考克斯,从曼哈顿穿过林肯隧道(Lincoln Tunnel),沿着三号公路向西走几英里,穿过新泽西梅多兰兹(New Jersey Meadowlands)湿地,经由百思买(Best Buy)、一家多荧幕影戏院、红龙虾(Red Lobster)海鲜餐厅和Chili's餐厅,一座褐色的混凝土修建就会映入眼帘,这就是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办公所在。

NBA录像回放中心修建外景

继续往里走,会看到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有两架投篮机和庞大的NBA总冠军奖杯模型,四周的墙上还贴满了差别时期球星的海报。

NBA录像回放中心海报墙

穿过广场就进入了NBA录像回放中心。从内部来看,这里更像美国宇航局(NASA)的控制中心,101块屏幕充满了墙壁,房间里声音嘈杂。现在是东部时间晚上7点12分,今晚12场角逐中的第一场即将拉开帷幕。

这是NBA通例赛期间最忙碌的夜晚之一,因此录像回放中心的全体21名员工全部在岗,包罗坐在墙边关注每场角逐的录像回放操作人员和坐在他们身后的四名NBA评判员,每个赛季同盟都市挑选四名专职评判员卖力录像回放中心的事情。

房间正中还坐着一位身材高峻、有点儿谢顶的前NBA评判员——乔.波吉亚(Joe Borgia),他留着山羊胡儿,说话略带有纽约口音。

乔的父亲是NBA传奇裁判席德.波吉亚(Sid Borgia) ,当他决议追随父亲从事这一吃力不讨好的职业时,他清楚自己将碰面临什么。在哈登谁人后撤步走步漏判之后,一个恼怒的球迷给他发来了一封语音邮件:“你是意大利后裔的羞耻”。

他只是无奈的摇摇头,默默删掉了邮件。波吉亚说:“这项事情最大的挑战在于它充满负能量,我们自带招黑体质。在培训新裁判时我经常跟他们说,你不要把这些当成是针对你小我私家的怨恨,人们不恨你,只是讨厌你的角色,就跟看待警员一样”。

波吉亚曾在NBA和CBA(美国大陆篮球协会)执裁二十多年,厥后因为伤病脱离了赛场,进入了NBA治理层,作为同盟卖力录像回放和裁判事情的高级副总裁,波吉亚一手打造了这个录像回放中心。2014年的季后赛期间,录像回放中心已经具有了雏形,例如让转播媒体和裁判人员使用专门的通讯线路。在那一年的总决赛中,波吉亚让圣安东尼奥转播车上的一小我私家向他们传送了空中视角的角逐画面。

自2014-15赛季录像回放中心正式运行以来,波吉亚每周都要在这里事情六天。原来去年夏天波吉亚已经退休,但同盟希望他能留下来,所以他每周还要从佛罗里达的家中飞到新泽西事情三四天。

一个犯规是不是恶意犯规?是不是无人防守犯规(Clear Path Foul)?投篮是三分还是两分?出界球的球权归属等等都是场上裁判经常会遇到的难题。波吉亚卖力的录像回放中心需要资助裁判为这些争议性判罚做出最终的裁决。

波吉亚说,“球是圆的,从上面看和从下面看效果会完全纷歧样。三分球或者两分球相对好判断,因为只看有没有踩线就行了,出界球是最难判断的,需要一个三维的视角才气看清。有时候你看清谁最后遇到了球,可是由于太专注了,你没有注意到另一个球员是脚踩着边线碰的球。

有时,录像回放操作员会注意争议性判罚,并提示坐在他身后的NBA裁判举行回看。有时,场上的裁判会在角逐举行历程中,用食指做出旋转的手势,表现他想在下一次暂停时回看适才的情况。每场角逐你可能只看到两三次的回放,但回放中心的裁判可能已经审核了20~30次判罚,因此在场上裁判与录像回放中心联系之前,这里的裁判已经知道场上裁判的疑问了。

人们习惯于诉苦裁判,不外裁判们也很清楚他们会漏判,也很清楚球迷的诉苦是事情的一部门。对于他们的每一次吹罚,从球员、教练到球迷,总会有人欢喜有人忧。录像回放中心会重点关注那些争议很大的判罚,就像本月初杜兰特在与火箭队的加时赛最后时刻的场外救球。

不行否认的是,总的来说,NBA裁判的准确率和一致率还是很高的,录像回放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越发完善了判罚。回放中心的存在不是为了品评场上的裁判,而是资助他们:记载角逐历程中的判罚,回放时可以把快速行动放慢到1/60秒的速度,并提供差别角度的录像,以确保场上裁判做出正确的判罚。

波吉亚指出,在每年2200次左右的录像回放中,最终只有两三次是误判。固然,纵然在录像回放中心的慢行动回放资助下,错误也在所难免。停止1月9日,本赛季已经有1,140个角逐瞬间在这里举行了回放。主要是两方面的问题:30%的回放是确定投三分时有没有踩线;另一个是确定球脱手时是否超时,能占到20%。本赛季到现在为止,录像回放中心已经举行了92次疑似恶意犯规回放;其中40次被认定为一级或二级恶意犯规,52次被判为普通犯规。录像回放中心确定一次判罚的平均用时只有29秒,平均每场角逐因录像回放延误的时间也只有101秒。

作为裁判必须保持中立,不外有时候想做到中立确实很难,尤其是教练、球员以及球迷都在对你威逼利诱的时候。

科特尼-柯克兰德(Courtney Kirkland)是有着20多年履历的NBA裁判。学生时代的柯克兰德在巴吞鲁日(Baton Rouge,路易斯安纳州首府)的南方大学打球,没想到第一个赛季就遭遇了前十字韧带拉伤。他的职业生涯竣事了,但他不想脱离篮球,这次意外让他走上了裁判的门路。

他执裁的第一场角逐是在学校娱乐中心举行的校内角逐。其时一名球员投进了三分球,柯克兰德双手伸向空中示意三分有效,但他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吹响哨子。这是他作为裁判第一次响哨,大家都停下来盯着他,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穿上裁判服的那一刻,人们都市以挑剔的眼光看着他,这就是他其时的感受。

如今,柯克兰德坐在NBA的录像回放中心,他的眼睛扫视着屏幕上两场同时举行的角逐。在这里,没有球场上的情绪滋扰和心田的颠簸,柯克兰德可以轻松地保持中立的态度。可是当你真的站在球场上时,想保持中立真的很难。我问NBA裁判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他说两个字:“勇气”。

“我不会取悦球迷,更不会取悦某个球员,我服务于角逐自己”,科克兰德说,“什么对角逐有资助,角逐需要什么,这是我关注的,角逐是我在场上唯一的朋侪”。

我认为录像回放中心会让场上裁判感应有些矛盾。固然,大家希望所有判罚都是正确的,但你真的愿意让某个同事全场都盯着你,随时准备评判你的判罚么?

不外,裁判们并不这么想,他们把回放中心看成一个可供使用的工具。

“建设录像回放中心的目的就是为了资助裁判,从基础上讲,这也有益于角逐”,柯克兰说,“场上裁判竭尽全力为角逐服务。我在回放中心资助他们正确地服务于角逐。有时候,场上裁判会发生一些情绪,在回放中心的我,能以平和的心态资助场上的同事”。

今晚角逐许多,从东部时间晚上八点开始,差不多十场角逐同时举行,最忙的时候,这里的裁判连上茅厕的时间都没有。在密尔沃基,一名裁判站在射手身后,所以他无法判断投篮时是否踩线,场上的裁判做出检察录像的手势,回放中心确认这是一个三分球。在76人对尼克斯的首节角逐还剩1分1秒时,科克马兹三分投篮被犯规。波吉亚赶快确定是不是应该给罚球,另外本场角逐中本.西蒙斯被吹技术犯规时,波吉亚也一起看了回放。

在凯尔特人对阵太阳以及步行者和猛龙的角逐中,各有一次确认三分球是否踩线的回放。在黄蜂和骑士的角逐还剩5分钟的时候,骑士主教练拉里.德鲁被判两次技术犯规驱逐进场。没过多大会儿,同盟篮球运营副总裁奇奇.范德维奇就打来了电话,他要求波吉亚解释一下两次技术犯规的判罚依据。其时波吉亚正幸亏确认两个棘手的录像回放,所以他只幸亏完事儿之后再给范德维奇回电话。在雄鹿队的角逐中,乔治.希尔在第三节最后投中了压哨三分,经由确认球脱手的瞬间并没有超时。“可以准确到1/60秒”,波吉亚说,“漂亮的压哨”。

今晚最紧张的时刻即未来临。四场比分胶着的角逐都只剩下不到两分钟。波吉亚的眼光聚焦在猛龙和步行者的角逐上。猛龙队在第四节还剩10分钟时一度落伍12分,但范弗里特的三分加上丹尼.格林的频频罚球让猛龙队在角逐还剩2.5秒时领先3分。步行者场外发球,给到45度的博格丹诺维奇,他在最后一秒完成三分脱手。猛龙队安纳诺比似乎犯规了,甚至在遇到博格丹诺维奇之后他自己都显得有些自责,但场上裁判并没有吹,角逐就此竣事。

像这样的情况并不属于可以申请录像回放的15项划定。步行者球员和教练都在向裁判抗议。球员们的猛烈反映意味着裁判可能泛起了失误。这次球员们是对的:那是一个漏判。波吉亚知道这一点,回放中心的所有裁判也都知道,但他们不能主动提出回放,也不能改判。只管他们试图让每一次判罚都正确,只管这个先进的录像回放中心的目的是100%的正确率,但这仍是一个由不完美的人运行的不完美的系统。

波吉亚无奈地摇着头。他知道场上裁判的感受。每个裁判都履历过这种感受。波吉亚坐在这里感受更难受,因为规则不允许他们举行回放,从而纠正错误。

波吉亚说:“一晚上的努力付诸东流,这是生活中最痛苦的事情,在最后两分钟裁判陈诉中,我们将会认可自己的错误。那时步行者队以及球迷们说,裁判陈诉也无法改变角逐效果,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作者:Reid Forgrave

翻译:板凳匪徒

原文毗连:

At the NBA Replay Center, the league's most scrutinized employees aim to get it right​www.cbssports.com

更多NBA文章,请关注微信民众号:微观NBA

裁判 录像 中心 场上 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