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NBA赛事 > NBA录像

揭秘:现场裁判的好辅佐:NBA录像回放中心

2020-10-16 12:21:43YWYF0

每当一场NBA角逐打到焦灼阶段,泛起争议性的判罚时,NBA录像回放中心就该发挥它的作用了。驶过曼哈顿的林肯隧道,沿着三号公路向西行驶几英里,穿过新泽西州梅多兰兹,途经一个多荧幕影院和一家红龙虾餐馆,你就会看到一座单调的棕色混凝土修建——NBA录像回放中心。

当你走进这个修建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摆放着两架音乐投篮机以及一个大型拉里-奥布莱恩冠军奖杯。在穿过小广场时你会注意到四周的墙壁上贴满了差别时代的超级巨星的海报。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内部结构也十分特殊,整个房间的墙壁都被屏幕所占满,让人以为这修建就好像是美国宇航局的控制中心。在一些举行重要角逐的日子里,整个录像回放中心回荡着屏幕运转的杂音。

我们去的那天晚上将会有许多场NBA角逐在东海岸举行,第一场角逐在7点12分正式开始。在这个夜晚里,NBA录像回放中心注定是忙碌的,他们派出了所有的事情人员,这些回放师都坐在屏幕前仔细视察角逐回放,在回放师的身后还坐着四位NBA全职评判员(每个赛季同盟都市挑选四名全职评判员到NBA回放中心事情)。体格高峻的前NBA评判员乔-博尔吉亚也在录像回放中心,他那秃顶以及山羊胡子格外吸引眼球。

NBA的历史著名评判员锡德-博尔吉亚就是乔-博尔吉亚的父亲,乔-博尔吉亚在很小的时候就对评判员这个备受球迷厌恶的职业有了深入的相识,但他最终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这个职业。乔-博尔吉亚告诉我们他经常会因为一些判罚而收到种种各样的诅咒邮件,他曾经有一次漏判了哈登的后撤步走步,效果他在赛后就收到了球迷的邮件:“你让意大利人感应羞耻。” 博尔吉亚对我们说道:“这是一个容易令人厌恶的职业,你如果决议从事这个职业你就必须拥有极强的心理素质,你还需要学会自我慰藉,别太在乎别人的言论。”

博尔吉亚的职业生涯或许有20年了,他曾在NBA和CBA都任职过。厥后因为身体的一些问题导致他无法继续呆在篮球场上,进而成为了NBA录像回放中心的高级副总裁。

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开端结构模型是在2014年的季后赛期间发生的,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建立资助裁判们解决了众多倍具争议的判罚。

博尔吉亚每周都有6天的时间要待在录像回放中心里事情,协助裁判们做出最终的裁决。他在这个赛季退休后本是应该在家好好休息的,可是NBA方面不放心把关键球的决议权交给那些没有履历的裁判,所以恳求他留下来帮助。

博尔吉亚说道:“两分球和三分球的区分不是很难,你只需要视察球员的脚是否在三分线内就行。相对来说出界球的归属权是很难判断的,你很看出球员的手指是否触遇到了出界球,这就需要从特定的角度去视察。球是否出界也是难以判断的,你知道球是圆的,你从球的上方基础无法判断出球是否触遇到了界限,只有从球的下方看才气够知道。”

说话间回放中心就传来了一声大呼:“快看夏洛特!”

博尔吉亚听到后马上转过头去相识情况,并指挥道:“注意注意,7点16分,判断两分球。”

在角逐中如果裁判无法准确的判断球员的三分投篮是否踩线,那么他会做出直升机的手势,让裁判组联系NBA录像回放中心判断这一球是否为三分球。NBA录像回放中心的事情效率很是高,在球场上你看到的回放视频都是他们修剪审核了几十遍的,而且往往能够在评判员与录像中心联系之前就得出了判断效果。

漏判对于一个裁判来说是不行制止的,每一次的漏判都市有人欢喜有人恼怒,这也意味着裁判们会经常受到恼怒的球迷们的诅咒。此前勇士队与火箭队举行的一场加时角逐里,在加时赛的最后几十几秒,杜兰特身体失去控制球马上要出底线,杜兰特在界外把球救了回去,靠着这一波操作,库里投中了一记中投让勇士在角逐还剩十几秒时领先了两分。在杜兰特救球的时候哈登就指着他的脚看着裁判,裁判没有任何的表现,哪怕是进入暂停之后。

这无疑会使许多球迷对裁判感应不满,可是裁判是人又不是机械,即便他们经由几十年的训练还是会泛起一些误判和漏判。

不外从总体上来看,NBA的裁判们的吹罚可以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准确。据资料显示,在通例赛期间,裁判的响哨吹罚正确率高达95.7%,而他们的总体吹罚(包罗不响哨决议以及凌驾6000次通过回看录像再确定的吹罚)正确率到达88.6%。在季后赛期间,裁判的响哨吹罚正确率高达96.2%,他们的总体吹罚(包罗不响哨决议以及凌驾500次通过回看录像再确定的吹罚)正确率到达87.2%。

回放中心的事情人员在寓目回放的时候,使用了慢行动,这需要从8到9个角度来举行判断。只管如此,事情人员有时候也要回看三到四次才气准确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场上的裁判只有一个角度。这也正体现了这帮评判员有何等优秀。

在NBA同盟里裁判这个职位就代表着公正,裁判们绝不能偏袒任何一方。

考特尼-柯克兰从事评判员这个职位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他向我们讲述了他的一些履历。考特尼-柯克兰大学就读于巴吞鲁日的南方大学,那时他还是学校篮球校队的一员。可是他在一场角逐中受到了重伤,膝盖的前交织韧带撕裂,这意味着他将无法继续打篮球。他不甘愿宁可就这样竣事与篮球的缘分,于是他就误打误撞的从事了裁判这个职业。他担任裁判的第一场角逐是大学举行的一场娱乐角逐,他说道:“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场角逐,我那时很是的紧张,在一位球员投进了三分球之后我激动的吹响了哨子,哈哈,那可是我第一次吹响裁判哨子,只管这声哨响让大家都以为莫名奇妙。”

12月的一天夜晚,我们在NBA录像回放中心里见到了正在事情的考特尼-柯克兰,他在认真的视察某场角逐的回放。这里与球场差别,没有那种火热气氛的滋扰,这时的他显得格外冷静岑寂。我们询问他要想成为一名NBA裁判最需要的是什么工具,他回道:“抗压能力。”

在NBA的每一场角逐的每一次哨子都不能轻易的吹出去,一旦吹错你不仅仅会让球员感应不爽,另有可能受到全国球迷的怒骂。可想而知,这些裁判在吹哨的时候,要负担多大的精神压力。

也许会有许多的人以为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存在会让一些评判员感应不开心,究竟没有人会喜欢有别人质疑你的判断。

可是裁判们可不是这样认为的,NBA回放中心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一个好辅佐。

柯克兰说道:“要知道裁判现场寓目录像的时间有限(不能凌驾3分钟),如果裁判不能在最短时间找到想要的画面,那么录像回放中心就能弥补这方面的问题,能实时给裁判资助,让裁判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他想要的所有画面。录像回放中心就像是临场裁判判罚时的另外一只眼睛,他的本质功效就是资助裁判,并不是直接做出判罚,最终的吹罚权还是交给现场裁判。”

有时会有多场角逐在同一天举行,如今晚就有十多场角逐同时举行,这也注定了NBA录像回放中心里的裁判们将会格外忙碌,甚至可能连上茅厕的时候都挤不出来。其中有一场角逐是在密尔沃基举行的,评判员因为位置问题不能看清射手的投篮是否踩线,于是做出了检察录像的手势,录像回放中心也迅速给出了回复:这是一记漂亮的三分球。当晚76人队与尼克斯也举行了一场猛烈的对决,在角逐还剩下1分钟的时候,科克马兹的一记三分球被劈面滋扰了,现场裁判无法判断是否应该给予科克马兹罚球,回放中心也实时给出了回复。

凯尔特人与太阳的角逐也是在今天举行,角逐中泛起了无法判断的踩线球,恰巧步行者和猛龙的角逐也在这时泛起了一样的情况。同盟篮球运营副总裁奇奇-范德维奇在这个时候给正在录像回放中心的博尔吉亚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他在黄蜂和骑士的角逐中骑士主教练拉里-德鲁为什么会被驱逐进场。博尔吉亚正忙着解决前面两个踩线球的问题,因此他只能在解决这两个问题后再回复范德维奇。

今晚最为关键的时刻来临了,有4场角逐的时间都剩下了最后两分钟。这时博尔吉亚正在认真视察着猛龙和步行者的角逐,第三节竣事时猛龙队还落伍步行者十几分,但猛龙队在第四节急起直追,在角逐还剩下2.5秒时反超步行者3分。最后一球是步行者的球权,博格丹诺维奇在最后一秒的时候投出了一个三分球,乐成造成了猛龙队安纳诺的犯规,可是现场的裁判却没有吹判安纳诺犯规,角逐就这样竣事了,猛龙队获得了胜利。

这样的效果引起了步行者的教练及队员们的严重不满,他们恼怒的向裁判组提出抗议,希望能够重新判罚。博尔吉亚和回放中心里的所有裁判都知道这球简直是漏判,可是这样的情况并不属于能够申请录像回放的15条准则,所以他们不能够改判。

不仅仅是教练和球员们对于最后的裁判陈诉有诸多的不满,博尔吉亚以及回放中心的裁判们也是如此。这种感受对博尔吉亚他们来说是很是难受的,可是由于回放判罚的划定,他们无法改判。

博尔吉亚说:“这种感受很是欠好,我们都知道最后的裁判判罚有误,但我们却毫无措施,无法做出相应的措施,我们都很是的郁闷。”

文章源自直播吧

每当一场NBA角逐打到焦灼阶段,泛起争议性的判罚时,NBA录像回放中心就该发挥它的作用了。驶过曼哈顿的林肯隧道,沿着三号公路向西行驶几英里,穿过新泽西州梅多兰兹,途经一个多荧幕影院和一家红龙虾餐馆,你就会看到一座单调的棕色混凝土修建——NBA录像回放中心。

当你走进这个修建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摆放着两架音乐投篮机以及一个大型拉里-奥布莱恩冠军奖杯。在穿过小广场时你会注意到四周的墙壁上贴满了差别时代的超级巨星的海报。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内部结构也十分特殊,整个房间的墙壁都被屏幕所占满,让人以为这修建就好像是美国宇航局的控制中心。在一些举行重要角逐的日子里,整个录像回放中心回荡着屏幕运转的杂音。

我们去的那天晚上将会有许多场NBA角逐在东海岸举行,第一场角逐在7点12分正式开始。在这个夜晚里,NBA录像回放中心注定是忙碌的,他们派出了所有的事情人员,这些回放师都坐在屏幕前仔细视察角逐回放,在回放师的身后还坐着四位NBA全职评判员(每个赛季同盟都市挑选四名全职评判员到NBA回放中心事情)。体格高峻的前NBA评判员乔-博尔吉亚也在录像回放中心,他那秃顶以及山羊胡子格外吸引眼球。

NBA的历史著名评判员锡德-博尔吉亚就是乔-博尔吉亚的父亲,乔-博尔吉亚在很小的时候就对评判员这个备受球迷厌恶的职业有了深入的相识,但他最终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这个职业。乔-博尔吉亚告诉我们他经常会因为一些判罚而收到种种各样的诅咒邮件,他曾经有一次漏判了哈登的后撤步走步,效果他在赛后就收到了球迷的邮件:“你让意大利人感应羞耻。” 博尔吉亚对我们说道:“这是一个容易令人厌恶的职业,你如果决议从事这个职业你就必须拥有极强的心理素质,你还需要学会自我慰藉,别太在乎别人的言论。”

博尔吉亚的职业生涯或许有20年了,他曾在NBA和CBA都任职过。厥后因为身体的一些问题导致他无法继续呆在篮球场上,进而成为了NBA录像回放中心的高级副总裁。

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开端结构模型是在2014年的季后赛期间发生的,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建立资助裁判们解决了众多倍具争议的判罚。

博尔吉亚每周都有6天的时间要待在录像回放中心里事情,协助裁判们做出最终的裁决。他在这个赛季退休后本是应该在家好好休息的,可是NBA方面不放心把关键球的决议权交给那些没有履历的裁判,所以恳求他留下来帮助。

博尔吉亚说道:“两分球和三分球的区分不是很难,你只需要视察球员的脚是否在三分线内就行。相对来说出界球的归属权是很难判断的,你很看出球员的手指是否触遇到了出界球,这就需要从特定的角度去视察。球是否出界也是难以判断的,你知道球是圆的,你从球的上方基础无法判断出球是否触遇到了界限,只有从球的下方看才气够知道。”

说话间回放中心就传来了一声大呼:“快看夏洛特!”

博尔吉亚听到后马上转过头去相识情况,并指挥道:“注意注意,7点16分,判断两分球。”

在角逐中如果裁判无法准确的判断球员的三分投篮是否踩线,那么他会做出直升机的手势,让裁判组联系NBA录像回放中心判断这一球是否为三分球。NBA录像回放中心的事情效率很是高,在球场上你看到的回放视频都是他们修剪审核了几十遍的,而且往往能够在评判员与录像中心联系之前就得出了判断效果。

漏判对于一个裁判来说是不行制止的,每一次的漏判都市有人欢喜有人恼怒,这也意味着裁判们会经常受到恼怒的球迷们的诅咒。此前勇士队与火箭队举行的一场加时角逐里,在加时赛的最后几十几秒,杜兰特身体失去控制球马上要出底线,杜兰特在界外把球救了回去,靠着这一波操作,库里投中了一记中投让勇士在角逐还剩十几秒时领先了两分。在杜兰特救球的时候哈登就指着他的脚看着裁判,裁判没有任何的表现,哪怕是进入暂停之后。

这无疑会使许多球迷对裁判感应不满,可是裁判是人又不是机械,即便他们经由几十年的训练还是会泛起一些误判和漏判。

不外从总体上来看,NBA的裁判们的吹罚可以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准确。据资料显示,在通例赛期间,裁判的响哨吹罚正确率高达95.7%,而他们的总体吹罚(包罗不响哨决议以及凌驾6000次通过回看录像再确定的吹罚)正确率到达88.6%。在季后赛期间,裁判的响哨吹罚正确率高达96.2%,他们的总体吹罚(包罗不响哨决议以及凌驾500次通过回看录像再确定的吹罚)正确率到达87.2%。

回放中心的事情人员在寓目回放的时候,使用了慢行动,这需要从8到9个角度来举行判断。只管如此,事情人员有时候也要回看三到四次才气准确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场上的裁判只有一个角度。这也正体现了这帮评判员有何等优秀。

在NBA同盟里裁判这个职位就代表着公正,裁判们绝不能偏袒任何一方。

考特尼-柯克兰从事评判员这个职位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他向我们讲述了他的一些履历。考特尼-柯克兰大学就读于巴吞鲁日的南方大学,那时他还是学校篮球校队的一员。可是他在一场角逐中受到了重伤,膝盖的前交织韧带撕裂,这意味着他将无法继续打篮球。他不甘愿宁可就这样竣事与篮球的缘分,于是他就误打误撞的从事了裁判这个职业。他担任裁判的第一场角逐是大学举行的一场娱乐角逐,他说道:“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场角逐,我那时很是的紧张,在一位球员投进了三分球之后我激动的吹响了哨子,哈哈,那可是我第一次吹响裁判哨子,只管这声哨响让大家都以为莫名奇妙。”

12月的一天夜晚,我们在NBA录像回放中心里见到了正在事情的考特尼-柯克兰,他在认真的视察某场角逐的回放。这里与球场差别,没有那种火热气氛的滋扰,这时的他显得格外冷静岑寂。我们询问他要想成为一名NBA裁判最需要的是什么工具,他回道:“抗压能力。”

在NBA的每一场角逐的每一次哨子都不能轻易的吹出去,一旦吹错你不仅仅会让球员感应不爽,另有可能受到全国球迷的怒骂。可想而知,这些裁判在吹哨的时候,要负担多大的精神压力。

也许会有许多的人以为NBA录像回放中心的存在会让一些评判员感应不开心,究竟没有人会喜欢有别人质疑你的判断。

可是裁判们可不是这样认为的,NBA回放中心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一个好辅佐。

柯克兰说道:“要知道裁判现场寓目录像的时间有限(不能凌驾3分钟),如果裁判不能在最短时间找到想要的画面,那么录像回放中心就能弥补这方面的问题,能实时给裁判资助,让裁判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他想要的所有画面。录像回放中心就像是临场裁判判罚时的另外一只眼睛,他的本质功效就是资助裁判,并不是直接做出判罚,最终的吹罚权还是交给现场裁判。”

有时会有多场角逐在同一天举行,如今晚就有十多场角逐同时举行,这也注定了NBA录像回放中心里的裁判们将会格外忙碌,甚至可能连上茅厕的时候都挤不出来。其中有一场角逐是在密尔沃基举行的,评判员因为位置问题不能看清射手的投篮是否踩线,于是做出了检察录像的手势,录像回放中心也迅速给出了回复:这是一记漂亮的三分球。当晚76人队与尼克斯也举行了一场猛烈的对决,在角逐还剩下1分钟的时候,科克马兹的一记三分球被劈面滋扰了,现场裁判无法判断是否应该给予科克马兹罚球,回放中心也实时给出了回复。

凯尔特人与太阳的角逐也是在今天举行,角逐中泛起了无法判断的踩线球,恰巧步行者和猛龙的角逐也在这时泛起了一样的情况。同盟篮球运营副总裁奇奇-范德维奇在这个时候给正在录像回放中心的博尔吉亚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他在黄蜂和骑士的角逐中骑士主教练拉里-德鲁为什么会被驱逐进场。博尔吉亚正忙着解决前面两个踩线球的问题,因此他只能在解决这两个问题后再回复范德维奇。

今晚最为关键的时刻来临了,有4场角逐的时间都剩下了最后两分钟。这时博尔吉亚正在认真视察着猛龙和步行者的角逐,第三节竣事时猛龙队还落伍步行者十几分,但猛龙队在第四节急起直追,在角逐还剩下2.5秒时反超步行者3分。最后一球是步行者的球权,博格丹诺维奇在最后一秒的时候投出了一个三分球,乐成造成了猛龙队安纳诺的犯规,可是现场的裁判却没有吹判安纳诺犯规,角逐就这样竣事了,猛龙队获得了胜利。

这样的效果引起了步行者的教练及队员们的严重不满,他们恼怒的向裁判组提出抗议,希望能够重新判罚。博尔吉亚和回放中心里的所有裁判都知道这球简直是漏判,可是这样的情况并不属于能够申请录像回放的15条准则,所以他们不能够改判。

不仅仅是教练和球员们对于最后的裁判陈诉有诸多的不满,博尔吉亚以及回放中心的裁判们也是如此。这种感受对博尔吉亚他们来说是很是难受的,可是由于回放判罚的划定,他们无法改判。

博尔吉亚说:“这种感受很是欠好,我们都知道最后的裁判判罚有误,但我们却毫无措施,无法做出相应的措施,我们都很是的郁闷。”

文章源自直播吧

裁判 录像 评判员 博尔 中心